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033章 登台讲佛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33章 登台讲佛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明月高挂,凉风习习,一对璧人漫步于海滩之。

    男的大概三十来岁,身材挺拔,五官俊朗,虽着一身生公子装,却丝毫不显弱之气。任谁见了,都得赞一声,好一个俊美郎君。

    女的更不得了,一袭白衣纤尘不染,面容姣好眉目如画,最关键的是她的气质,超凡脱俗,圣洁优雅,直如九天仙女降落凡尘。

    正是隐名换姓的崔耕和大唐三大海商之一的俏寡~妇俞铃。

    说实话,勾搭俞铃绝非崔耕的本意。但他为了圆谎,必须完成金慕华交代下来的任务。

    在桃花岛的这段日子,崔耕对俞铃小意逢迎,双方的感情升温很快。事到如今,他还真有些欺骗感情的罪恶感。

    所以,今日崔耕对于俞铃的种种暗示,一直躲躲闪闪,不肯正面答复。

    但对于俞铃来讲,“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这可不是一句套话,而是确凿无疑的事实。

    佳人终于忍不住了,直言道:“明日海商大会要结束,不知崔先生有何打算?若你不嫌弃的话,妾身这边扫榻相迎。”

    “这个……”

    崔耕咽了口吐沫,艰难道:“多谢俞娘子的美意,只是某已经答应了新罗王子金乔觉,明日和他一起坐船回新罗。今日一别,也不知今生还能不能相会。在此,我祝俞娘子一世平安喜乐了。”

    “这样啊……”

    俞铃没有继续往下说,默默地往前走。

    良久,她才道:“是因为那个女人?”

    “什么女人?”

    “是你身边那个俏丫鬟,欧阳晴儿。金慕华都跟我说了,她是大唐宰相崔耕最宠爱的丫鬟。你之前是因为勾搭了她,才不得不远走新罗。现在,你又因为她,要离我而去?”

    说到最后,俞铃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欧阳晴儿是贺娄傲晴的化名。

    崔耕瞬间秒俞铃的意思了,原来崔光势单力孤,只能远走新罗。

    但是,勾搭俞玲儿之后,自己完全可以把安全问题交给她安排,没必要按照原计划行动。所以,也只能解释成,自己是为了欧阳晴儿放弃了俞铃。

    “我……”

    崔耕当然可以说些甜言蜜语,先糊弄过去再说。但他转念又一想,何必呢?

    自己帮金慕华争取了不少份额,已经对得起他了。现在继续欺骗俞玲的感情,不仅没有必要,而且也太过缺德了。

    当然了,直接说我对你没啥兴趣,或者承认自己确实是因为欧阳晴儿抛弃了俞铃,都太伤人了,还是委婉一点好。

    该怎样和平分手呢?

    崔耕想了一下,轻叹一声,道:“千错万错,都是崔某人的错。在此,某向俞娘子赔个不是。不过,某之所以去新罗,也不完全是为了欧阳晴儿……”

    “因为什么?”

    崔耕双手合十,宝相庄严,道:“为了佛法。某想去新罗法流寺修行,明了自己的本来面目。”

    “佛……佛法?”

    俞铃当然知道,金乔觉一直追着崔耕要求拜师。但是,她只以为是金乔觉神经不大正常,万没想到,这崔光自己也以为自己是什么高僧大德转世。

    崔耕点头道:“不错,是佛法。某爱俞娘子,更爱佛法,也只能舍俞小娘子而选佛法了。”

    俞铃再也无法维持仙子的形象,冷笑道:“喜欢女人的佛门弟子,崔先生不觉得可笑吗?”

    “也没什么可笑的。”崔耕正色道:“临别之前,某愿以一首诗表明心迹:美人不是母胎生, 应是桃花树长成,已恨桃花容易落, 落花汝尚多情……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

    这首诗相传乃六世达~赖仓央嘉措所作,将佛法和美人之间的纠结,描写的淋漓尽致。

    尤其是最后一句:世间安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不知使多少痴男怨女如痴如醉。

    俞铃本来有艺少女的一面,要不然,也不会被崔耕的一首《清平调》挑动了心弦。重生之悠悠然

    现在,听了这首诗,俞铃还真有些信了,迟疑道:“你进法流寺修行,欧阳晴儿怎么办?”

