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142章 冀王和蛮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42章 冀王和蛮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崔耕认识左边那个,惊呼道:“郭仲翔,是你?”

    张建一认识右边那个,惊呼道:“于赠,是你?”

    孟则尝则是俩人都认识,面色铁青,道:“不用问,这些人都是越析诏的人。咱们这所有的人,谁都活不了啊!”

    崔耕奇怪道:“怎么遇到越析诏,咱们就都活不了?”

    前一刻还和眼前之人是不共戴天的仇敌,眨眼间就成了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孟则常产生了巨大的荒谬感。

    他苦笑一声,道:“这事儿得从上一任越析诏之主波冲说起”

    然后,孟则常简要地将越西诏的倒霉事儿介绍了一遍。

    在六诏之中,蒙舍诏南诏和越析诏最强。即便经过了吐蕃的摧残,越析诏的实力也仅在蒙舍诏之下。

    可也是越析诏倒霉,其国主波冲的老婆,跟一个叫张寻求的鬼主私通了。

    好死不死的是,俩人私通之时,整好被波冲撞见。各种阴差阳错之下,张寻求杀了波冲,带着波冲的老婆回到了自己的部落。

    越析诏的人不干啊,就找当时的姚州大都督李知古,说张寻求是你治下知民,他把我们国主杀了,你看怎么办吧?

    其实,大唐对张寻求的部落只是羁縻而已,说张寻求是他的治下之民着实有点勉强、

    但是,李知古刚刚上任,正想干一番大事业,就用计将张寻求诱入姚州,斩首示众。

    一命抵一命,此事却依旧没有了结。

    波冲无子,他的几个侄子都不能服众要是能服众的话,越析诏自己就把仇报了,又何须假手李知古?

    最后,在南诏宰相张建一的谋划下,越析诏大部分人投奔了南诏。

    波冲兄长之子于赠咽不下这口气,带着少部分忠于自己的族人,在姚州境内落了脚。

    所以,于赠对拆越析诏墙角的南诏人恨之入骨,对造成越析诏衰落的蛮人恨之入骨,对李知古却是怀着感激之情。

    异界御宅召唤师

    崔耕听完了,还是有些不解,道:“那吐蕃国相玛祥仲巴杰和于赠没什么恩怨?他应该能活吧?”

    “活什么啊?”郭仲翔恶狠狠地接话道:“吐蕃和蛮人勾结在一起,破了姚州城,将李都督点了天灯。今日我们要为李都督报仇,吐蕃国相当然也在血债血偿之列!”

    顿了顿,又对崔耕道:“还有你,吕纯阳?你辱某的妻子的时候,可曾想到过今天?今日你也难逃公道!”

    事情发展到现在,崔耕还真的颇有啼笑皆非之感,他问道:“半个月钱,你留下“此仇不报,誓不为人”这八个字,就是打定了主意,要借助越析诏的力量报仇?”

    “正是如此。某费尽千辛万苦到了越析诏,好不容易说服于公子,趁着尔等在姚州开蛮王会的时候,一打尽。”

    “那我就奇怪了。按说,孟部肯定会在城外放岗哨的吧?你们怎么可能如此神兵天降,突然出现在姚州城内?”

    郭仲翔有些得意道:“因为当初李都督杀张寻求时,张寻求为了活命,告诉了李都督一条密道。我们今日就是靠了这条秘道,突然出现在姚州城外。原本以为,蛮人诸部为了开蛮王会,只是防御有些轻忽而已。万没想到啊,他们竟然一个岗哨都没有,真是天助我也!”

    孟则常老脸一红,对崔耕解释道:“我们孟部既要分出大部分人手麻醉你们,又要留着足够的人手杀人,岗哨嘛,当然就全撤了。”

    郭仲翔道:“总而言之,你们窝里斗,却便宜了我们。于公子,你这就下命令,把这些贼子斩杀干净,为李都督报仇吧。至于这吕纯阳,还请交给在下亲自动手!”

    孟则常自知无幸,高声道:“大家准备,跟他们拼了!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啊!”

    “喏!”

    眼看着,一场大战就要展开。

    崔耕却是微微一摆手,沉声道:“且慢!现在吾为蛮王,这与越析诏的战和之策,当然是吾来定了。孟鬼主,你如此擅作主张,可是不把我这个蛮王放在眼里吗?”

    “我”孟则常气急败坏地道:“现在你还跟我争权夺利?人家要杀咱们,我还不能还手吗?”

    崔耕道:“那却不然。谁说人家要杀咱们的?你信不信,某只要说一句话,众位就可安然无恙。”晋宫

    “那怎么可能?”

    “废话,不能人所不能,某又有何面目称为蛮王呢?”

    “你你真有把握?”

    孟则常明白,今日就是反抗也必死无疑,好生而恶死乃是人之常情,他下意识地就选择了相信,道:“你若果真救得了我等的性命,某日后就唯你的马首是瞻,如违此誓,天诛地灭!”

    崔耕扭头看向爨士龙道:“爨鬼主,你呢?”

    爨士龙道:“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老头子这把老骨头,就卖给蛮王了。”

    崔耕又道:“乾鬼主呢?”

    乾干达道:“万事单凭蛮王做主。只是您真有如此把握,让越析部饶了我们?”

    “那是自然。”

    郭仲翔却在一边一阵嘿嘿冷笑,道:“吹,你姓吕的就吹吧?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你我不共戴天。今日之事,怎么可能善了?”

    崔耕双手一摊,道:“但问题是咱们俩根本就没什么夺妻之恨啊!我和杨娘子之间,完全是清白的。”

    “哼,鬼才信你。”

    “郭兄莫那么武断嘛我有证据。”

    “什么证据?”

    崔耕微微一笑,将披散的头发缓缓乍起,又整理了一下衣冠,朗声道:“大家重新认识一下,某在姚州和州叫吕纯阳。但是,我在成都还有个大名叫崔耕,也有人称我为冀王、剑南道安抚使。”

    “啥?你就是剑南道安抚使崔耕?”

    闻听此言,所有人等尽皆瞠目结舌。

    其中又以郭仲翔最为惊讶,道:“你你你你真是冀王?那娇儿她她”

    崔耕没好气儿地道:“她当然还在为你守着贞洁。本王为招揽蛮人,甘冒奇险,来到姚州。岂能干这么没品的事儿?我崔青天的名头还要不要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