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162章 舍命来报仇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62章 舍命来报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对啊!”杨玄琰也反应过来,道:“我只是用拳头打了他,用棍子抽了他,可没有勒他的脖子!这事儿有古怪!”

    邓光宾冷笑道:“难道依你们的意思,这姜仁义是自杀的?但是,其一,那他身上的伤痕怎么解释?其二,若是自杀,应该是舌头伸出嘴巴。但这姜仁义的舌头,却并未外伸。”

    崔耕微微摇头,道:“那却不然。即便是自尽,也可能舌头并不外伸,关键是看那绳子所勒的位置。若在喉结之上,则舌头外伸。但若是喉结之下,舌头就不会外伸了。邓御史可以去看那勒痕,是否就在喉结之下。”

    “还有这种事儿?”

    邓光宾赶紧去那尸体近前查看,果然勒痕是在喉结下边。

    但他依旧不甘心,道:“即便如此,也只能说,姜仁义既有自尽的可能,也有被杨玄琰所杀的可能。而如今有姜仁义之母为证,他自杀的可能性并不存在。”

    杨玄琰大怒道:“你也知道,这老太婆是姜仁义他妈啊。她说的话,能算证据吗?”

    崔耕此时却已经暗暗有了个推论,不慌不忙地道:“邓御史莫着急,本官应该能够证明,这姜仁义是自尽的。”

    然后,他起身来到那尸身的近旁,仔细观察这尸身的伤痕。

    “邓御史、周县令,你们过来看。”

    崔耕伸手一指,道:“单看这伤痕就能断定,姜仁义是一心求死。”

    “为什么?”

    “因为……这伤痕是他伪造的。其痕深黑,四边青赤,散成一痕,而又没有浮肿,此伤必是榉树皮伪造的伤痕无疑。”

    周瑟奇怪道:“榉树又是什么树?”

    “呃,榉树乃是岭南道的一种树。其皮味苦无毒,下水气,止热痢,安胎主妊娠人腹痛。其叶也无毒,治肿烂恶疮。”

    邓光宾质疑道:“既然榉树乃岭南所产,为何那姜仁义能得到此树皮,他又是通过什么途径知晓伪造伤口的办法的?”

    崔耕摇头道:“那本官就不知道了。不过,此人既然下定决心,以自己的死来诬陷杨玄琰,肯定是下了一番苦功的,能得到这个方子也不算奇怪。”

    顿了顿,又道:“其实,要验证这伤口是否榉树皮所伪造并不难。只要先将葱白捣烂涂模在青紫处,然后再用醋糟涂抹,最后水洗即可。若是真伤,伤痕颜色不变,但若是假伤,就会颜色尽去。”

    周瑟道:“那还等什么,来人,快去取葱白、醋糟来。”

    功夫不大,葱白、醋糟到了。

    万年县仵作依着崔耕交代的法子,洗了姜仁义身上的伤痕。但见,果然,青红之色尽去。

    周瑟深施一礼,道:“多谢崔相了。要不是今天您在场,下官就冤死了一条人命。呃……您能不能告诉我,这榉树皮伪造棍伤之事,到底载于何典啊?下官也好细细研读。”

    崔耕当然是根据后世的记载。

    宋慈《洗冤集录》有云:南方之民,每有小小争竞,便自尽其命而谋赖人者多矣。先以榉树皮罨成痕损,死后如他物所伤。何以验之?但看其痕,里面须深黑色,四边青赤,散成一痕而无虚肿者,即是生前以榉树皮罨成也。先将葱白捣烂涂,后以醋糟,候一时,以水洗,痕即出。

    当然了,现在还是大唐年间,这种冤枉人的方法,还没有流传天下。

    但是,这不妨碍崔耕依此解释此事啊。

    他当即敷衍说,这个法子并没有什么典籍所载,但自己为岭南道肃政使时,遇到过一些类似的案子。

    其实验证是否真伤,没自己交代的那么麻烦,只要看那青紫处有没有肿胀就行了。

    当一个人生前被殴打致伤时,血脉运行,会出现皮下出血,形成青紫肿胀。但用榉树叶敷在皮肤上染色,虽然颜色对了,但造不出肿胀来,很容易就可以辨别。

    只是今日自己要让众人心服口服,才用了葱白、醋糟,彻底把伤口洗干净。

    周瑟听完了,对崔耕更是佩服,连连道谢。

    吴知却冲着邓光宾揶揄道:“邓御史,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没有?”

    邓光宾深吸一口气,道:“崔相断案如神,明察秋毫,本官甚是佩服。”

    “我问的不是这个。”吴知道:“敢问邓御史,你今日险些冤死一条人命,不知作何感想?你不是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吗?你不是刚直不阿随时准备弹劾崔相吗?”

    “我……”

    邓光宾被吴知挤兑地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最终一咬牙一狠心,冲着崔耕跪下了。

    咚!咚!咚!

    邓光宾连磕了几个响头,道:“对不住了,崔相。在下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崔耕赶紧以手相搀,道:“好说,好说。邓御史尽忠职守,其实也没什么大错。”

    “多谢崔相体谅。在下告辞了!”

    言毕,邓光宾转身,快步离去。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崔耕一阵苦笑,道;“吴知,你这又何必?得饶人处且饶人嘛……瞅瞅,现在咱们把邓光宾得罪死了,这家伙指不定憋着什么坏主意报复呢。”

    吴知却不以为然地道:“崔相你说这话我不赞同,谁不知道邓光宾是太子的人?就是没有今日之事,他也会想办法对付您的。”

    崔耕无奈道:“说的也是。”

    ……

    至此,这件案子已经可以结案了:姜仁义屡战屡败,无法找回场子,最终一时想不开,用自己的死来诬陷杨玄琰。

    姜仁义的老娘虽有诬陷之嫌,但证据并不扎实,又念其丧子之痛,不再深究。

    杨玄琰无罪,当场释放。

    ……

    ……

    第二日一早,吴知又面色有些古怪地来到了崔耕的卧房内,道:“启禀崔相,杨家人又来谢恩了。”

    “全来了?”

    “不,就来了杨志谦、杨玄琰和杨怜。”

    “这可奇了怪了,让他们进来吧。”

    “是。”

    崔耕暗暗琢磨,自己救了杨玄琰一命,杨志谦、杨玄琰前来道谢非常合理。

    但是,杨怜来干什么?

    自己对此女太有印象了,她是杨志谦的长女,二十多岁没有婚配,都成老姑娘了。

    最关键的是,这杨怜比杨娇长得漂亮多了,就是比之李裹儿、俞铃都不遑多让。

    如此美人,年纪这么大了还不嫁人,简直是暴殄天物。

    对了,杨志谦带杨怜来,是不是想攀高枝,借着感恩的名头,送杨怜给自己为妾呢?

    若果真如此……自己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正在崔耕胡思乱想之际,杨志谦、杨玄琰和杨怜走了进来。

    “参见崔相!”

    “三位快快请起。”

    “谢崔相。”

    分宾主落座,小丫鬟献上香茶。。

    崔耕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不知三位今日前来,到底所为何事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