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169章 三方救二郎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69章 三方救二郎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事实上,崔耕现在最好的应对之计,是让臧希烈保着自己趁乱出城。

    然后,再汇和了怯薛军,往魏州方向走。待汇和了自己的几十万大军,再做定夺。

    但是,崔耕并不是刘邦。让他不顾李裹儿、曹月婵等人的死活,说什么他也办不到。也只能出下策中的下策,将能够掌握的兵力集中在一起,加强戒备,以待转机。

    然而,即便如此,此时再怎么布置,也已经有些晚了。

    就在崔耕等人到达安乐公主府之后不久,刚刚补充了九十九名蛮兵之后,四下里已经杀声震天。

    “顶住!顶住!”崔耕看着外面的形式焦急的喊道!

    可怜的崔耕,现在手里边能召集的人只剩下九十九名蛮兵和五十名侍卫,好吧,再加一个杨玄琰。

    指望这大猫小猫两三只就守护偌大的安乐公主府,真是谈何容易?

    他把家奴院工都派上了院墙,甚至和李裹儿一起,亲自披挂上阵,还是捉襟见肘。

    忽然

    哗!

    进攻的军士们如潮水一般退下下去。

    呼呼

    崔耕好不容易得了喘息之机,斜靠在门楼的柱子上,大口喘着粗气。

    可就正在这时,有一身着紫袍饰玉带之人,在安乐公主府门前,一箭之地处站定。

    他抱拳拱手,道:“大哥别来无恙乎?小弟这厢有礼了。”

    尽管早就有所预料,但崔耕一见此人,还是脑袋“嗡”了一下子。

    他咬着牙道:“崔,果然是你背叛了我!”

    崔的面上毫无惭愧之色,道:“对,不错,是我,是我崔背叛了你!崔耕你这个贪花好色的畜生,我背叛你,背叛的理直气壮,心安理得!”

    “啥?”

    崔耕闻听此言,当时就有些蒙圈儿。

    事实上,他一直想不明白,自己到底错在哪里了。

    对,说起崔,他就是个意志不怎么坚定的人,在历史上,他先见太平公主势力大就投靠了太平公主。后来又见李隆基势力大,弃太平公主又改投李隆基。可投了李隆基之后,又觉得还是太平公主势大,又投奔了回来。

    但是,在被自己改变的历史之中,太平公主的势力可是越来越大,李隆基的势力是越来越崔这厮完全应该没理由再次背叛太平公主投靠李隆基啊!

    崔耕皱眉道:“崔,能不能让我死个明白,我到底哪对不住你了?你要背叛我?”

    “你你抢了我的太平公主!”崔状若疯狂,道:“本来是你把我介绍给太平公主的,我崔也知道感恩。你要是和她发生了点什么,我也能够接受。可是你你却要独占月儿!我的月儿,因为你,再也不准我亲近了,这让我如何能忍受?”最佳暗恋,腹黑总裁宠妻如命

    顿了顿,又痛骂道:“你崔耕不配当我崔的大哥!妻子如衣服,兄弟如手足,这道理你懂不懂?懂不懂?”

    擦!

    崔耕只感到一阵气结,道:“什么啊?你自己还不是,谁动了你的衣服,你就砍他的手足。你还好意思说我?”

    “那是你先不仁。我再不义的。”崔狡辩到。

    感情这种事儿本来就很复杂,根本就扯不清楚,现在也没时间让他们讨论这个问题,崔耕索性不再这个话题上纠缠,直接道:“废话少说。你把月儿怎么样了?”

    “我能拿太平公主怎么样?无非是派兵把她软禁了而已。”

    “这还差不多。”崔耕听到太平公主没被怎么样,这才长松了一口气,道:“那左右羽林军呢?”

    崔道:“我把太平公主安插在羽林军中的亲信,都药倒了。现在左右羽林军群龙无首,就是一盘散沙,帮不上你什么忙,所以你也别指望他们过来了。”

    顿了顿,又道:“崔耕,你知道我为什么刚才叫停进攻吗?”

    “为什么?”

