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127章 临刑急智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27章 临刑急智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即便加上批族人,崔耕这边也才六十多个人,怎么也不可能对抗几千母鸡人啊!

    就是臧希烈见了,都有些傻眼。

    无奈之下,崔耕也只得低声道;“都莫反抗,真出了人命,咱们就死定了。主动投降,还有一线生机。”

    臧希烈等人齐声道:“遵命!”

    董万青等人虽然觉得母鸡人不可理喻,但事到如今还能怎么办?也只能听崔耕的话,死马当活马医了。

    当啷啷~~

    众人将手中的兵刃抛出,又蹲在地上,双手高举,示意投降。

    很快有一个头戴五彩雉鸡翎的人,来到母鸡人队伍的最前。

    他一使眼色,就有几十个母鸡人上来,将崔耕等人捆了个结结实实。

    崔耕的蛮人服饰没什么特点,他一眼就看到董啸天了,沉声道:“批族人?”

    董啸天道:“不错,我就是批族的三公子董啸天。这位母鸡族的贵人,咱们能能不能商量商量?”

    “商量?你想怎么商量?”

    “在下一时无知,冲撞了贵族的祭祀,愿意交付赎金……”

    “我呸!”那母鸡人怒道:“冲撞了山神,你们想用钱抵账?想得美!山神是用钱财能收买的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是说……”

    “你说什么没用。”那母鸡人伸出食指在嘴唇上摆了摆,道:“你们冲撞山神后,解决的法子只有两个。”

    “但不知是哪两个?”

    “其一,用你们的脑袋祭祀山神;其二,用你们的心肝祭祀山神;你们自己选吧!”

    “我……我能不选吗?”

    “你不选,那就是山神自己选了!”

    然后,他一摆手,道:“带走,带走!”

    “喏!”

    几十个蛮人上来,推推搡搡,把崔耕等人带到了左侧的山顶上。

    整个山顶是一个硕大的平台,好家伙,不看不知道,这里搭满了帐~篷,男女老幼加起来,就算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男子椎髻插鸡羽,短衣跣足。妇女项垂缨络,短衣长裙,缘以锦绣。熙熙攘攘,议论纷纷,好像在开庙会一般。

    董啸天悔恨道:“我们原来上的是右侧山顶,没想到左侧山顶竟然别有洞天。早知道……早知道我早跑了!”

    崔耕狠狠地瞪了张天禄一眼,咬着牙道:“这就是你说的,母鸡人随意迁徙至此?他们这么多人聚集在一块儿,到底吃什么、喝什么?”

    “我……”

    张天禄自知理亏,他明白,要不是确信眼前是一支母鸡小部落,臧希烈等人也不会不管不顾地追入山谷中,中了埋伏啊。

    他脖子一缩,道:“这事儿的确是小人的不是,但您不是上知天文,下晓地理吗?怎么就没掐指一算给算出来?”

    董万青等批族人听了,却误会张天禄的意思。

    张天禄眼瞅着就要没命,也就用不着顾忌崔耕的身份了,跟崔耕呛两句,痛快痛快嘴。你崔耕多大的名气啊,娶了突厥的公主,把吐蕃弄得君臣不合,还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平定了契丹之乱。现在怎么就因为一个小小的错误情报,被一帮子蛮人生擒活拿了呢?

    这话还真有些道理,崔耕无言以对。

    但在董万青等批族人看来,鬼主以“鬼巫”之术统治全族,当然是把自己吹嘘的法力无边。

    现在是张天俸禄眼见着要受死,信仰崩溃,质疑起鬼主的权威来了。

    董万青明知鬼巫之术很不可靠,还是为崔耕辩解道:“就算鬼巫之术再精妙,也要看天时地利人和。八仙部人数过少,提供不了多少魂魄支持,吕鬼主的本事再大,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这就是鬼主们忽悠部众的万能逻辑了:部落人太少,支持不了我的厉害神通。至于部落人多了呢?废话,部落人多,无往而不胜,又何必鬼主动用神通?

    张听禄知道崔耕这个鬼主是怎么回事儿,道:“我们吕鬼主可是说过,即便人少,他也法力无边,能人所不能哩。”

    “他这……”董万青心说吕纯阳你没事儿吹这牛干啥?现在我也没法儿帮你了,一阵语塞。

    正在这尴尬时刻,那头插五彩雉鸡翎的人,又来到了众人的面前。

    他说道:“你们到底想好没有,到底是把脑袋献给山神?还是把心肝献给山神啊?本鬼主给你们来个痛快的。”

    “……”崔耕等人齐齐摇头。

    “既然都不想选,那就是老规矩,山神决定!”

    随即,他传下命令,按照崔耕等人的人头数,找来了六十二只鸡,当场拔了鸡毛,去除五脏六腑,开始烧烤起来,。

    功夫不大,芳香四溢。

    眼看着死到临头,崔耕硬着头皮,道:“这个……敢问这位母鸡部的贵人,临死之前,能不能让我们做个明白鬼?”

    “没问题。”那头插五彩雉鸡翎的母鸡人脖子一梗,傲然道:“记住,杀你们的是我,母鸡部的鬼主曹伦!若是死了之后变成厉鬼,尽管找我报仇。”

    崔耕咽了口吐沫,道:“倒不是报仇,而是问问,您刚才口口声声说,要杀我们祭山神。如何死法,由山神决定。这个……到底怎么个决定法子啊?”

    曹伦伸手一指那六十二只母鸡,道:“我们母鸡族万事都是用鸡骨占卜,这次也不例外。瞧见这些鸡们没有?它们就是你们的替身。待会儿烤熟了,就摆在你们的面前,再由本鬼主举行祭祀山神的仪式。祭祀完后,就看那鸡的左腿骨有没有裂纹,有的就砍对应之人的脑袋。没有的,就拿对应之人的心肝祭山神。”

    擦!

    反正鸡腿骨上就两种可能,一种是有裂纹,一种是没裂纹,这完全是不给人活路啊!

    崔耕一阵傻眼。

    说话间,那些鸡已经烧烤地差不多了。众母鸡人果然按照曹伦刚才说的,在崔耕等人的面前都摆了一只鸡。

    紧接着,众母鸡族人跪倒在地,看鬼主曹伦摇着铜铃表演……啊,不,是祭祀山神。

    这曹伦装神弄鬼的水平,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别说跟现在的大唐国师释光明比了,就是比之普通的乡间神汉都大大不如。

    但是,奈何这些母鸡人信这个啊,都露出虔诚之色。

    终于!

    曹伦表演完毕,开始要根据鸡骨杀人了。

    张天禄吓得好悬没尿裤子里,抱着最后一线希望道:“这个……吕鬼主,听说你能与鬼神相通,现在就真的没办法了不成?”

    董万青叹了口气,道:“事到如今,你就死了那条心,安心的去吧。别说是他了,就是什么都鬼主,也绝对没有回天之力。”

    “啊,不!”

    生死关头,崔耕情急智生,微微一笑,道:“都鬼主办不到的事儿,我未必就办不到!曹鬼主请了,我有话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