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117章 冀王请筹款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17章 冀王请筹款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所谓鬼主制,就是说,各蛮族部落的首领,利用原始宗教信仰“鬼巫”,对部落进行统治。

    部落有民一万以上的,其首领称“都鬼主”。部落有民一千以上,不到一万的,称“大鬼主”。部落有民不到一千的,称“小鬼主”。

    当然了,这只是个大致划分,并没有那么严格。

    另外,各鬼主虽然称号不同,却无上下级之分,互不同属,堪称一盘散沙。

    当然了,与此同时,负责管理他们的姚州、州两大都督府,战力也不咋样。

    因为交通实在困难,兼具瘴疫甚多,在建制上下辖十三羁縻州的姚州都督府,总共才维持了两千兵力。

    就这,还是朝廷“岁以五百戍姚州”的结果。

    换句话说,大唐朝廷每年给姚州增加五百兵力,但是,因为水土不服士卒大量病死,姚州的兵力从没超过两千人。

    一个蛮人的“都鬼主”,都可能比姚州大都督府的兵力强大。姚州都督府以两千官兵,镇压十三羁縻州,其难度可想而知。

    有的姚州大都督刚一了解情况,心就凉了半截,到了姚州之后,对蛮人卑躬屈膝,只求在自己任上不出乱子。

    有的则一心发财,欺压小部族,奉承大部族,弄得人心尽失。

    以至于名相张柬之在任职为蜀、合二州刺史时,直接建议废掉姚州都督府了事。

    刚刚被蛮人点了天灯的姚州都督李知古还算有能力的,他到任之后,率兵打败了一个不听号令的小部族河蛮,并且筑城对蛮人收税,意图改土归流。

    众鬼主见此状况怎能容忍?马上散布谣言,说李知古准备把所有蛮人的头领都杀了,所有部民卖为奴隶。

    众蛮人群情激奋,空前的联合起来,又勾结吐蕃人,不仅破了姚州,连姚州以北的州也破了。

    现在,崔耕要和大家商议的就是,如何调兵遣将,将这姚、二州光复。

    然而,会议一开始,就非常不顺利。

    权怀恩双手一摊,道:“有道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老夫这个益州刺史先表个态,益州没钱。冀王人称点金圣手,还请自己想办法筹措军费吧。”

    “益州怎么可能没钱?”崔耕好悬没气乐了,道:“天下谁不知道,论起经济来,扬一益二。坐拥天下第二富裕的城市,你跟本王哭穷?”

    权怀恩摇头道:“话不是那样说,以前益州有钱是不假。但是,上任益州刺史夏侯彪之贪婪狡诈,弄得府库无比空虚。”

    “他再贪婪,朝廷有制度在,能贪污多少?怎么就府库空虚了?再者,那夏侯彪之不是被抓起来了吗?让他退赃不就行了?”

    “夏侯彪之虽然被抓,却因牢头看管不严,自尽而亡,那贪污的钱财,自然也就不知所踪了。至于说他不可能弄空库藏么?倒也有理。不过,前不久,益州刚有了一大笔开支。”

    所谓夏侯彪之自尽云云,崔耕有八成把握,是权怀恩的搞的鬼,把那笔钱黑吃黑了。

    反正也拆穿不了,崔耕懒得跟权怀恩磨牙,道:“那所谓的一大笔开支是什么?”

    “说起来,还是夏侯彪之处置不当之过。当初州被吐蕃人,和蛮人联合攻破,整个剑南道震动。有三个蛮人鬼主,来到了成都,提出愿意说服众蛮人罢兵,甚至做朝廷的内应,只是需要朝廷答应他们两个小小的条件。”

    “什么条件?”

    “其一,请朝廷封他们为王。其二,这三人每人要五十万贯的赏赐。”

    崔耕咬着牙道:“所以,夏侯彪之答应他们了?”

    “那哪能呢?”权怀恩摇头道:“封王这么大的事儿,夏侯彪之做不了主,已经飞报朝廷。他只是为了安抚那三个鬼主,把价值一百万贯钱的钱财布帛,交给了那三个鬼主而已。”

    “还而已?”

    崔耕听了这个消息之后,好悬没气晕过去。

    封王才是小事好不好?大唐朝廷为了安抚四夷,封的王爷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这些王爷不值钱,只是名字好听而已。他们就算见了姚州都督这个级别的官员,都得跪拜行礼。

    但是,一百五十万贯钱!

    把那帮穷鬼蛮人全卖了都不值!说什么夏侯彪之为了安抚三大鬼主,才出的这笔钱,鬼才信呢。分明是他被吓破了胆,怕蛮人发兵破了成都城,不敢不出这笔钱!

    现在那帮子蛮人吃了这么大的甜头,恐怕更不愿意重新归顺大唐了。

    还有最关键的,堂堂的大唐益州刺史,被三个蛮人鬼主忽悠瘸了,说出去多丢人啊。不用问,那帮蛮人会对大唐会越发轻视。

    崔耕猛地一拍几案,道:“夏侯彪之,误国小人,该死!”

    权怀恩却笑吟吟地道:“现在夏侯彪之已死,说他什么也没用了。总而言之,我益州府库没钱,这军饷就全靠冀王无中生有了。”

    无中生有个鬼哦!

    巧妇还难为无米之炊呢。

    崔耕深吸了一口气,往四下里看了一圈儿的,道:“益州府库空虚,那其他州府呢?”

    “我们泸州刚遭了灾,还正请朝廷赈济呢。”

    “我们雅州一向贫瘠,不要朝廷的救济就不错了,哪还有钱供应大军?”

    “我们渝洲虽然看起来富裕,其实就是驴粪蛋子表面光,也凑不出多少钱。”

    ……

    崔耕话音刚落,剑南道诸州官员就开始哭穷。

    无它,谁都知道,崔耕和现在的大唐天子貌合神离。这天下日后是李重福的,还是李显的,那还真不一定。

    现在太积极的应付崔耕的差事,日后就难免被划为崔耕一党,遭到清算。

    当然了,拒不配合崔耕,完全倒向李旦这边也不行。

    反正善财难舍,大家就哭穷呗。不管怎么说,自己手里的钱财,可不能轻易地交出去。

    崔耕听着他们的言谈话语,脸色是越来越难看。

    可正在这时,有个清亮的声音响起,道:“我们戎州虽然只是个中州,地狭民穷,但愿意出二十万贯,以助军资!”

    “谁?”

    人们循声望去,但见一个身材矮小,面容和煦的中年人,站起身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