    “因为太子殿下有令,要把你们抓活的。他很想亲自炮制炮制你闻名天下的崔青天。另外,他对闻名天下的聚丰隆曹掌柜也很感兴趣,准备将其纳入宫中。所以,我怕府破之际,你们挥剑自杀,破坏太子殿下的计划,反而不美。怎么样?识相的话,快快投降吧!若太子殿下开恩,你今日还可能保住你这条狗命。”

    “我呸!你白日做梦!”

    崔耕心思电转,已经明白了李隆基的大概思路,道:“他之所以想活捉月婵,是怕月婵死了,他就没办法顺利吞下聚丰隆吧?”

    “随你怎么想,现在我大军已经准备就绪。允与不允,就在崔耕你和曹掌柜的一句话而已。”崔这看似无所谓的一句话,其中又带有威胁的语气,让崔耕有些气结。

    “呸!你白日做梦!”这个时候曹月婵站出来,坚定道:“我生是崔二郎的人,死是崔家的鬼!聚丰隆的一切,更是不会给你们一分一毫。你们休想得逞!”

    崔一阵冷笑,道:“哦?是吗?看来二位是执意送死了?好,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来人,给我强攻安乐公主府,不必顾忌崔耕和曹月婵等人的死活!格杀勿论!”

    “喏!”

    众官兵答应一声,再次发动猛攻。

    崔耕这边着实防御力量不足,只是半盏茶功夫,就险象环生,似乎随时都有城破之忧。

    崔见状,哈哈大笑,道:“怎么样?崔二郎,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这俗话说的好,好死还不如赖活着,你现在投降,我嗯?”轻日常

    话刚说到这,崔忽然闭嘴,因为他骤然发现,自己大军的后方一阵大乱!左右中各出现了一支队伍。

    左边那支冲阵的队伍颇有法度,虽然没有披甲,但一看就受过正规训练!

    为首一人年约三十岁,手持一杆长枪神出鬼没,面前经过之处几乎无一合之敌。

    他一边杀人一边大呼道:“共济会全体人员,来救援会长崔耕了。知道我们共济会的祖师爷是谁吗?大名鼎鼎的徐茂公啊!不想死的给我闪开了!会长,您再坚持一会儿,孟小福到了!”

    右边冲出那支人马也不简单,这些人虽然纪律性大不如共济会,但人人手持一杆熟铜棍,端的是挨着死碰上亡,完全是一力降十会。

    为首任一人是个假和尚,发出一声哇呀呀地怪叫,道:“北门会的老会长、新会长都在里面呢,谁他娘的后退,我杀谁的全家啊。会长们,休要担忧,少要害怕。俺钱顺来带着北门会的兄弟们来了。”

    这些人也就罢了,最要命的是中路这一队人马。

    他们人人骑马,无论人马都披着重甲,移动起来,如同一座座铜墙铁壁相仿。

    在这支铁皮人的中间,却是万绿丛中一点白。

    有一身着白衣的女子,骑着一匹白马,并没有任何甲胄在身,手持一把长剑,英姿飒爽,干净利落。

    她宝剑前指,道:高声道:“秘堂战部,有我无敌!杀!”

    “杀!”

    “杀!”

    “杀!”

    三声喊杀之声传出,骏马奔驰!

    “奶奶的,没结好阵势,这可怎么拦着?什么时候长安城内藏着这么一枝重甲骑兵?”

    崔暗叫一声“不好”,拔马就跑。

    主帅一跑,顿时士卒再无战心,也纷纷逃命。安乐公主府第一次之围暂解。

    北门会、共济会、秘堂全体成员,胜利与崔耕会师。

    崔耕见到他们,这才长松了一口气,安乐公主府有防守器械,有食水,就是受到和李旦合约的限制,没有兵!

    现在好了,府内多了一千多人防守,可以腾挪的余地就大多了。

    “多谢诸位及时赶到,你们可救了我一命啊!”崔耕冲着众人微微一躬身,真心诚意的感谢道。

    事实也确实如此,如果他们再晚一会赶到,估计看到的就是他催耕的尸体了。

    宋雪儿听到崔耕的道谢却“噗通”一声,双膝跪倒在地,道:“雪儿救堂主来迟,还请堂主责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