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154章 千金轻一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54章 千金轻一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大庭广众之下,李隆基身为当朝太子,总不能睁眼说瞎话。 ()

    他强自维持着笑容,道:“很好,冀王学识渊博,本太子佩服。这二十斤龙涎香,是冀王的了。”

    顿了顿,又有些不甘道:“说这龙涎香不值一提,冀王却处心积虑地赌斗,真是有些令本太子不解呢。”

    崔耕微微一笑,道:“本王不是说过了吗?有钱难买我高兴。既然太平公主愿意要这龙涎香,不管此物值钱不值钱,某也当为公主竭力谋来。”

    说着话,他看向太平公主,随口吟道:“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此诗并非情话,却更胜情话。太平公主听了,简直得了龙涎香还高兴。

    心情大畅之下,她看李隆基也没那么讨厌了,道:“三郎,莫说姑姑不疼你,反正这么大块儿龙涎香我也用不了,给你留一半吧。”

    “呃……”

    李隆基本想赌气不要,但想到心那件隐秘之事,终归是硬气不起来。再说了,这又不是向崔耕低头,做侄子的拿自己亲姑姑点东西,那有什么丢人的?

    他微微一躬身,道:“那侄儿多谢姑姑了。”

    ……

    ……

    龙涎香归属已定,众人离了眠月楼,各自散去。

    李隆基的心情不怎么好,回到太子东宫,喝了一晚茶汤,神思不属。

    正在这时,一个小太监来报,有胡商求见。

    “胡商?叫什么名字?”

    “凯拉迪斯。”

    “果然是他!”

    李隆基当然明白,凯拉迪斯今天之所以给自己这么大的面子,肯定没表面那么简单。

    他稍一沉吟,道:“让他进来。”

    “是。”

    功夫不大,凯拉迪斯被小太监领了进来。

    见礼已毕,李隆基让他坐下,开门见山地道:“你今日拜见本太子,到底想得到什么?”

    凯拉迪斯却没正面回答,而是从左右袖兜,各拿出一个锦盒来,道:“一点薄礼,不成敬意,还望太子殿下切勿推辞。”

    “薄礼?什么薄礼?”

    凯拉迪斯将一个锦盒打开,道:“这是两百万贯钱聚丰隆银号的钱票。”

    “什么?两百万贯钱?”

    莫看李隆基贵为当朝太子,但两百万贯钱对他来说,绝对是一笔巨资。要知道,他现在各种合法的不合法的收入加在一起,一年也不过是这个数字。

    李隆基强自镇定道:“你到底想从本太子这得到什么?”

    “太子殿下别忙,小人还有这个。”凯拉迪斯又将另外一个锦盒打开,道:“这是冀王所言的品龙涎香了,大概是一斤左右。小的之前虽不知这龙涎香到底由何而来,却知道白龙涎香的确要较褐龙涎香为优。”

    李隆基听了这话,是别提多后悔了。他心说,我早知道你有白龙涎香,今儿硬气一把,愿赌服输,不要太平公主的龙涎香了。

    这么一后悔,他原来被钱财所慑的心神稳定了许多。

    李隆基淡淡道:“凯拉迪斯有心了。”

    凯拉迪斯不知李隆基的表情为何产生如许变化,只得按计划道:“呃……小的之所以献这两样东西,是想向太子殿下求一个恩典。”

    “什么恩典?”

    “我想求为泉州刺史。”

    “什么?你?泉州刺史?”李隆基好悬没气乐了,道;“你一个外邦人,于朝廷无尺寸之功,怎么敢求为泉州刺史?难道你以为本太子是卖官鬻爵之人?”

    凯拉迪斯依旧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道:“若小的为泉州刺史,每年愿献两百万贯钱给太子殿下。”

    “每年两百万贯,那……那也……”

    财帛动人心,“不行”二字到了李隆基的嘴边,硬是说不出去,转移话题道:“朝廷每年从泉州收税才一百万贯左右,你能确实再给本王两百万贯?”

