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034章 疯女大谤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34章 疯女大谤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金乔觉道:“此事说来话长。这西原城有个大寺,名曰奉德寺。寺内财富众多,僧兵过千,连西原城主都不敢招惹。我虽然身份尊贵,但奉德寺的和尚势力也不弱,真不给面子也就不给了。”

    崔耕会意道:“所以,奉德寺内的和尚,觉得我是来抢他们生意的,就对我心怀敌意,不来参加这场法会。”

    “然也!”

    “那我可真的奇怪了。奉德寺僧兵过千又怎么样?他们这么不给官府面子,真的没关系?”

    “那是因为您不知道这奉德寺的来历。”

    然后,金乔觉将奉德寺的来历简要的叙述了一遍。

    两百年前,新罗人大多信奉自己的原始宗教,崇拜山川日月乃至祖先之灵。

    佛教传入新罗,法兴王皈依佛门,意欲将佛教立为国教,并兴建兴轮寺。

    朝野大臣普遍反对,国王和众大臣僵持不下。

    正在这时,内史舍人异次顿站了出来,声称为免除国王独断专行之咎,自请殉教。

    这一下子就把那帮反对的大臣们震住了,我会为了自己的信仰献身,你们愿意吗?换言之,我愿意用生命证明自己的信仰是正确的,你们敢和我做同样的事吗?

    临刑之前,异次顿高声叫喊道:“;余将因佛法而就刑矣。佛其有神心,余之死也,必有异于常者。;

    果然,他被斩首时,喷出血为白色,并且天地昏暗,降起了花雨,在场者尽皆大惊。

    从那以后,贵族们逐渐开始信奉佛法,兴轮寺的建设得以继续进行,异次顿也被新罗的佛教徒视为护法神。

    为了纪念他,人们在在金刚山创建了一座柏栗寺。

    另外,异次顿有一个亲传弟子,自称继承了他的衣钵,在西原城建了一座奉德寺。

    既然跟异次顿扯上了关系,官府也只能对奉德寺的种种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原来如此。”

    崔耕没跟奉德寺斗气的打算,只是当个趣闻听听罢了。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

    就在金乔觉讲完奉德寺的典故后没多久,忽然,人群外围有个尖利地女声响起,声调非常高昂。赤卿

    她说得是新罗话,崔耕也不大明白什么意思。不过,以崔耕仅有的一点新罗词汇来推断,此女是在骂人,而且是无比恶毒的咒骂。

    啊?

    百姓们也听到了这骂声,顿时齐齐往旁边一闪,让出了个大圈,唯恐和这女人扯上半点关系。

    金乔觉则面色铁青,吩咐道:“来人!把这疯婆子杀了!快点!”

    “嗯?王子殿下慢来。”崔耕赶紧阻拦道:“你既心向佛门,怎可妄自杀生?”

    金乔觉着急道:“弟子这可不是妄自杀生,而是为了佛祖的尊严,不得不杀此女。若是如此轻慢我佛,都轻轻放过,我佛可就威严扫地了啊。”

    “怎么?这女子是在轻慢我佛?你没搞错吧?”

    “何止是轻慢啊,弟子都没法子细说。”金乔觉一指旁边的军士,道:你来说说,那女子说了我佛什么?”

    那军士愁眉苦脸地道:“总而言之,那女子是怎么恶毒怎么咒骂。其实,莫说是骂佛祖了,就是骂一般人,这些话也太过肮脏恶毒。莫说让小的复述了,就是听听,小的都感觉脏了耳朵。”

    “骂的这么狠?她不要命了么?”

    在场这么多人,都是佛们信徒。真的一拥齐上,把那妇人打死了,恐怕官府都不会过问。

    找死也不是这么个找法吧?

    崔耕直觉上就感到这里边有事儿,道:“王子殿下还请稍稍安勿躁,咱们把那女子找来,问清楚她因何辱骂佛祖。若能说动她改过向善,痛陈己过,岂不是更显佛法无边?须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啊。”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金乔觉心中一动,道:“请恕弟子愚钝,哪本佛经里有这句话?”

    “呃”

    崔耕这才想起来,“放下屠刀,离地成佛”,乃是宋朝时流行的一句俗语,佛门经典中可没这句话,只有类似的“放弃作恶,可得正果”。

    不过,没关系,这句话堪称佛门最佳的“广告语”,对佛教的兴盛起可非常大的作用有能力持有“屠刀”之人,绝不会是升斗小民。这些有力量的人物,能不因为这话,而对佛教心存好感吗?这和基督教的忏悔脱罪有异曲同工之妙。

    鬼妻

    崔耕淡淡道:“仔细想来,也没有哪本佛经中有记载。只是某心有所感,随口而出。”

    金乔觉对佛门的营销颇有天赋,要不然也不能将地藏菩萨强提为四大菩萨之一了。

    他稍微一考量,就明白了这句话的重要意义,眼前一亮,道:“放下屠刀,离地成佛,这八个字道尽了佛门真意。此言一出,不知胜过开多少场法会哩。看来崔先生深具佛性,乃大德转世是无疑了,就是某个菩萨转世都不是不可能!”

    崔耕无奈道:“还是先莫说我的事儿了,那女子怎么办?”

    “当然是谨遵崔先生之命。”

    金乔觉一声令下,就有新罗军士上前,将那女子带来。

    擦!

    这莫不是个疯子吧?

    崔耕一看,就紧皱眉头。

    那女子大概三十来岁,头发蓬乱如鸡窝,脸也不知多少日子没洗了,盖着一层厚厚的污泥。

    一对眼睛又红有肿,现出仇恨的目光,如同一只择人而噬的野兽。

    往身上看去,衣服扯成一条一条的了,仅能遮羞而已。光脚没穿鞋,一双脚满是冻疮,恶心至极。

    随着阵阵微风吹过,一股股酸臭味儿袭来,崔耕忍不住掩住了鼻孔。

    但来都开了,总不能问都不问吧?

    崔耕强忍着恶心,对刚才那个新罗军士道:“我来问,你给我和这女子之间做翻译。无论那女子说什么,都不得歪曲隐瞒。”

    “是!”

    然后,崔耕道:“兀那妇人,你方才因何辱骂佛祖,还不快快道来。说得有道理,某可以既往不咎。若是信口雌黄,嘿嘿,须知佛祖慈悲,也有金刚怒目!”

    “哈哈哈!”

    带听了那新罗军士的翻译过后,那女子陡然发出了一声尖笑,然后,讲出了一段话来。

    崔耕听着那军士的翻译,面色越来越凝重。

    最后,他猛地一拍几案,道:“这位娘子,没啥说的,你方才骂的没错,是我佛门对不住你!贫僧先代佛门向你赔不是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