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093章 有苦说不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93章 有苦说不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绑票?”

    崔日用瞬间就秒懂了,摆了摆手,道:“二郎莫说得那么难听。当初楚霸王,还曾经拿想汉高祖的老爹威逼汉高祖呢。青史斑斑,楚霸王的名声,也还算可以。”

    崔耕没好气儿地道:“既然如此,那太子李重福,是不是该回一句:我母即汝嫂,烹杀之后,该送我口肉汤喝啊?”

    顿了顿又嘟囔道:“反正韦后又不是李重福的亲妈,双方之间势同水火。你们能拿韦后威胁得了什么?”

    崔日用眉毛一挑,笃定道:“贤弟又何必自欺欺人?没错,韦后是威胁不了李重福,我们也没打算靠她威胁李重福。但是,她不是能威胁你吗?就算没有那些誓言,你能看着李裹儿的娘亲见死不救?”

    崔耕一阵语塞,道:“你……你们究竟想怎么样?”

    “只要贤弟能向陛下认个错,不但韦后可以还给你,陛下还可以封你为楚王,世袭罔替。另外,河北、山东二道乃至安东都护府,都算是你的封地,所有军政大事,都由你一言而决。”

    “听起来还真大方啊。如果真能达成协议,那我崔二郎就虽无皇帝之名,却有皇帝之实了。但是……太子李重福怎么办?”

    “当然是接入京中荣养。”

    崔耕冷然一笑,道:“然后,过几年,李重福就和少帝李重茂一起,暴病而亡?”

    崔日用语重心长地道:“二郎,有些事情呢,真的说得太清楚,也就没意思了。比如说这李重福吧,他若不死,陛下能睡的安稳得了吗?你何必为了一个李重福,放弃裂土封王的机会?”

    崔耕神色肃然,道:“既然你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我也说句心里话。的确,我和李重福的交情不深,犯不着为了他打生打死。但是,我和另外一个人,感情可是深得很呢。”

    “谁?”

    “就是先帝!”崔耕慨然道:“先帝纵是对不住天下人,但绝对对得住我崔耕崔二郎。我怎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绝后?所以……你们要李重福的命,就请先踏过我崔二郎的尸体。”

    崔日用的脸色也不好看起来了,道:“那就是没的谈喽?你为了李重福,宁愿放弃韦后?难道你这样做,李显的在天之灵就会很高兴?”

    才怪呢!

    恐怕在李显的眼里,一百个李重福,也比不过韦后的一根小指头。当然了,就这样让崔耕出卖李重福,也完全不可能。

    崔耕想了一下,道:“要不这样,让李重福隐姓埋名,对外宣称他死了。”

    “不行!李重福只要活着一天,就是陛下权位最大的威胁。不能把帝位的安全,寄托在你会对李重福严加看守上。再说了……你会不会严加看守他,那还不一定呢?”

    ……

    就这样,因为韦后落在了李旦的手里,双方有了和谈的意向。

    当然了,也仅仅是意向而已。在李旦看来,李重福的死就是底线。但是,崔耕就非要保李重福不死,双方简直完全无法调和。

    最后,双方商定改日再议,崔日用回去复命。

    ……

    ……

    临淄王府内。

    刘幽求、崔日用、钟绍京、张说、姜皎、王琚等李隆基的心腹济济一堂,商议对策。

    李隆基支着下巴,沉吟道:“那崔二郎一意孤行,要保李重福的性命,大家怎么看?”

    姜皎道:“既然他如此敬酒不吃吃罚酒,咱们干脆就把韦后还活着的消息公布出去,逼着他放弃一切职司,辞官不做。他崔耕不是人称崔青天吗?不顾岳母的死活算怎么回事?只要没了崔耕的支持,李重福就是没牙的老虎,他的性命咱们自己来取!”

    “话不是那样说。”

    王琚缓缓摇头,道:“真逼急了,崔耕完全可以说那韦后是假的。莫忘了,之前是咱们放出韦后已死的消息。出尔反尔,让天下人怎么相信咱们?再说了,他为了李显的儿子,放弃了李显的老婆,这在天下人的眼中,算不得什么罪过。”

    张说点头道:“正是如此。韦后声名狼藉,说不定,人们还认为他是大义灭亲呢。”

    “那你们说怎么办?”姜皎不服气地道:“难不成,咱们还真答应崔耕的要求,让李重福隐姓埋名?”

    王琚沉吟道:“隐姓埋名当然不成。没了韦后的制约,崔耕还不是随时能撕毁约定。诶!有了!”

    忽然,他眼前一亮,道:“让李重福活着又如何?我有一计,保管即便他活着,也难以对咱们造成什么危害。另外,还能让崔耕如同哑巴吃黄连一般,有苦说不出!”

    李隆基道:“计将安出?”

    “咱们可虑者,无非是崔耕和李重福,一个实力甚强,一个占了大义,二者加在一起,万难抵挡。那么……咱们让他们合不起来不就行了吗?”

    “诶,有点意思了,说下去。”

    “待到明日,可以让日用兄再去和崔耕谈判,不但答应他的条件,而且犹有过之。”

    王琚伸出了三根手指,打破:“其一,崔耕由楚王改封冀王,裂土分茅,统治河北山东二道,以及安东都护府,所有军政大事朝廷概不干涉。其二,改封李重福为燕王,暂替崔耕处理领地内的军政大事。”

    张说打断道:“你是想……让崔耕和李重福二虎相争?”

    “非也,非也。”王琚摇头道:“李重福不过是中人之资。崔耕若算一虎的话,那李重福充其量算是一犬罢了,凭什么跟崔耕争?注意,我说的是让他、“暂替崔耕处理领地内的军政大事”。也就是说,崔耕必须答应咱们的条件,留在长安城,做中书门下平章事!哈哈!”

    他这么说,人们瞬间就秒懂了。

    即便答应崔耕原来的条件,在李重福隐姓埋名之前,大家就得把韦后放了。要不然,崔耕又不知道韦后是死是活,根本就无法达成妥协。

    现在好了,让崔耕继续在长安为相,再把韦后放回崔耕的府中,并对他的府邸严密监视。这就相当于把韦后和崔耕软禁了。

    而外面,又有李重福的大军,保证李旦不会狗急跳墙,杀了崔耕,表面上看,还真是双方都可以接受的一个解决办法,就看崔耕答应不答应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