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072章 韦后自作孽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72章 韦后自作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当崔耕再次勉力睁开眼时,面前出现在了一张宜嗔宜喜的娇颜,虽然年纪略大,却仍然颇有风致。

    正是皇后韦香儿!

    她面前的几案,摆着一份诏书,两张鲤符,笑吟吟地道:“二郎,你醒啦。”

    “微臣……醒了。”崔耕苦着脸道:“母后莫开玩笑了,您把我绑着算怎么回事儿啊!”

    “你想本宫把你放了?”

    “嗯嗯嗯。”崔耕把头点得如同鸡喯碎米。

    韦后晃动着那道遗诏,气定神闲地道:“不行的呢。本宫把你放了,你肯定要执行那死鬼的遗诏,接李重福入京当皇帝,让本宫做太后。”

    “这不挺好的吗?”

    “好!好个鬼哦!”韦后伸出青葱玉指,狠狠地点了崔耕的额头一下,道:“本宫忙活了这么多年,是为了做太后?”

    虽然明知无用,崔耕还是苦口婆心地道:“可您要女皇,天下人也不答应啊。自从则天大圣皇后以后,人们绝不可能接受……”

    “闭嘴!”

    韦后原本气定神闲的语气改为生硬,道:“本宫不是来和你商量的,只是要告诉你:这几天你待在皇宫里,哪都别去。莫担心家里,本宫会通知裹儿的。”

    然后,她站起身来,道“韦原!”

    “在!”

    “护送楚国公休息,没有本宫的命令,不准他见任何人。”

    “遵旨。”

    一个崔耕从没见过的,白白胖胖的年太监走了过来,右手一展,道:“楚国公,走吧,不必奴婢扶您吧。”

    “不用你扶!”

    崔耕看向韦后,沉声道:“看来母后是铁了心要要做女皇了。事到如今,小婿不敢相拦,唯有几句良言相告。”

    听崔耕服软,韦后高兴起来:“这对了么,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本宫做了女皇,安乐是皇太女,琪儿是皇太孙,这对你崔二郎完全不是坏事啊!说吧,你到底要告诉本宫什么?”

    到了现在,崔耕为了家人的安全,也只能一心为韦后谋划了,道:“首先,请您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临淄王李隆基!”

    “那怎么成?”韦后摇头,温言道:“二郎,本宫知道,你和临淄王素有矛盾,但也不能这时候公报私仇啊!现在本宫肯定不能直接登基,得让温王重茂继位。现在人心不稳,我怎么能擅杀李唐宗室?再说了,算要杀李唐宗室,也轮不到李隆基啊。”

    “我……”

    崔耕真是气的肝而颤。

    他心暗想,这韦后怎么该精明的时候不精明,该糊涂的时候,反而精明起来呢?

    对,现在来看,没人会以为,一个小小的李隆基能翻盘。而且,即便从后世的记载来看,他的成功,也有很大的偶然性。但是,人家确实是成功了!事实胜于雄辩!

    崔耕总不能直接拿出后世的记载说事儿,只得退而求其次。

    他说道:“不杀李隆基也成,那杀了宗楚客。此人狼子野心,表面是效忠于您,实际,却是只忠于自己。他曾经对人说过:人生苦不知足,我初在卑位,尤爱宰相职权,及为宰相,又想当天子,哪怕南面称寡一日便心满意足了。有他在,肯定会给您出一些馊主意,您欲成大事,必须先除此人!”

    崔耕这么说,也是有依据的。

    史载李显驾崩没有遗诏,韦后便让官婉儿拟诏。

    官婉儿的才华是有的,拟定的诏书是:立温王李重茂为太子,由韦皇后主持政事,相王李旦参谋政事。

    她打算的倒是挺好,把李旦摆在台面,表明韦后对皇位没有必得之心,可以暂时麻痹天下人,待韦后权力稳固后,再行武则天故事。

    然而,宗楚客有私心。

    他还盼望着韦后倒行逆施,人心散尽,自己取而代之之呢。所以,尽管明知官婉儿所拟定的遗诏甚是妥当,他还是鸡蛋里骨头说:首先,有太后在,由相王辅政在道理有些讲不通,完全没有必要。

    再说了,相王与皇后乃是叔嫂关系,古语有云“叔嫂不通问”。他们俩一起处理朝廷政务,不合礼法啊!

