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168章 提前先天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68章 提前先天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崔耕娶曹月婵是纳妾。但是,所有流程,都是按照娶妻那么来得。

    李旦甚至特意赐曹月婵三品诰命服一套,以示荣宠。非但如此,他还下了诏书,在京五品以上的官员都要前往道贺。

    当天傍晚,崔耕骑着高头大马,去聚丰隆总部亲迎曹月婵。一路之上。不断有高官贵戚障车。这等场面虽然还不及当初李裹儿出嫁时,相王李旦父子障车来得风光,但也差不了多少了。

    崔耕迎娶曹月婵的宅子,是崔元综买的一所新宅子。

    仔细想想,拉达米珠是住朝廷拨款修建的平阳公主府,而曹月婵却住这崔元综提供的婚宅,也就是这个宅子正儿八经的女主人了。

    下得车来,崔耕连念数诗,在场的达官贵戚齐声叫好。

    稍后,将新人送入了青庐之内。

    从礼仪到待遇,都比当世绝大部分正妻强得多。

    曹月婵的眼睛有些朦胧,道:“二郎,谢谢你,给妾身如此风光的一个婚礼,我我真是今日死了也值了。”

    “诶,这是什么话?不吉利!”崔耕笑道:“你瞅着吧,好日子还在后面呢。等你生了儿子,在这个家里,就真的说一不二了。”

    “瞎说。莫非妾身是什么泼妇不成?”

    “不是我就是说那个道理。咱爹崔元综想抱孙子都想疯了,你立下如此大功,他还不得好好地感谢你?”

    “呸!生孩子也叫大功?”

    佳人霞飞双颊,但想到为人母的喜悦,她的眼中,露出了几分温柔之色。

    崔耕趁势将其搂入怀中,道:“当然是大功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可是圣人说得,那还做的了假?”

    一股强烈的男子气息传来,曹月婵毕竟是黄花大闺女,身子一阵发软,喃喃道:“二郎,我我”

    咚咚咚

    正在这时,一阵颇煞风景的敲门声响起。紧跟着有人高声道:“崔相,大家都等着你出去敬酒呢!”

    “好吧,我知道了!”

    崔耕不情不愿地答应一声,和曹月婵整理了一下衣服,又走出了青庐。

    远远看见一个紫影闪过,崔耕眼尖道:“诶,崔!”

    “大哥!”崔赶紧驻足,微微一躬身,赔笑道:“小弟给哥哥嫂嫂道喜了!”

    “多谢贤弟。”

    崔耕冲着大厅里一努嘴,道:“今儿的客人们来得全吗?”

    “一般官员倒是都来了。但是几个宰相就小弟来了。”

    “算了,这也怪不得他们。”

    崔耕今日是纳妾,那几个宰相自重身份,拉不下脸来道道贺,也在情理之中。无敌霸者

    他说道:“关键是,今日的保卫之事得做好,莫出什么乱子,弹压不住。”

    “大哥放心,羽林军的人,小弟已经安排好了。若李旦父子有什么异动,保管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呃也没那么严重,一切小心就好。

    “是。”

    崔领命而去。

    然后,崔耕和曹月婵进入客厅内,给客人们敬酒,表面上看起来,气氛倒是相当热烈。

    不过,李旦的圣旨都下了,却依旧没有特别重量级的人物到场,令人微觉遗憾。

    就是崔元综夫妇的脸上,都有些不悦。

    正在这时

    吴知满头大汗,快步走入了客厅,高声道:“崔相、曹娘子快出去迎接吧,陛下有旨意到,是给你们俩人的。”

    “啊?陛下的旨意?”