    “确实如此。”

    “你准备怎么办?”

    凯拉迪斯轻抿了一口茶汤,道:“那临淄王不必管了,您说,这事儿到底成不成吧?”

    “我……”李隆基咽了口吐沫,道:“不是本太子不想答应,实在是……这事儿不合规矩啊。”

    “怎么不合规矩?宗年间不是有斜封官吗?您只要能说动陛下下旨,这事儿成了。”

    李隆基摇头道:“自从姚崇宋璟为相以来,大肆清查斜封官儿。本太子又岂能反其道而为之?我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凯拉迪斯劝道:“但小的听说,无论陛下还是太平公主,都有恢复斜封官的职司之意,您若是跟他们做个交换,此事应该不难。”

    “这个么……”

    李隆基仔细一想,此事还真有可行性。

    李显为帝的时候,斜封官有一万多人。唐隆政变后,李旦父子和崔耕对峙,谁都不敢拿这个群体下手。

    但姚崇和宋璟既是崔耕举荐来的,又和李旦父子关系不错,没那么多顾忌了。

    经过他们大刀阔斧地改革,现在的斜封官只剩下大概两千人不到。

    不过,那些丢了官的人势力也不小,他们有的想办法游说李旦,有的想办法游说太平公主,还有很少一部分人游说李隆基……

    道理也是现成的,李旦的皇位,是来自李显一系。你刚继位把李显朝的官员大肆罢黜,是为了彰显先帝之恶吗?你对得起你死去的哥哥吗?

    金钱攻势下,一场恢复斜封官的风潮正在酝酿。

    李隆基沉吟道:“即便如此,斜封官多为御史、拾遗等清贵官,刺史可是前所未有。你为泉州刺史,依旧不大容易。这样吧,你给本王办一件秘密差事,事成之后,这个泉州刺史,包在本太子的身。”

    “但不知是什么秘密差事?”

    “你稍等一会儿,本王去去来。”

    这个“一会儿”的时间可不短,李隆基直去了两个时辰左右,才带着一个女子走了进来。

    ……

    ……

    与此同时,冀王府,崔耕的书房内。

    吴知要求崔耕将左右摒去,然后“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道:“在下追随冀王日久,一直想和您一起,为天下苍生谋福,做一番大事业。您千万要自尊自重,万不可再出此亡国之音啊!”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怎么不自尊自重?怎么出亡国之音了?”崔耕深感莫名其妙。

    “是您今日做的那首诗,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这用的是周幽王烽火戏诸侯的典故,岂不是亡国之音?”

    “呃……”

    崔耕想想也是。

    相传周幽王宠褒姒,为博美人一笑,贴出告示:谁能让褒姒笑,可以得到千两金子。很多人想了很多办法没有成功,最后是一个叫虢石父的大臣想出了一个主意:烽火戏诸侯。这条妙计果然成功,于是周幽王赏给了虢石父千两金子。这是千金一笑的由来。

    烽火戏诸侯,是西周灭亡的导火索,说引用这个典故是亡国之音也不为过。

    甚至于做这首诗的原作者宋祁本来没这个意思,还是被人们称之为“末世之叹”,言称正是士大夫的这种心态,标志着北宋朝廷的腐朽堕落。

    但崔耕委屈啊,他是随口抄诗装个逼而已,哪想到这么多?

    崔耕道:“本王是随便引用一番,吴先生不必多虑。”

    吴知却不依不饶地道:“可是,天人交感,一语成谶的事儿还少吗?此诗殊为不祥……”

    “成,我改!我改还不成吗?”

    崔耕被吴知说得一阵心里发毛,赶紧转移话题,道:“你去把张灵均给我叫来,本王有要事吩咐他去做。”

    “张灵均?”吴知怪道:“他不是……不大可靠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