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045章 得道真多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45章 得道真多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不怪百姓如此激动,实在是死亡太过可怕,而又避无可避。无论富贵贫贱,都免不了这么一遭。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有了各大宗教。

    道家讲究外服金丹,内修自身,最终长生久视,成仙了道。

    佛家讲究虔诚向佛以求解脱,或者多修功德以求来世。

    然而,仙人的传说很多,谁真见过神仙?那么多和尚,谁见过哪个和尚成佛做祖了?说是求来生,投没投胎转没转世,可有什么证据?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现在,崔光大师在这么多人面前,庄严肃穆,送一个将死之人进入极乐世界,却是大家亲眼目睹。

    换言之,他在众目睽睽之下,确凿无疑地解决了生死间的大恐怖,这如何不让人激动?

    一时间,在场绝大多数百姓,乃至达官贵人,都成了崔光大师的信徒。

    崔耕也没想到会出现如此大的效果,其实他只想安稳地过了这一关罢了。

    只是那老者竟然临终前产生了幻觉,竟让他今日的举动,成了一个不折不扣地传奇。

    这当然是好事儿,当即,崔耕频频颔首,招手向百姓们致意。

    但是,同行是冤家,新罗国师、法流寺方丈慧觉却看不过眼了。崔光如此受欢迎,自己的国师之位,岂不是岌岌可危?

    待人们的声音渐低,他轻咳一声,道:“敢问崔光大师,你这临终告解,是出自哪部经书?出自哪门哪派?贫僧才疏学浅,怎么全然不知呢?”

    崔耕淡然一笑,道:“此举并非出自哪门那派,也并非出自哪部经书。而是贫僧经佛祖开示,学得了佛门最新的临终超度之法。”

    “笑话!佛祖若果有什么临终超度之法,为何当初不授予僧众?”

    “当然是佛祖成佛已久,又有了新的领悟,这才重新传下法门。”

    “就算领悟了新的法门,也不该单单传于你吧?”

    崔耕腼腆地一下,道:“也许是在天下万千僧众中,贫僧最具慧根,所以佛祖最为青睐。”

    崔耕脑海中满是后世的脑洞,对于这种诘难,那还当真是毫不在乎,信手拈来。

    慧觉却越辩论越觉得不对劲,这崔光虽能自圆其说,但许多说法,与各种经书完全对应不上。

    他心中暗暗琢磨,该不会这崔光真是个骗子吧?

    于是乎,他开始通过经文开始辩难。

    这果然对了路子,崔耕佛学修养有限,左支右绌,不断拿佛祖开示做最后的挡箭牌。

    慧觉直感自己大占上风,准备乘胜追击,道:“哈哈!崔大师的说法太过无稽,我佛门金刚经有云”制服冷情总裁

    “我呸!”

    可正在这时,旁边有个身着红袍的官员,忽然的啐了一声。

    他高声道:“我说慧觉和尚,你瞎逼逼个啥啊?你真有本事,就引领人进西方极乐世界。没那本事,就特么的给老子闭嘴!”

    “对,我看你慧觉和尚,是狗掀帘子,全仗着嘴了。”

    “竟敢与崔大师为难,难到你就不怕死后堕入阿鼻地狱吗?”

    新罗的选官制度是“骨品制”,也就是看血统定官阶。要说众位高官的个人素质有多高,那就纯属扯淡。

    他们也听不懂这佛经辩论谁高谁低,只知道崔光大师是有神通,能引领大家进入西方极乐使节的人。

    现在有了向“崔大师”表忠心的机会,焉能错过?

    这些贵族官员尚且如此,围观的百姓们就更为不堪了,纷纷怒斥起慧觉和尚起来。

    “对,打死他!打死这个对崔大师不敬之人!”

    “这慧觉毫无法力,要不然我新罗能连年遭灾?”

    “可惜了我们这么多年的供养了!”

    “谁知道他是不是魔王波旬的魔子魔孙,混进了法流寺?”

    在呐喊声中,街边的小石子儿、烂菜叶子潮水一般,如雨点儿一般,向着慧觉袭来,把他弄得狼狈不堪,直如叫花子相仿。

    要不是怕误伤着崔光大师,规模还得扩大几倍。

    “我”

    慧觉自从少年入法流寺来,一直顺风顺水,何尝受过这等侮辱?直气得面色铁青,浑身颤抖。

    忽然,他指向崔耕,咬着牙道:“好,今日算你崔光厉害,贫僧认栽。不过,你不是想进法流寺修行吗?告诉你,只要贫僧在一日,你就休想踏进法流寺一步!”

    言毕,气呼呼地一拍马头,扬长而去。

    “诶!慧觉大师!”

    事到如今,崔耕也有点后悔。

    他来新罗的根本目的,是偷佛祖指骨。这回把慧觉和尚得罪狠了,连法流寺都进不去,算怎么回事儿?

    上大等尹安仁却以为他是不想得罪慧觉过甚,笑眯眯地劝道:“崔大师就随他去吧,依老夫看,这新罗国师也该换人了。”

    “换人?”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尹安仁的意思,是新罗连年遭灾,国师慧觉早就引起了新罗贵族的不满。天才宝宝:盗种妈咪禽兽爹

    既然崔大师法力无边,完全可能取而代之。

    但在崔耕看来,没错,慧觉是法流寺的主持,他不让我进入法流寺修行,表面上看,我就全无办法。

    其实大大的不然。

    我不但可以谋夺他的国师之位,还完全可以谋取他的法流寺方丈之位嘛。

    当上了法流寺方丈之后,那佛祖指骨不就唾手可得么?

    想到这里,他正色道:“这国师之位么还请上大等多多费心了。”

    “好说,好说,以后咱们可以多亲多近。”

    说着话,整支队伍继续前行。

    “对了!”

    走着走着,尹安仁好像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道:“听闻崔大师是个火居和尚,还带了一个妾侍?”

    “呃,说来惭愧,贫僧修行不够,还是斟不破这”

    “啊,不,崔大师误会了,老夫不是要兴师问罪。佛祖释迦牟尼有妻有子,最终创立佛教,妻子俱皆成佛。您有几个红颜知己,同修大道,也不算什么出格之事。”

    “那上大等的意思是?”

    尹安仁没有正面回答,忽地转移话题,道:“老夫还听说。崔大师与老夫的孙女尹紫依有些误会?”

    “啊?”

    崔耕当听说尹紫依姓尹的时候,就考虑过她和新罗尹氏家族之间的关系。但是,万没想到,她竟然是尹安仁的亲孙女!

    那不就是尹容娘的亲妹妹了吗?

    我跟她势同水火,会不会引来尹容娘?要知道,我们双方可是之前照过面的!

    做贼心虚之下,崔耕忍不住惊呼出声。

    尹安仁却再一次误会崔耕的意思了,笑眯眯地道:“怎么?崔大师很意外?老夫对出家人可没什么成见,紫依若能和崔大师结为连理,也是一件好事哩。”

    “不是,上大等误会了,尹娘子心里想着的可是三王子金乔觉,而不是贫僧。”

    “这老夫当然知道。不过,崔大师一直破坏紫依和三王子之间的婚事,其心思岂不是昭然若揭?没关系,老夫懂的。”

    崔耕简直哭笑不得,道:“您懂什么啊?事情根本不是您想的那样!”

    “崔大师不必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放心,老夫对此事可是诶到了。”

    说着话,尹安仁却伸手一指,却原来众人已经到了新罗王城之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