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124章 红背竹竿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24章 红背竹竿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在董万青的引领下,崔耕见到了那位董云董公子。

    这是个十五六岁的蛮人少年,脸带稚气,身量不高,却非常壮硕,此时发起了高烧,已经昏迷不醒了。

    崔耕装模作样地给他把脉,微微摇了摇头。

    董万青心里一凉,道:“怎么样?吕鬼主?可是……我家小公子他……他……药石无效了?”

    崔耕心说,我哪知道啊。对于解毒,老子根本就是一窍不通。

    他再次摇头,长叹一声,面露悲天悯人之色。

    旁边一个三十来岁,面色冷厉的中年人道:“四长老,你就莫难为这位鬼主了,谁不知道,中了云毒木的人,根本就无药可救。”

    又有人道:“我刚才怎么说来着?咱们还是给小公子准备后事要紧。可你偏偏不听!”

    “唉,一个小鬼主能有多少神通?四长老也太过异想天开了。”

    ……

    兴许是见小公子死了,众人心情不好,开始迁怒起董万青来。

    但是,不可避免地,捎带上了崔耕。

    本来么,人家对你寄予厚望,你可倒好,看了之后,直接说不行,也太让人失望了。

    崔耕听了这些话,一方面是面皮上有些挂不住,另一方面是有些后悔。

    他心中暗想,自己说“不行”的速度太快了,难怪这些人看不起自己。后世的抢救,就算明知没希望,医术护士也得装模作样地忙碌半小时吧?

    想到这里,崔耕眉毛一挑,道:“不错,本鬼主从未和母鸡族打过交道,不知这箭毒何解。但是……这并不是说明,贵部的公子就彻底没救了。”

    “嗯?吕鬼主这话是什么意思?”董万青的眼光又开始亮起来,道:“难不成,吕鬼主有巫术在身,可以直接起死回生?”

    “当然不是巫术。”崔耕道:“敢问董长老,刚才我听说,贵公子中的是云毒木之毒?”

    董万青道:“正是。那云毒木是一种大树,被云毒木刺死的,在一个时辰内必无幸理。也不知母鸡族有什么秘术,竟然可以从云毒木上萃取毒素,制成箭支。”

    “那此毒可有解药?”

    “据说母鸡人有解药。但是,这也只是传闻罢了,从没听说过,他们给过外族人解药。”

    “诸位可认得这云毒木?”

    “当然认得。”董万青指着远方道:“您看,那不就是一棵云毒木吗?”

    崔耕举目望去,果见一颗十余丈高的大树,树皮呈灰色,叶作椭圆形。

    想到自己等人刚从那树下经过,不禁额头上起了一层细密的汗。

    董万青道:“吕鬼主问了这么多,不知可有解毒之法了?”

    崔耕装逼道:“天生万物相生相克,任你多高的本事,多大的毒性,必定有一物能克制住你,想必这云毒木也不例外。诸位在此数的左近找找,有没有什么奇花异草,或者珍禽异兽。或许那样东西,就是这云毒木的克星。”

    这番话高屋建瓴,深有哲理,更符合这个时代人们的三观,直把众批族人唬得一愣一愣的。

    董万青深施一礼,道:“若这个法子果真有效,吕鬼主就是小公子的救命恩人,请受小老儿一拜!”

    崔耕赶紧以手相搀,道:“什么拜不拜的,现在赶紧给小公子找药要紧。”

    “是!”

    然后,众批族人乃至崔耕的手下,开始在云毒木附近,开始找寻奇花异草,乃至于珍禽异兽。

    当然了,此地乃是大路附近,珍禽异兽当然是没有的,只能找寻奇花异草了。

    “这是丝丝草!”

    “这是马莲草!”

    “擦,雉鸡花你都不认识啊?”

    ……

    可以想见,大家认识的草药肯定没用。过来大约一刻钟左右,董万青拿着五种草药走了过来。

    “也只有这五种草,我们批部不知何用。请问吕鬼主,您以为,哪种草可解我家公子的箭毒呢?”

    “呃……”

    批部的人久居山林都不认识,崔耕当然更不认识了。当然了,他也不好随便指一个。

    所谓的批部人性情温和,最懂礼数,那都是相对而言的。中华还号称礼仪之邦呢,不讲礼仪的人也大有人在。

    崔耕毫不怀疑,若自己指了一颗大毒草,让那小公子提前咽了气儿,这帮批族人为了避免本族都鬼主的震怒,必定得跟自己拼命。

    所以,他得云山雾罩地说一番模棱两可的话,让那些批部之人自己做决定。

    可是,就在崔耕刚要祭出忽悠大招之时,忽然眼前一亮。

    一颗小草吸引了他的注意。

    此草的茎杆一节一节的,仿若竹杆。叶子正面为绿色,反面却为红色,形状非常有特点。

    这……就算没见过此草,随意给它命名的话,也应该称之为,“红背竹杆草”吧?

    想到了,“红背竹杆草”这五个字,崔耕顿时心中一动!

    有很大的可能,这些批部之人所谓的“云毒木”,就是后世所谓的“箭毒木”。

    此树在后世,常备用以制作毒箭,因而得名。而在此树的附近,经常有“红背竹杆草”出现,可解此毒。

    想到这里,崔耕单独将“红背竹杆草”提了出来,装模作样的闻了几下,甚至放入嘴中咀嚼了一番。

    董万青感动得好悬没哭出来,道:“吕鬼主的大恩大德,我批部没齿难忘。”

    其他人也跪倒在地,道:“多谢吕鬼主试毒!”

    试毒?

    崔耕这才想到,自己为了表演鉴定药材,再加上知道这红背竹杆草无毒,才毫不犹豫地咀嚼。

    但是,在众蛮人看来,谁知道这草有没有毒?不认识的草就往嘴里放,这简直是玩儿命啊!

    吕鬼主如此做,真是对批部仁至义尽了。

    崔耕也不挑破,道:“些许小事,何足挂齿,诸位请起。”

    “那我家公子的解药?”

    “此草的草杆像竹子,草叶背部发红,就叫红背竹竿草吧。吕某人以为,此草乃是那云毒木的克星。用红背竹竿草解小公主子毒,正是对症。”

    “这个……”

    董万青咽了口吐沫,道:“不是小老儿不信吕鬼主。但是,此事关系重大,您能不能告诉我,是因何做出这个判断的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