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050章 二郎为花郎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50章 二郎为花郎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做什么?”

    “加入花郎道。参加这场源花会的女子不限,但是男子,必须为花郎道人。”

    崔耕有些怪,道:“我一个和尚,也能加入花郎道?还有……玄青老道和圆光和尚,也加入花郎道了?”

    尹紫依道:“那有什么,花郎道本不禁出家人加入。花郎道的世俗五律〔事君以忠、事亲以孝、交友以信、临战无退、杀生有择〕,还是圆光大师亲自定的呢。”

    “好吧,但我为郎徒,该人谁为花郎?”

    尹紫依想了一下,为难道:“兵部令金宪英是花郎,慧觉和尚以及玄青老道做他的郎徒,也不算辱没了身份。但是,让你崔大师做我手下的花郎的郎徒,还真不怎么合适。”

    “那怎么办?”

    “不如……崔光你自任花郎如何?”

    “花郎还能自封?”

    “那是自然。要不然,为何现在新罗有这么多的花郎?其实,只要你敢亮出牌子,招揽郎徒,那是花郎了…如果你不怕死的话。”

    崔耕猜测,这大概跟后世的武馆差不多。理论,任何人都可以开武馆招收弟子。但是,你要是本事不够,遇到踢馆的,肯定经营不下去。

    现如今这新罗的十二花郎,应该是斗了多次,才形成了这么个局面。

    他点头道:“好吧,那我为花郎。但是……我手下的郎徒可怎么办?

    尹紫依对此也没什么好办法,苦恼道;“先有的花郎,才有的花郎道。相传,在古之时,有一个叫“花郎”的士兵,凭借武功,立下了殊勋,天下传诵。所以,任何人都可以为花郎。但是,这花郎道却存在不过两百年。我新罗实行骨品制,规定只有五头品以的人,才能加入花郎道为郎徒。现在能加入的都加入了,我哪给你找新的郎徒去啊?”

    崔耕道:“让你手下的两个花郎,匀一些郎徒给我不行吗?”

    “当然不行。花郎道五戒第一条,是侍君以忠,这里的君既是指国君,又是指花郎以及源花。若是随随便便换花郎,那何谈一个忠字?花郎道不如直接解散算了。”

    重生灿如朝阳

    崔耕双手一摊,道:“那怎么办?总不能让我当一个没有任何郎徒的花郎吧?”

    “崔先生不必担心。”

    正在这时,帘栊一挑,金乔觉走进了屋内。崔耕这个和尚是假的,又不愿意收金乔觉为徒弟,所以,没人的时候,他还是称崔耕为崔先生。在有陌生人的时候,他称崔耕为“崔大师”。

    尹紫依见了金乔觉,顿时笑得春花还灿烂,甜甜地道:“觉哥哥神通广大,肯定能帮崔光找到郎徒!”

    金乔觉摇头道:“现在想做郎徒的,都有了自己的花郎,我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不过……这不是还有我吗?”

    “你?”

    “不错,正是。”

    说着话,金乔觉跪倒在地,给崔耕磕了三个响头,道:“弟子金乔觉,愿意遵守“世俗五戒”,加入花郎道,还望崔花郎收留。”

    花郎和郎徒之间的关系,大概跟师父和弟子差不多。敢情是这金乔觉耍小聪明,来了个曲线救国。

    崔耕赶紧以手相搀,苦笑道:“王子殿下快快请起。我得算头一个以新罗王子为郎徒的花郎吧?真是幸何如之啊。”

    尹紫依吐槽道:“是不是唯一一个收新罗王子为郎徒的花郎我不知道,但肯定是唯一一个,只有一个郎徒的花郎。”

    金乔觉也觉得,崔耕仅有这么一个郎徒,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他想了一下,道:“其实崔先生要收其他的郎徒,也不是全无办法。”

    “什么法子?”

    “我新罗虽然实行严格的骨品制度,但自从吞并百济以来,有了“抬骨”之说。地方豪强最高可以为“五头品”,担任官职。为了与我新罗原来的头品区别,这些人的骨品被称为外品,只可在地方任职,而且不可与我新罗贵族通婚。”

    崔耕瞬间秒懂了。

    新罗吞并了百济,为了长治久安,得把百济的实力派吸收进体制之内。

    但是,新罗的骨品观念根深蒂固,难以撼动,所以,采用了这么一条不伦不类的折衷之计。一品恶妇

    崔耕道:“所以,王子殿下的意思是,用“抬品”这个漏洞,临时抬几个人入“外五头品”,为我的郎徒。”

    金乔觉缓缓摇头,道:“几个人可办不到。骨品制乃我新罗的立国之基,即便以我的权力,也没法为您徇私舞弊。最终这事儿还是要求到大等的头,以他的威望,也只能给两个人抬骨。”

    既然仅仅有两个名额,那当然是给臧希烈和吴知了。

    这点担当尹安仁还是有的,得到崔耕的请求之后,马下公,将臧希烈和吴知提升为“外五品头。”

    这样,臧希烈、吴知再加金乔觉,崔耕有三个郎徒了。三人为众,也不算太过寒碜。

    事情办完,已经是红日西坠,玉兔东升。

    尹紫依带着三支花郎队伍,往王宫方向而来。因为这次源花会的地点,正是在王宫的月池宫内。

    与崔耕想象不同,到了月池宫内,刚开始没有什么剑拔弩张的试,整支队伍迅速分散开来。

    此地有一个半月形的小湖,因而得名“月池宫”。

    天明月高挂,湖皓月相映。湖畔杨柳依依,花红草绿,甚是喜人。

    又在四周挂起了素雅的灯笼,不仅把现场照得甚为明亮,还给这场源花会凭添了几分诗情画意。

    来往侍女穿梭,端着一个个托盘,里面有各种美酒美食,供客人们随意取用。

    崔耕见了,直觉得很有几分后世冷餐会的感觉。

    他低语道:“这源花会,搞的还真不错啊。只是……气氛如此和谐,该怎么撕破脸斗?”

    尹紫依解释道:“花郎道讲究天人合一,世间所有技能都有涉猎。若要试,当然是什么都可以。但是,你要自己的强项,人家不和你也是没辙。所以,大家表面在饮宴,实际却是在找机会互相试探,达成共识,进行赌斗呢。”

    “原来如此。诶!”崔耕忽然往前面一指,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是朴瑶仙吧?看来人家……已经准备主动进攻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