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118章 理财小宰相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18章 理财小宰相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马上就有人质疑道:“姓牛的,你莫因为自己姓牛,就可着劲儿的吹牛皮好不好?莫说二十万贯了,就是十万贯,你们戎州拿的出来吗?”

    “牛刺史就算要讨好冀王,也得量力而为哩?总不能为了你个人的前途,就让戎州饿殍遍地吧?”

    “须知今日乃是军议,你牛刺史夸下了海口,到时候却拿不出钱来,那就有贻误军机之嫌,论罪当斩!”

    ……

    全场的奚落、嘲笑声,响成了一片。

    崔耕也觉得这中年刺史的话有点儿不靠谱,戎州的地理位置他知道,紧邻着州,现在已经成了抵御蛮人的前线,驻扎着大量的朝廷军队。

    按说,这位牛刺史只要把朝廷大军供应好了,就是大功一件。他哪来的那么多钱贡献出来做军饷?

    当然了,即便这牛刺史所言再不靠谱。作为主动对自己示好的“千里马骨”,自己也得回护他。

    待人们的声音渐渐低,崔耕轻咳一声,道:“牛刺史愿献军资二十万贯,真是对朝廷一片忠心吗,本王甚是高兴。但是,朝廷也不能不考虑地方的难处,这样吧,你们戎州只要出军资五万贯,本王就为你向朝廷请功。”

    五万贯这个数字,是崔耕仔细掂量过的。既不会太多,让戎州无法承担,也不会太少,让牛刺史今日的所为成为一个笑话。

    然而,这牛刺史却是毫不领情,微微一躬身,道:“怎么?冀王您也不信,我戎州能提供二十万军资?”

    “不是不信,只是……”

    牛刺史打断道;“您不信也是人之常情。俗话说得好,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您现在就可以派人,去戎州的府库中看看。若是回报说府库内的财帛少于四十万贯,您尽管下令,罢了下官的刺史之位!”

    “嗯?四十万贯?这么说……戎州是确实有拿出二十万贯的军资的实力喽?”

    崔耕终于对这位牛刺史正视起来,道:“敢问牛刺史……你叫什么名字,都有什么履历?”

    “在下牛仙客,今年三十七岁,泾州鹑觚人,原为鹑觚县小吏,历任鹑觚主簿,安元县县令,雅州录事参军等职,逐渐积功至戎州刺史。”

    “牛仙客?”

    崔耕听了这个名字,顿时对他之前所言的戎州能拿出二十万贯钱来,再无怀疑。

    这牛仙客日后做到了大唐宰相,凭借的就是理财之能。

    据说,他由河西节度使,改任朔方军行军大总管时,河西节度使之职由崔希逸接任。崔希逸发现牛仙客为官府积蓄的财物,简直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非常可观。

    于是,崔希逸主动上表,为牛仙客请功。

    唐玄宗便命刑部员外郎张利贞前去核实。张利贞经过调查,回奏朝廷称,河西确实是仓库盈满,器械精劲。

    唐玄宗大悦,欲以之为相,但遭到了当时宰相张九龄的反对。张九龄认为,牛仙客乃边疆小吏出身,读书不多,不堪为国家宰相。

    但是,另一位宰相李林甫却言道:“只要有才识,何必满腹经纶?天子用人,有何不可?”

    最终,牛仙客成功为相,张九龄却被罢免了宰相之职。

    牛仙客为相,开创了两个先例:其一,由一镇节度使直接入朝为相。其二,因为善于理财而为相。

    至于他为相之后的表现……怎么说呢?他不敢和奸相李林甫硬抗,表现的唯唯诺诺,当时人们对他评价不高。

    但是,他在关中地区推行“和籴法”,以比时价高二三成之价收买粮食,并停运当年江淮应输京师之租,从根本上解决了长安粮荒问题,堪称能吏。

    总而言之,这是个善于理财,没什么锋芒的老实人。

    崔耕现在越看牛仙客越是欢喜,对众人道:“本官对牛刺史所言的,能捐输军资二十万贯,毫不怀疑。既然被评为中州的戎州都愿意出钱二十万贯了,那么……你们呢?出太少了,不合适吧?”

    “我……我们……那当然不合适了。”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有牛仙客这个标杆立起来,大家当时就不敢哭穷了。

    原来是权怀恩打头,法不责众,大家哭两声就哭两声吧。但是现在,大家再哭穷,那就有铁了心与崔耕为敌的嫌疑了。

    真当灭了契丹,杀了故益州大都督府长史姚寿,和当今天子分庭抗礼的崔耕,是什么善茬啊?

    当即,除了益州的权怀恩以外,其余各州努力报效,凑了三百万贯军费出来。

    虽然依旧不够评定蛮人之乱,但应付一阵子军费,已经毫无问题。

    权怀恩的面色无比难看,冲着牛仙客寒声道:“牛刺史一向老实,今日却如此跳脱,莫非是被高~官厚禄迷了眼?小心有命挣,却没命享受啊!”

    崔耕却是微微一笑,道:“权长史不必为牛刺史费心了。只要本王还活着,牛刺史就稳如泰山。”

    “哼,说得好听!”

    话不投机半句多,权怀恩起身,拂袖而去。

    ……

    ……

    经过这么一场会议,牛仙客就算彻底打上了崔耕的标签。

    当日下午,牛仙客又带着一些礼物,主动拜访。

    崔耕从直觉上就感到不对,牛仙客是个老实人,大部分时候属于随波逐流的状态。他今日急于站队,着实没什么必要。现在又如此奉承自己,更与他的性格不符。

    略微寒暄了几句后,崔耕将伺候的丫鬟仆役摒去,道:“牛刺史,现在没有旁人了,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了,要求到本官的头上?”

    噗通!

    牛仙客跪倒在地,道:“冀王您猜的没错,仙客确实有要事相求。您若是答应了,就算要我做牛做马,某也毫无怨言啊。”

    “哦?到底是什么事儿?说来听听。”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