    韦后较蠢,听了宗楚客的话后,非常高兴。

    她心暗想,我自己独揽朝政多好,非得多出一个李旦掣肘干啥?于是乎,改任命李旦为太师。

    韦后给李显戴绿帽子戴得天下众人皆知,在他死后,竟然以要遵守“叔嫂不通问”的古礼为理由,不让李旦辅政,说起来,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这个举动,让人们彻底认清了韦后的真面目。到时候,李隆基振臂一呼,韦后那刚刚建立起来的,外表光鲜无,实际非常虚弱的权力大厦,当即轰然倒塌。

    人们这才发现,韦后的根基,是有多么薄弱。

    当然了,宗楚客出了这个馊主意,也没讨得了好。在那场政变,他为乱军所杀。

    崔耕现在提出的,是釜底抽薪之计。

    他心暗想,馊主意的共同特点,是在人们发现这是个馊主意之前,会误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宗楚客献计,韦后肯定会听的。索性,直接把宗楚客杀了算了。事关家人的安危,什么儿女亲家之情,也只有先放在一旁了。

    不过,不怕神一样的对手,怕猪一样的队友。

    韦后摇头道:“二郎你越说越不靠谱了。宗楚客说这话的时候,你听见啦?这不明摆这是栽赃陷害吗?告诉你,你和宗楚客之间有什么矛盾,本宫不管。但是,即便想杀他,也得是以后,本宫现在还用得着他。”

    “我……”

    一片好心,被韦后当成了驴肝肺,崔耕被气的嘴唇都哆嗦。

    他深吸了一口气,道:“好,不杀李隆基,不杀宗楚客都行!但是,小婿的最后一个建议,您可一定莫忘了啊。”

    “什么建议?”

    “微臣修书一封,给伏远侯、左羽林将军郭恪。还请您任命他为羽林大将军,负责长安的治安。他对政治不敢兴趣,有他坐镇羽林军,可保长安无恙。”

    韦后这次拒绝得更是斩钉截铁,道:“不行!本宫不认识什么郭恪,我不信任他。关于羽林军的事儿,我已有安排。”

    “您可是要命韦捷、韦灌、卫尉卿韦璇、左千牛郎将韦袁、郎将高嵩等人,分领长安兵马?”

    “对啊,你怎么知道?”

    “废话,您那么点出息!”

    崔耕实在气不过,语气已经相当不客气了,道:“韦捷、韦灌等人,都是您的族人。高嵩是您的外甥。您想得倒是挺好,这些人对您忠心耿耿,绝不会背叛您。但现在问题来了,他们掌控得住左右羽林军吗?莫弄得适得其反啊。”

    韦后是崔耕的猪队友,这些人是韦后的猪队友。和他们起来,韦后简直能算得英明神武千古一帝了

    在历史记载,韦后让他们执掌左右羽林军,。

    按正常思路,你们拉拢主要将领,没事儿赌赌钱,逛逛青~楼什么的呗。反正又没指望他们打仗,是把羽林军稳固住而已。

    对于普通羽林军士,那更简单了,解衣推食,兵书已经写的很清楚了,照着做呗。

    退一万步说,你们实在是蠢,不知道该怎么办。那啥都不干成不成?

    羽林军们大部分有家有口的,谁没事儿吃白了撑的造反啊?!武则天为女皇那么多年,大家不是也忍了?

    可是,这几位是怎么干的呢?

    他们暗暗琢磨,我们啥本事没有,身居高位,这些羽林军士不服我们怎么办?

    嗯,有办法了。

    他们不服,打到他们服!

    接下来的日子里,羽林军营里可热闹了,木棍击打**的声音,哭爹喊娘之声不绝于耳。

    关键是,自己为什么要挨打啊?完全是被韦家人鸡蛋里挑骨头好不好?

    最后,有些军官确实是被打得受不了了,主动找到李隆基,强烈要求政变。

    这种效果,你花多少钱买不来。刻意安排,都安排不了啊!

    所以,崔耕坚决要求郭恪执掌羽林军。

    而且,历史被崔耕改变过后,羽林军里面很有一些崔耕的心腹。

    如说泉州的林闯林三郎,现在在左羽林军内任校尉,如当初崔耕在成均监的学生们,当初被武则天批发果毅尉,现在是羽林军的坚力量。

    再如,有不少共济会的成员在羽林军任职——李显是厚道人,登基之后,鸡犬升天。当初是崔耕带领共济会成员,把他从房州救出来的,他甚至让人录下了这些人的名字。登基之后自然要酬功。他给参与救驾的人,都封了大小不等的官职,其有些人进了羽林军。

    因此,只要不在羽林军倒行逆施,出乱子的可能性着实不大。

    但是,怕什么来什么。

    韦后又岂能领会崔耕的苦衷?

    她大怒道:“崔二郎,你对本宫,我这个丈母娘,可有半点尊重之意?怎么?你看重的人都是人才,偏偏本宫的族人,全是狗熊!简直是岂有此理?来人!”

    “在!”

    “把他押下去,无论什么情况下,都既不准他离开,也不准他和外面传递消息。”

    “喏!”

    这回不是那个白胖太监了,而是两个武士,架了崔耕走!

    噗!

    崔耕终于忍不住,一口老血喷出来,道:“三条建议,您全不采纳!完了,完了,全完了!天作孽尤可为人作孽不可活啊!”

    韦后厌恶地道:“押下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