    崔耕心中大喜。赶紧带着曹月婵去接旨。

    这道旨意是李旦身边最得宠的太监杨思勖带来的,大体意思就是,李旦祝贺崔耕和曹月婵的新婚之喜。

    另外,李旦还特意写了“天作之合”四个字儿相赠。

    “杨公公辛苦了!”崔耕起身,将一张一万贯钱的聚丰隆银票递了过去。

    杨思勖也不矫情,大大方方的将钱票收下,道:“要是崔相别的时候给钱,杂家可不敢收。但是今天,杂家还非收不可了。没啥说的,我这个刑余之人,就是想沾沾崔相的喜气。”

    “杨公公真会说话,来,里面请!”

    “不了,不了,陛下还等着杂家回去矫旨呢,实在是耽搁不得。”

    “这样啊也好!杨公公喝了这杯喜酒,就算吃过魂宴了。来来来,本相敬你!”

    “谢崔相!”

    杨思勖满饮一杯,告辞离去。

    李旦写的那副字儿,虽然不如当初武则天写的飞白体。但不管怎么说,人家是大唐的现任皇帝。

    这四个字儿一挂起来,现场的气氛更见热烈。

    这还没完。

    咚咚咚!

    功夫不大,吴知又快步跑入了大厅,道:“萧相来了,您是不是亲自迎接一下?”

    所谓萧相,自然指的就是萧至忠了。

    萧至忠原来官声甚好,以清正廉明著称。只是后来,他依附韦后,名声渐渐变差。唐隆政变后,萧至忠被贬官除外。

    李旦考虑到,萧至忠的儿子死在唐隆政变中,必定和李隆基不共戴天。于是乎,把他招回朝中为相,用以制衡李隆基。恶魔吻上瘾:晚安,鬼王大人

    崔耕心中暗想,看来是萧至忠是见李旦特意写了四个字赐给我,体察上意,特意来给我来捧场的。

    嗯,今日我和月婵的婚礼,只有崔一个宰相来,着实寒酸了些。再加上萧志忠,就堪称完美了。

    这简直是想瞌睡遇着了枕头!

    想到这里,他赶紧带着曹月婵一起出迎。

    “萧相亲自前来参加崔某人的婚礼,某真是幸何如之啊,快里面请!”

    然而,萧至忠的脸上,却一点道喜的意思都没有。他满面的惊慌之色,道:“嗨,都什么时候了。您还惦记着婚礼?”

    “怎么了?”

    “李隆基发动政变,正在皇宫内大举杀人呢,陛下都避往承天门。您您快调羽林军平叛啊!”

    崔耕当时就面色骤变,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不早说?”

    萧至忠苦笑道:“连杨思勖都反了,不见了您,我敢说什么?谁知道那人是不是李隆基的同党?”

    “啥?杨思勖也反了?”

    崔耕猛然间一跺脚,道:“奶奶的,敢情他刚才来传旨,一是看看我这边的动静,二是特意来麻痹我的!这圣旨恐怕也是李隆基伪造的。”

    先天政变提前发生了!

    先天政变提前发生了!

    先天政变提前发生了!

    事情完全脱出了自己的掌控和预料,一时间,崔耕心乱如麻,额头上冷汗淋漓。

    萧至忠提醒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您赶紧一边戒备,一边调兵遣将啊!”

    “对,调兵遣将!”

    崔耕也不敢大声喧哗,要不然,宅院内一阵大乱,互相践踏,别说防守了,自己人就能把自己人杀个差不多。

    他赶紧把吴知找来,吩咐他将亲信之人暂且集中到一个小院里。另外,赶紧派人去找崔。

    功夫不大,吴知面色惨白地跑了回来,道:“不好了!崔他找不着了。”

    “那咱们的人呢?”

    “集中了个差不多。”

    “那好,你让咱们的人,全部集中于安乐公主府,那里院墙既高且固,适合防守。另外派几个机灵的,去金亭馆驿调那一百蛮兵,也去安乐公主府。另外,臧希烈出城,去把本王的怯薛军尽数调入城内。”

    那还有羽林军呢?”

    崔耕的面容比哭还难看,涩声道:“恐怕羽林军已经靠不住了。今日咱们逃出生天的可能,着实不到一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