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053章 扮猪吃老虎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53章 扮猪吃老虎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尹紫依本就不知如何是好,把崔耕当成了主心骨,点头允了。

    当即,棋盘摆下,吴知和朴彦昭各执黑白,厮杀起来。

    围棋发展到唐朝,已经与现代围棋相差不大了,也是十九道棋盘,用数目法决定胜负。

    不同的地方有两点:其一,这个时代是执白先行,而不是执黑先行。其二,实行座子制度和还棋头:开局每方先在对角放上两个棋子,由白方先走没有贴目。非但如此,在最终计算胜负的时候,每多一块棋要还对手一个子。

    双方猜枚,这次是由吴知执白而行。

    朴彦昭今年不到三十岁,不仅长得极为帅气,而且极具成熟男人的魅力。

    刚开始,他意定神闲,落子如飞,真是潇洒之极。吴知却紧皱双眉,似乎下得非常吃力。

    从棋面上看,也是朴彦昭颇占优势。

    花郎道众人的窃窃私语声不断传来。

    “看来,朴仓部是稳赢啊。”

    “啧啧啧,这双方的棋力,是相差的有点大。”

    “弥勒佛可能是赵温那个样子,但是赵温未必为弥勒。”

    尹紫依听了,心中担忧,低声问崔耕道:“崔光大师,赵温明显不敌朴彦昭,这可怎么办?你不是有神通吗?快助赵温一臂之力啊!”

    说实话,崔耕非但没有神通,连围棋都不大懂,完全帮不上什么忙。

    但是,这不妨碍他吹牛逼,找理由啊。

    说到底,这场源花之争,跟他有什么关系?他今日前来,不过是为了见见魏氏姐妹而已。尹家的实力太弱,想必就是尹安仁,也没指着有了他,就一定能让尹紫依成为源花吧?

    当即,崔耕微微一笑,道:“尹小娘子,你知不知道,这围棋之道,分为九品。一曰入神,二曰坐照,三曰具体,四曰通幽,五曰用智,六曰小巧,七曰斗力,八曰若愚,九曰守拙。”

    “这九品是意思?”

    “入神者,与道相合,神游局内,妙而不可知。坐照者,不劳神思而不意灼然在目若愚者,似笨难犯。守拙者不与斗巧。”

    这些话出自宋朝的棋经,说出来真是相当有逼格,把尹紫依忽悠地一愣一愣的,道:“那赵温和朴彦昭各自是几品呢?”

    “朴彦昭不过是六品小巧而已,不值一提。而赵温乃弥勒佛的化身,早已到了入神的境界,冥冥中与弥勒佛意念相通,神而明之,随心所欲。所以,完全不必担心。”

    “所以,赵温赢定了?”

    “呃”崔耕含糊道:“按说应该是赵温赢的,但也不尽然。若是弥勒菩萨另有深意,让他输了此局,也未可知。但不管怎么说,赵温手段高超,以咱们的本事,万难插手。”

    “真的假的,这场比赛的输赢,还跟弥勒菩萨有关?”尹紫依将信将疑。

    朴瑶仙却冷笑一声,道:“当然是假的。照他这么说,无论赵温是输是赢,都有道理,而且棋术都在我哥哥之上。这就是两头堵,跟那些骗无知村妇的骗子差不多。”

    吴知技不如人,崔耕没啥好办法,也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

    他只得故作高深道:“夏虫不可语冰,朴小娘子若是不能理解,贫僧也无可奈何。想那弥勒菩萨诶!”

    忽然间,棋盘上的变化,令他惊呼出声!

    却原来,朴彦昭一着不慎,被被吴知捉到一个破绽,损了一大片实地。

    这回所有人都顾不得说话了,都全神贯注地关注起棋局来。

    眼瞅着朴彦昭妙招迭出,慢慢把局势往回搬,花郎道众人不时发出阵阵叫好声。

    朴瑶仙更是兴奋地满脸通红,双拳紧握。

    然而,终究是当初那片实地损失过大,眼瞅着落子完毕,局势还是混沌难明,也只能数子了。

    “一五一十,十五,二十”

    朴彦昭一边数子儿,一边额头上冒出了阵阵细密的冷汗,声音都有些颤抖了,显然是紧张之极。

    数完子儿,还了棋头。

    朴彦昭一口老血好悬没喷出来,艰难道:“白一百八十目。黑一百八十目,白胜!”

    “啊?那不是只差一目?”

    “没办法,朴仓部刚开始一着不慎,损失的实地太多,后来怎么补也补不回来了。”

    “这朴仓部的运气也太差了吧?”

