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099章 成器耍无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99章 成器耍无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李隆基现在真是腻歪透了。

    没错,他是得到了这个消息,特意出来平事儿的。但是,到底如何解决此事,还真没想好。

    完全讨好宁王大哥,死活不把王永亮的老婆交出来?

    别人会说了,是非曲直如此明白,你却偏袒宁王,到底是为啥呢?是想当皇帝吧?

    从古至今,所有人,包括武则天在内,算想当皇帝想得要死,也得众人推举,三辞三让,才登帝位。自己表现的如此急切,天然是一大污点。

    还有最严重的,按道理说,自己基本没皇位继承权。勉强强词夺理,还能说自己个人品德好,至尊之位有德者而居之。现在个人品德也守不住了……但凡要点脸的人谁敢支持自己当皇帝啊?

    另外,钟绍京乃是唐隆政变的三驾马车之一。若自己强行压制钟绍京的正当要求,也难免让属下心寒。

    但是,话说回来,不支持宁王呢?

    他非要和自己争皇位怎么办?人家乃是正儿八经的嫡长子,怎么讲道理,这太子之位都是人家的。更何况,还有崔耕在旁边虎视眈眈,在一旁挑拨呢。

    这可怎么办?

    李隆基打了个哈哈,道:“俗话说得好,兼听则明偏信则暗。此事的真相到底如何,咱们不能单听王永亮的一面之词。起码得听了宁王的辩解,再做决断吧?”

    崔耕道:“如此甚好。那咱们一同拜见宁王?”

    “理应如此。”

    两名宰相、一名侍郎还有一个王爷,联合起来的面子很不小了。拜帖递进去,功夫不大,宁王府门大开,李成器迎了出来。

    略微寒暄几句,众人来到宁王府大厅奉茶。当然了,王永亮身份最低,只能在外面等候。

    崔耕轻咳一声,开始了正题:“听闻宁王新纳了一名美姬,却是有夫之妇,不知可有此事啊?”

    “有啊。”李成器装着明白当糊涂,道:“莫非众位是讨杯喜酒喝?甚好,甚好,本王这让人准备。”

    “呃……喜酒的事先不忙。崔某人的意思是,王爷虽然尊贵,但这强抢民女之事,不仅违反朝廷律法,而且于王爷的名声有碍。不如……把她归本主吧?”

    啪!

    李成器将酒杯放下,脸当时沉下来了,道:“如此说来,几位是找本王的麻烦的?老三,你怎么说?”

    李隆基硬着头皮,道:“不知此事的真相,到底是否如崔相所言呢?”

    “狗屁真相!”李成器不耐烦地道:“那女子是我买来的,给了钱的!”

    “这个……”

    李隆基咽了口吐沫,艰难道:“您给谁钱啊?小弟听说,那王永亮当时刚出了钟相府,根本不知道此事。”

    李成器理直气壮地道:“我把钱扔他们家地了不行吗?十足真金,五十两,难道不够?”

    五十两黄金,是五百贯钱。这年头,一个健壮男仆大概是四五十贯钱,为平康巷里颇有名气的小娘子赎身大概是一千贯钱左右。对于一个有妇之夫来讲,五百贯钱绝对不算低了。

    李隆基看向崔耕道:“崔相您看今日之事……要不然让王永亮回去看看,到底有没有那五百贯钱?如果真的有……让他再娶一个也是了。实在不行,小王可以代兄长再补偿他五百贯钱。”

    “这是钱的事儿吗?”

    崔耕冷笑道:“若凡事都能用钱财解决的话……不知你临淄王你的王妃要多少钱?本官你大方多了,一万贯钱够不够?”

    “你……”

    “我怎么了?那王永亮现在官居五品,其妻子怎么也能得一个诰命吧?那身份能你家王妃低多少?我多出十倍还不行吗?你要是不愿意的话……我再增十倍,十万贯如何?”

    “你……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李隆基表面气的浑身都哆嗦,心里却是暗爽——大哥,瞧见了吧,小弟为了你,被崔耕如此侮辱,已经仁至义尽了哈!

    但是,薛稷却不让他如此轻易过关,慢条斯理地道:“临淄王还请稍安勿躁。即便是真的宁王给钱,王永亮收钱,也从律法说不通。”

    “什么意思?”

    “我大唐律法有规定:和娶人妻及嫁之者,各徒二年,妾减二等,各离之,即夫自嫁者亦同。也是说,若宁王承认买了王永亮的妻子,二人都被流放两年。非但如此,宁王还得和那女子“离之”。所以,这个买卖是做不得数的。”

    李成器气急败坏地道:“好吧,算本王不是买的。那他们俩先和离了,本王再纳进来,没问题了吧?”

    “但是,人家夫妻和睦,举案齐眉,也没和离啊。”

    “那没关系,把他们俩叫来,当面大家的面儿写份儿和离之契不行了吗?本王不信了,他们敢……啊,不,能说“不”字不成?”

    崔耕道:“那可不一定呢。”

    稍后,将王永亮招了进来,功夫不大,一名二十来岁,身材较为丰~腴的美少妇,也走了进来。

    看来这是王永亮的老婆柳氏了。

    说实在的,在崔耕的眼里,这柳氏只能算是个美人而已,绝称不多么出挑儿。这等姿色的,恐怕在宁王府里也是一抓一大把。宁王之所以干出如此事来,只能解释成对“人妻”的独特爱好了。

    只听李成器得意洋洋地道:“柳氏,如今在临淄王、崔相、钟相和薛侍郎的面前,你给大家一句痛快话:是愿意跟本王锦衣玉食呢,还是愿意跟王永亮受苦?不是本王威胁你,你莫忘了他这个官儿是怎么来的。只要某些人一弹劾,他得被打回原形。”

    孰料,那柳氏微微一福,道:“妾身已经想好了,忠臣不侍二主,烈女不侍二夫。我宁愿随王郎吃糠咽菜,也不愿意在宁王府内享尽荣华富贵。”

    李成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道:“什么?你还是要回去?你真的想清楚了?”

    柳氏毫不犹豫地道:“妾身心意已决,万难更改。”

    崔耕哈哈大笑,道:“好,好一个忠臣不事二主,烈女不侍二夫。宁王千岁,事到如今,你还有何说?”

    “我……我……”

    李成器恼羞成怒,道:“算柳氏愿意也不行!我把她还回去,知道的是本王通情达理,愿意成人之美。不知道的,还以为本王是怕了你们四个呢?我的面子往哪搁?所以……”

    “怎样?”

    李成器脖子一梗,混不吝地道:“我是不放人,你们能拿我怎么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