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175章 崔耕的算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75章 崔耕的算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双方都有意向,新的合约很快商定。

    首先,李旦写下诏书,传位李隆基,自己退位为太上皇。然后,太上皇效仿周穆王巡游天下,第一站就是岭南道。所有岭南道的官员,太上皇都有权任免,皇帝不得干涉。同样地,岭南道以外的地方,皇帝有权任免任何官员。太上皇不得干涉。

    其次,撤销山东、河北二道,以及安东都护府独立。重新归于朝廷的体制之内。改崔耕的冀王为岭南王。若有愿意跟着崔耕的,朝廷概不准干涉,但三个月内,必须离开。

    最后,李隆基下令释放已经逮捕的曹天焦、太平公主等人。聚丰隆银号继续在大唐畅通无阻,但聚丰隆银号每年应向朝廷缴纳一千万贯钱。

    当初崔耕和曹月婵的成亲,曹天焦没有跟着女儿一起去女婿家的道理。所以,他也被李隆基抓了做俘虏。

    好在李隆基还指望着招降曹月婵呢,也就没怎么难为曹天焦,更没有把他砍了脑袋。

    这几日,崔耕等人开始筹备离京,李隆基也撤去了围困太平公主府的大军,只是派少量人手监视崔耕等人的动向而已。

    书房内。

    杨玄琰非常轻盈地走了进来,高兴地道:“义父,外面的长安百姓,都念您的好呢。”

    崔耕轻“唔”了一声,道“我让他们避免了一场大兵灾,他们当然得念我的好。这有什么奇怪的?”

    “可不止那么简单呢。”杨玄琰道“外面的百姓们说,李隆基杀了您的心腹大将、杀了您的亲戚,您都能为了天下苍生,放下这段仇怨,如此慈悲,简直跟圣人一般。”

    “圣人?我圣人他个大头鬼啊!”崔耕没好气儿地道:“我当然想给臧希烈、苏礼、苏有田报仇,但是曹天焦和太平公主还在人家手里攥着呢。怎么也得先顾活人吧?再说了,我就是想不顾一切的报仇,也打不过人家啊,李隆基八万人,咱们一万人,这仗怎么打?”

    杨玄琰小心翼翼地道:“所以,您只是现在没法子报仇,而不是不想报仇,等以后有了机会诶!”

    说着话,他做了个斩首的姿势。

    崔耕道:“那是自然。血债只有血来偿,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对了外面还传闻本官什么来着?”

    “呃传闻您有经天纬地之才,鬼神莫测之功。早多少日子,就算到了今日之事。所以,派了有谋害窦太后之嫌的周利贞为广州都督。若是现在是别人为都督,受李隆基之命,给您搞点破坏,那还麻烦了呢。”倩女江湖:大神跪好让我抽

    “这不纯属扯淡吗?”崔耕道:“我要是真有那本事,至于被李隆基弄得如此狼狈?连心腹爱将都战死了。”

    “那周利贞?”

    “这算我运气好,纯属巧合。”

    “好吧”杨玄琰嘟着嘴道:“还有些话,就不那么好听了。有人说你拿河北、山东二道以及安东都护府换岭南道,是个大傻帽哩。”

    崔耕对此更是嗤之以鼻,道:“若是能保住河北、山东二道以及安东都护府,我当然不肯换,但问题是,李重福已死,我保不住啊。就算现在换的岭南道。也得借着李旦的名义。”

    杨玄琰有些不服气地道:“那换其他道也好啊,怎么非得选岭南道?我听说听说那里遍地是瘴疫之地,去了之后十死二三。”

    崔耕道:“瞎说!我就是岭南道武荣县人,我怎么没死?”

    “就算没有什么瘴疫,那岭南道是流放犯所待的地方,那总没错吧?那地方也忒穷了点儿。”

    杨玄琰这句话,整好搔道了崔耕的痒处。

    他将桌上的书本一合,道:“你这声“义父”我不让你白叫,今天教你几个乖。”

    杨玄琰福至心灵,微微一躬身,道:“谨遵义父教诲。”

    “你知道什么最赚钱吗?”

    “这个我知道。做官!”杨玄琰表功似地道:“濮阳人吕不韦贾于邯郸,见秦质子异人,归而谓父曰:“耕田之利几倍”曰:“十倍。珠玉之赢几倍”曰:“百倍。立国家之主赢几倍”曰:“无数。”咱们不能立国君,也只能做官了。”

    “糊涂啊!”

    崔耕给了杨玄琰一个暴栗,道“现在的岭南道,咱们就是国君,还立什么国君。至于说什么做官,不贪污受贿,哪来的财发?告诉你,最容易发财的办法,就是经商。而经商中,又以海贸最为赚钱。现在大唐总共有四大港口,分别为泉州、扬州、广州和明州。这四州里面,有两个就在岭南道。”

    杨玄琰将信将疑,道:“真的假的?海贸真能发财吗?”渔民家的邓紫棋

    “你把那个“吗”字去了、告诉你,海贸的利益大了去了。比如说胡椒你吃过没有?”

    “吃的不多。那玩意儿太贵,价比黄金。”

    崔耕道:“这不就结了吗?胡椒也是土生地里长得,在原产地的价格,跟普通粮食差不多。但是,把胡椒运到大唐来,却是价比黄金,利润又何止百倍?另外,咱们大唐的上等丝绸和瓷器,运到了西方,也是价比黄金。你说说,海贸不赚钱,什么赚钱?”

    “说得也是哈!”

    杨玄琰别的没听进去,就听着胡椒过瘾了,眼前发亮道:“这胡椒也是在地里长得,您说说这岂不是相当于,海外遍地都长着黄金?”

    “呃你这么换算,也不是不行。”

    “那可太好了!谁说义父您是傻帽的?明明那里就是黄金之地,非得不懂装懂。孩儿这就找他们算账啊,不,是讲理去!”

    说着话,杨玄琰兴奋地转身往外跑去。

    崔耕则在房间内,一阵摇头苦笑。也就杨玄琰才这样大大咧咧的,不去考虑其他。

    毕竟杨玄琰还是个孩子,崔耕给他讲的这些理由,其实都不大深刻。

    崔耕选岭南道和李隆基做交换的根本原因是:李隆基比他狠。李隆基可以为了皇图霸业掀桌子,弄得兵祸连结,不顾及百姓们的死活,他办不到。所以,无论怎么谈判,最终也是他吃亏。

    既然如此,也只能利用信息不对称的优势,选一个不太差的结局。

    从山东、河北二道到岭南道,绝对谈不上占什么便宜,只是有机会能把局面扳回来而已。

    苏礼、苏有田、臧希烈的仇要报,自己和李隆基的恩怨要了结,接下来,就是看自己能否筚路蓝缕改造岭南道,以一隅之地,胜过李隆基的花花江山了。

    这真是说起来很容易,但做起来谈何容易?

    比如目前难度最大的就是人口。朝廷为何不断往岭南道流放犯人?还不就是因为岭南道缺人吗?

    然而,出乎崔耕的预料之外,相瞌睡遇着了枕头。杨玄琰这个小孩子,给他部分解决了这个问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