    “应该是说,赵温的运气太好才是。”

    整场棋局太具有戏剧性,全场顿时一片哗然。

    崔耕现在可抖起来了,待人们的声音渐低,他轻咳嗽一声,道:“我说各位贤达,你们有些话啊,我是真不爱听。什么叫赵温运气好啊?人家是真有那个能耐。明白告诉你们,赵温的棋品是一品入神,朴仓部不过是六品小巧。双方可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儿!是朴仓部和人家差的太远,一直到最后,都没看出来。”韩娱之万能小黑

    朴瑶仙不服气地道:“不对吧,若我哥哥和赵温的棋艺真差那么远,为何他仅仅胜了我哥哥一目?”

    “那当然是因为赵温身具佛性,慈悲为本方便为门,给朴仓令留点面子。”

    吴知马上附和道:“知我者崔兄也。此正是:烂柯真诀妙通神,一局曾经几度春。自出洞来无敌手,得饶人处且饶人。”

    好么,他还趁机赋诗一首!

    这二位一唱一和之间,好像真是这么回事儿似的。

    朴彦昭直气的浑身发抖,心说你要是真想给我留面子,现在说出来干啥?这分明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他大怒道:“好,姓赵的,这场朴某人认输,安全真和他的一百四十六名郎徒,就都是尹紫依的了。”

    吴知的大胖脸上肥肉乱颤,微笑着连连拱手,道“承让了,承让了哈!”

    “你别高兴的太早,这事儿没完!”朴彦昭恶狠狠地道:“舍庇雄,列队!”

    “是!”

    有一名花郎答应一声,带着他手下的花郎列队。

    朴彦昭指着这些花郎道:“看见没有,舍庇雄的朗徒有二百一十八人,我拿他跟你赌这安全真的一百四十六人。你敢不敢跟我再赌一场围棋?”

    “这个”

    吴知的小眼睛乱转,咽了口吐沫,道:“我倒是想跟你比,但是奈何,咱说了不算啊!”

    朴彦昭又看向崔耕道:“崔光大师,你方才说什么一品坐照,六品小巧。我要求和赵温再比一场,如此占便宜的事,你没道理拒绝吧?”

    “这个拒绝倒是不会拒绝,只是觉得有些胜之不武啊!要不然,咱们就算了?”

    “算了,也成。”朴彦昭耸了耸肩,道:“只要你承认,刚才是在胡说八道,得了便宜还卖乖,我也可以不比这一场。”

    “你想得美!”

    尹紫依本来就属于得志便猖狂类型的,要不然也不会屡屡举止失措,让崔耕对她非常反感了。

    如今自己这边赢了,朴彦昭还如此嚣张,她可受不了反正安全真那支队伍是赢来的,即便下一场输了又能如何?

    尹紫依道:“好,比一场就比一场,不过,你可要想清楚,你们朴家要是再输了,可就成为三家之中最弱的了。”

    朴彦昭冷笑道:“尹妹子,跟我使空城计这招,你还嫩点儿。某心意已决,咱们这就开始吧?”

    “没问题。”

    反正是尹家的事儿,崔耕尽管对下一场没什么信心,也懒得相劝。

    就这样,朴彦昭和吴知再次猜枚分了先后,依旧是吴知执白,斗将起来。

    这次的局势,一开始就混沌难明。朴彦昭固然是小心谨慎,妙招迭出。但是,吴知应对得当,丝毫不落下风。

    下着下着,朴彦昭忽然激灵灵打了个冷战,道:“你的棋力不弱啊,原来刚才那局你一直扮猪吃老虎?就是要诱我开始第二局?实在是太卑鄙无耻了!”

    吴知还是那副憨厚的笑容,道:“棋道乃兵道也,能之示之以不能,不能示之以能。朴仓部方才所言,赵某人不敢接受。”

    “好,好一个能之示之以不能!”朴彦昭恶狠狠地道:“我要告诉你的是,临阵当以堂堂之师。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些许小计谋,毫无作用!”

    就这样,双方一边拌嘴,一边各施手段求胜。战况激烈异常,最后竟然起了十数个劫争,双方连环打劫,令人看的延缓撩乱。

    连行数十步之后

    “哎呀!”

    忽然,朴彦昭惊呼一声,道:“下错了。”

    “诶,落子无悔哈!”吴知庞大的身躯往前一探,几乎将整个棋盘几乎全部护住,仰着脸道:“朴仓部,您这么大的人物,总不至于当众悔棋吧?”

    “我?”

    朴彦昭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

    最终,他长叹一声,将棋子丢掉,道:“行,我愿赌服输。,舍庇雄和他手下那有二百一十八郎徒,也归尹家了。”

    “哦,我们赢喽!我们赢喽!”

    尹紫依大喜,一蹦三尺高。如同一个孩子般拍手笑道。

    不怪她如此激动,今日源花会之前,谁想过如此结果?

