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137章 背后皆有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37章 背后皆有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句话可谓釜底抽薪!

    蛮人生产糖霜那是为了卖的,若是卖不出去,崔耕的一切计划,都是空楼阁了。

    孟则常非常高兴地道:“对,汉人和咱们蛮人之间仇深似海。人家若不肯买咱们的糖霜怎么办?”

    孰料,崔耕却不慌不忙地答道:“孟鬼主且勿心忧,这汉人不买,还有吐蕃人、南诏人、天竺人买嘛。我八仙部势单力薄,人手过少,只能和汉人做交易。但我蛮部一统,实力强大,自然可以和其他国家做买卖了。”

    顿了顿,崔耕继续道:“事实,起卖的问题,本鬼主更担心买的问题呢。”

    “什么?买的问题?”

    “正是如此。我们蛮部做糖霜买卖赚了钱,总得花出去吧?但是,南诏咱们富裕不了多少。吐蕃也没什么好东西,天竺路途太远。咱们蛮部最终还是要向汉人买东西。”

    “对啊!”被孟则常叫出来的那个人终于找着理了,道:“大家赚着了钱却不能花,那不是白忙活一场吗?所以,你这个主意,完全是个馊主意。”

    “那却不然。”

    崔耕面色严肃,对众人亮声道:“吕某明人不做暗事,这里向大家交个底。我若为蛮王,向大唐俯首称臣,与唐人和睦相处!只要他们准许咱们自由互市,咱们蛮人永不背叛!”

    对于如何处理汉蛮之间的关系,崔耕想了许久。

    最终他还是放弃了改土归流的诱人想法,以这个时代的条件,汉人在此地维持不了多少人口,改土归流实在达不到。

    自己只要加强双方之间的联系,保持和平,算功德无量了。

    现在崔耕说这话,既是为了应付那个年人,也算他的政治宣言。

    说白了,什么汉人和蛮人之间仇深似海,不可能和睦相处,纯属扯淡。如果这话是真的,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祖是汉人之人,做了蛮族的鬼主?事实,蛮人之间不少有不少世仇,汉人和他们的矛盾大得多。

    此言一出,有利有弊。

    对于小部落来讲,与大唐对立,什么好处也没有,还得出钱出人与大唐交战。如果既能回到以前的羁縻状态,又能通过卖甘蔗换钱,当然是不错的主意。

    但对于三大部族来讲,他们都有一统蛮人,自成一国的心思,顿时视崔耕为眼钉,肉刺了。

    刚才与崔耕为难的年人勃然大怒,道:“我蛮人好不容易自立,你却要向唐人称臣,到底是何居心?”

    “自立?”崔耕冷笑道:“说得好听、我来问你,唐人若出动大兵镇压,我蛮人果真能顶得住?莫忘了,那新任的剑南道安抚使崔耕,乃是当世名将,连契丹之乱都平了!”

    在这个时代人们的观念里,对大唐四周的藩国,有个大概的实力划分。

    吐蕃和突厥并列第一,然后是新罗扶桑,紧接着是契丹、奚、靺鞨等族……最后倒数第二的,是所谓的“西南夷”,也是崔耕面前的这些蛮人,最后是东南方向的僚人。

    对此,这些蛮族鬼主都心知肚明。

    听崔耕这么说,大家要说不害怕,那当然是假的。不少小部落越发坚定了拥崔耕为蛮王的想法。

    但爨士龙却朗声道:“诚然,那崔耕不是好惹的,大唐更是不可力敌。但是,我蛮人不是独自在同大唐作战。”

    “你是说南诏和吐蕃?”

    “不错。南诏之主盛罗皮,已经将自己的两个女儿,皮阎凤和皮阎凰嫁给了某的两个兄弟爨士豹和爨士虎。若我为蛮王,我蛮帮和南诏是兄弟之国,共抗大唐!这不你对大唐称臣强的多?”

    “等等……”崔耕皱眉打断道:“你说南诏之主盛罗皮的两个女儿,一个叫皮阎凤一个叫皮阎凰,怎么完全不同姓?该不会是人家随便找了两个女子来忽悠你吧?”

    “那怎么可能?”爨士龙解释道:“南诏人跟汉人和咱们蛮人的风俗不同,没有姓氏,实行父子(父女)联名制。也是说,子女取父亲名字的最后一个字,作为名字的第一个字。”

    “原来如此。”

    大唐是把所有西南边境的非汉人统分为白蛮和乌蛮,但是,离汉人较近的蛮人,受汉人的影响很大,产生了“鬼主制”。他们可不会把把六诏之地的人视为同族——事实,他们也的确不是同族,只能说汉人的分法太粗疏,太不科学了。

    崔耕想了一下,继续道:“听闻当初咱们蛮部起兵,取得了吐蕃人的帮助,那又怎么说?”

    孟部鬼主孟则常道:“是我孟部和乾罗罗部与吐蕃联络的,吐蕃也愿与我蛮部结为兄弟之国。”

    崔耕眉毛一挑,道:“这么说……若某不为蛮王,新的蛮王可以和吐蕃、南诏结为兄弟之国,共抗大唐喽?”

    “正是如此!”

    “哼,诸位真是打得如意算盘。”崔耕伸手指着爨士龙道:“敢问爨鬼主,你是否自认为是昊天的亲儿子?”

    昊天的亲儿子?那不是天子吗?爨士龙再狂妄,也不至于如此想。

    他摇头道:“这个……应该不是吧?不过……”

    “行了,没什么不过的。”崔耕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阴阳怪气儿的道:“你既不是昊天的亲儿子,南诏为何要巴巴的把自己的贵女洗白白,给你的兄弟享用呢?为何要出兵帮着你对抗大唐呢?”

    “这……兴许是人家也感到了大唐的威胁……要和咱们同仇敌忾,这个……这个……同仇敌忾!”

    “放屁!”崔耕毫不客气的道:“大唐一直的策略,是联六诏对抗吐蕃,从来没变过。只要吐蕃还在,他寒个屁啊!恐怕南诏的真正目的,是以此作为契机,慢慢吞并咱们蛮帮!”

    崔耕这话可不是危言耸听。

    在历史记载,南诏先对爨部嫁女,挑动他们发动叛乱。等爨部和大唐打起来之后,又对大唐示好,宣称可以帮大唐平乱。

    最后一场大战,大唐和南诏两面夹击,爨部被灭,其旧地却落入了南诏的手,成为大唐的心腹大患。

    如今崔耕指出了这个可能,在情在理都难以反驳,爨士龙心一凛。

    孟则常道:“算南诏没安好心,但吐蕃和大唐可是交战连连。咱们蛮帮联吐蕃,不算错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