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046章 祈雨争国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46章 祈雨争国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新罗王城的城墙弯曲,形似新月,又名月城。此城周长四里左右,以新罗的国力来说,也算相当不小了。

    如同大唐的皇城一样,也是前半部分为各种衙门所在,后半部分为宫城。

    崔耕等人从正南门而入,在宫城朝元殿拜见新罗国主金兴光。

    “贫僧崔光,拜见国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崔大师免礼平身,赐座。”

    “谢国主。”

    在小太监的引领下,崔耕坐在早已安排好的位置上,位次甚前。

    他偷眼往前方望去,但见面南背北而坐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此人眉目间和金乔觉颇有几分相似,看来他就是如今的新罗国主金兴光了。

    朝臣队伍的最前列,左边是尹安仁,右边那个人不认识,其人大概四十来岁,国字脸,浓眉大眼,面色严肃,不怒自威。

    再往下看,又是两个与金乔觉眉目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是他的两个哥哥金重庆和金承庆。

    在这两位王子之后的两个人,是一僧一道。

    僧是新罗国师慧觉和尚,道人大概七十来岁,细目长眉,须发皆白,挽着道髻,身着八卦氅,手执拂尘,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崔耕暗暗奇怪,新罗是佛儒并重,道家则没什么影响。怎么一个道人,竟能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朝堂上?

    正在这时,金兴光开口了,道:“崔大师远渡而来,一路辛苦。本应让崔大师多休息几日,再劳烦大师。只是新罗百姓如今正在水火之中,实在是耽搁不得,也只有请大师立刻出马了。”

    崔耕微微一愣,道:“国主的意思是?”

    “也许是孤王的德行不够,自从我登基以来,国内连年遭灾。如今,我新罗金城附近,已经大半年没下过雨了。所以,还请崔大师做法求雨。”

    尹安仁道:“国主原来是拜托了两位大师祈雨,一个是国师慧觉,一个是道长玄青。现在加上您,就是三位大师了。”

    “玄青道长?可就是贫僧前面这位道友?”

    “正是。”

    金兴光面色严肃地补充道:“原来我新罗为了乞求上苍原谅,修了一座寺庙。可是寺成之际,玄青道长来到,说我新罗连年遭灾,是因为扬佛抑道所致。所以,本王下旨,慧觉禅师若能把雨求下来,这寺庙就依旧是佛家禅林。但是,若玄青道长把这雨求下来,这寺庙就改为道观。现在,本王要再加一点码。”真武神帝

    “什么?”

    “三位大师谁能把雨求下来,谁就是新的新罗国师!”

    “啊?”

    他此言一出,当场人人皆惊!

    马上,尹安仁就劝谏道:“国主不可啊!我新罗立佛教为国教已有二百年。焉能因为几年的灾厄,就轻易改弦更张?”

    “几年的灾厄?”金兴光冷笑,道:“朕登基足有七年了,七年内,我新罗哪年不遭灾?若佛祖真的有灵,为何不帮朕消灾解难?”

    “那可能是”

    “孤王不是要可能,而是要确实的改变!现在我新罗内遭天灾,外有边患,马上就有亡国之忧,已经没有时间猜测了。”

    “可是”

    金兴光面色一肃,道:“朕意已决,勿复多言!”

    “等等”崔耕疑问道:“让我们三方祈雨也不是不行,只是若果真下了倾盆大雨,该算我们三个谁的功劳?”

    金兴光道:“那却不难。朕已经在城东盖起了一座祈雨台,你们三人都可以到上面求雨。若有争执,就抽签决定先后,轮流到上面做法两个时辰。谁做法的时候雨下来了,就是谁的功劳。”

    “既如此,微臣领命。”

    事实上,崔耕对于如何如何判定胜负,真不大关心。他只是随口一问,表明自己在关心而已。

    道理很简单,这雨下不下,只跟自然界的水气运动有关,跟神佛毫无关系。

    要想人工降雨,即便在后世,也得各种天时地利人和再加上各种大动干戈。现如今的自己又有什么办法?

    所以,这场争执大概只跟各人的运气有关,跟其他完全无关,用不着多么费心。

    稍后,金兴光和众朝臣又讨论了会儿其他事宜,就宣布散朝。

    崔光以佛门大德的身份,暂时被安置在金亭馆驿内。

    崔耕一路行来,还真够辛苦的,洗了个澡,早早吃罢了晚饭,就准备休息。重生之溺宠无双毒女

    可正在这时,传来了一阵“笃笃笃”的敲门声。

    “谁?”

    “是我。”

    崔耕打开门一看,正是尹安仁。

    此时的他青衣小帽,穿着与金亭馆驿内的伙计一般无二。

    这可奇了,尹安仁就是真有什么事相商,派个人心腹之人前来不就行了,哪用得着亲自出马?

    崔耕惊讶道:“上大等,您怎么来了?”

    尹安仁随手把门关上,道:“有些事情不便外传,还是老夫亲自出马为好。”

    “那您老请坐。”

    双方分宾主落座,崔耕直入正题,道:“上大等今日前来,到底所为何事呢?”

    尹安仁面色一肃,道:“老夫是想提醒崔大师,你已经踏入了一个天大的漩涡之中,稍一不慎,就死无葬身之地!”

    “嗯?”

    崔耕久居高位可不是吓大的,微微一笑道:“上大等说笑了,若贫僧果真如此危险,您今日还能口口声声声称,赞同令孙女和贫僧的婚事吗?”

    尹安仁上下打量了崔耕几眼,道:“临危不乱,见微知著,心思敏捷,不错啊。不愧是能给大唐宰相崔耕戴绿帽子的人,更不愧是深得金乔觉王子看中的人。”

    崔耕将桌上的茶汤抿了一口,道:“上大等今日前来,不会是专门夸奖贫僧吧?”

    “当然不仅仅如此,其实老夫刚才也不算完全危言耸听。”尹安仁道:“若老夫说,你的身上已经打上了三王子的烙印,你信不信?”

    “贫僧相信。”

    “若老夫说,因为你名望甚高,三王子殿下的名望也水涨船高,两位王子已经对你动了杀心,你信不信?”

    “贫僧相信。”

    “若老夫说,连当今国主也对你动了杀心,你信不信?”

    “贫僧啥?”崔耕的脸上终于变色,道:“三位王子手心手背都是肉,国主要杀我?这完全没有理由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