    本来她这边只有二百四十三人,而现在,加上安全真这一百四十七人以及舍庇雄这二百一十九人,总人数达到了六百人。超过了金家的六百人,在三家之中名列第一名。

    崔耕也非常高兴。

    当然了,他不至于夸吴知刚才扮猪吃老虎,而是有意气朴彦昭道:“怎么样?朴仓主,你现在明白,贫僧刚才的分类是正确的吧?人家赵温是第一品入神,你不过是第六品小巧而已。”末世之不夜族

    “这”

    “行了,莫这个那个的了,告诉你,赵温的棋艺比你高的不知一点半点儿,人家跟神仙下过棋。”

    “什么?他还跟神仙下过?”朴彦昭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崔耕侃侃而谈,道:“可不是吗?话说这一日,吴知访一位棋道高人,在深山里迷了路,忽然间,看见两个老头在下棋”

    在崔耕的叙述里,整场棋局奥妙异常,有一个老头皱眉苦思,难以落子。

    吴知又累又渴,就向这两个老者讨水。

    可是,这两个老者对他毫不理会。

    最后吴知气坏了,说,两个臭气篓子,下什么棋啊。

    一个老头终于把眼睛从棋盘上挪开,道:“小伙子,不懂就不要乱讲。你要是真有本事解了这个棋局,我们会有天大的好处给你。”

    吴知道:“这有何难?”

    当即,他一字落下,将自己的一大片棋子儿堵死了。

    那老头刚要斥责,却忽然一愣,道:“有意思,真有意思”

    原来吴知将那块棋堵死之后,竟然别开天地,走出了一副新局面,将整盘妻盘活了。

    最后,那老者为了感谢吴知,不仅给他食水,还赠送了他一本没有封皮的棋谱,里面有各种绝妙的招式。

    第二天,吴知醒来,却发现自己睡在一块大石上。他这才明白,自己是如同观棋烂柯一般,遇到真神仙了。

    从那以后,吴知棋艺大进,竟然达到了一品入神的境界。

    崔耕是根据后世所谓的“珍珑棋局”编的这个故事,真正讲起来,真是精彩异常,玄妙纷呈。在场的这些花郎道中人哪听过这等玄妙的故事?直被他唬得一愣一愣的。

    甚至不少人想到,是不是这赵温真的如崔耕所言一般厉害,达到了什么“入神”的境界,一般人根本难以望其项背。而自己觉得他跟朴彦昭差不多,是因为水平没到那个地步,看不出来。

    朴彦昭此时则气的脑仁儿都疼。

    他心中暗想,不错,那赵温第一局,的确是在扮猪吃老虎,但是第二局他已经竭尽全力里啊!

    自己要不是一时迷糊,错走了一步,这第二局就赢定了。

    双方的棋力,基本在半斤八两之间。甚至说,依规矩,白棋先行,实际是白棋先天占着些许优势的。自己的水平,其实应该比赵温高上那么一点儿。

    可瞧那崔光说得,什么自己堵死自己一片棋子儿啊。什么仙人传谱啊,简直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

    这是相当于踩着自己的脸捧赵温啊!

    是可忍孰不可忍?

    想到这里,他沉声道:“既然那赵温兄如此厉害,可敢让我执白棋,咱们再赌一局?”

    “朴仓部还请慎言!”

    金怜姬赶紧把他拦住了。

    刚才朴家就丢了两支队伍了,这要是再比一次,朴彦昭再次大败亏输,这尹家就在三家中占了绝对优势了,自己还能轻易的战而胜之吗?

    换言之,刚才金怜姬的策略是联尹抗朴。现在,强弱之势逆转,她要联朴抗尹了。

    金怜姬劝道:“主不可以怒而兴师将不可以愠而致战。朴大哥,您好好想想,和赵温再对一局,胜算到底有多大?值得为了挽回面子,冒那么大的风险吗?要知道,现在朴氏只剩下两支花郎队伍,再也经不起折腾了。”

    “这”

    朴彦昭既觉得金怜姬此言有理,又深感咽不下这口气,深感为难、

    这时候,崔耕看出了便宜。

    他微微一笑,道:“朴仓部,您可是非常想与赵温再比一场?却不想赌上一支花郎队伍?没关系,贫僧还有一条折衷之计。”

    “什么折衷之计?”

    “唉,贫僧什么都好,就是斟不透色之一关。如果赵温赢了第三局,你只要让我跟朴瑶仙小娘子春风一度就成。”

    “大胆!”

    “放肆!”

    “竖子无礼!”

    朴家那些花郎道中人可忍不了了,怒斥声声,抽出了兵刃。

    崔耕赶紧后退一步,道:“干什么?干什么?要动武?真是粗鲁!不答应就不答应嘛。漫天要钱落地还钱的规矩,你们到底懂不懂?实在不行,咱们还买卖不成仁义在嘛。”

    “漫天要价落地还钱?”

    忽然,朴彦昭心中一动,道:“瑶仙你就莫想了,那纯属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过你看她身后的这队姐妹花怎么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