    崔耕道:“她暂时要和我一同去。不管怎么说,她是被我从楚国公府里带出来的,现在无依无靠,我得对她负责。我准备在新罗,帮她置一处产业,待她后半辈子衣食无忧后再放手。”

    “这事儿她知道?”

    “现在还未提起,我想到了新罗之后再告诉她。”

    ……

    崔耕对答如流,俞铃儿的面色越来越和缓。

    崔耕偷眼观瞧,暗暗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五百个赞。这“和尚遁”,既让俞铃放弃对“崔光”的感情,又不会让她感觉太没面子,堪称完美!

    然而,待没什么问题之后,俞铃嫣然一笑,道:“这么说……我不是败给了欧阳晴儿,而是败给了佛祖?”

    “呃……也可以这么说。”

    “那奴家可真是败得可真是不甘心呢,想那泥胎木偶,哪有美人可爱?”

    一股不祥地预感,涌了崔耕的心头,道:“你想怎么样?”

    “不怎么样,只是想和那泥胎木偶再争竞一番罢了。”俞铃笑吟吟地道:“崔先生要学佛,那也由你。只是奴家在新罗有不少产业,等我把这边安顿好了,往新罗一行,顺路看看崔先生。到时候,崔先生你可莫避而不见哦。”

    “这个……不合适吧?”

    “怎么不合适?莫非你能见欧阳晴儿,不能见我吗?”

    “不是不能见,只是……只是……”

    崔耕只是想不伤面子的,找个理由和俞铃断绝关系罢了,没想到俞铃不甘心,要追到新罗去。

    他总不能说怕坏了自己的清修吧,那岂不是让俞铃对二人之间的关系更报以希望了?

    最终,崔耕嗫喏了半天,也没想到拒绝俞铃的正当理由,只得道:“那在下扫榻以待了。”

    俞铃抿嘴一乐,得意道:“这还差不多。”

    ……

    ……

    腿长在俞铃身,崔耕也没啥好办法。只希望在她来新罗之前,自己已经把新罗的事情了结了。

    三日后,崔耕、藏希烈等人,坐了金乔觉的船,往新罗的方向而来。

    值得一提的是,金小蕊和尹紫依也在同行之列。

    尽管金乔觉出家之意甚绝,二女还是没有放弃希望。尤其是金小蕊,自从次对金乔觉人工呼吸之后,她颇有领先一步的感觉,在尹紫依面前颇有得色。

    尹紫依一方面表现得对此满不在乎,一方面恨崔耕恨得压根都痒痒,言语之间对崔耕颇为不敬。要不是顾忌金乔觉的面子,肯定在船给崔耕一个大大的难看。

    崔耕自己则没把这件事儿放在心,他现在已经把全部精力,放了如何装高僧大德转世。

    要想在法流寺内,顺利把释迦牟尼的指骨偷出来,光金乔觉相信他是大德高僧转世不行,必须得法流寺内的和尚们都相信他是大德高僧转世。

    于是乎,崔耕非但把头发和胡子全剃了,换了一袭宝相庄严的袈裟,还在这些日子里苦读佛经。

    金乔觉见他对佛法如此痴迷,越发坚信自己原来的看法。

    还有一个意外之喜。

    金乔觉慧根深种,求得是“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度尽众生,方证菩提。”。换言之,他是想弘扬佛法,以佛法解世人之苦。那怎样让众生倾慕佛法呢?最方便的法门当然是显示神通了。

    金乔觉没有什么神通,但是崔光有啊。

    随手一幅画,看似涂鸦。但是,仔细看过,再闭眼睛或者看往他处,会看到佛祖的形象。这不是神通是什么?

    还有,在桃花岛,自己已经魂归天外,崔光能把自己救活。此乃起死回生之能,不是神通又是什么?我叫织斑一夏

    于是乎,一岸,他命人四处宣扬崔光大师的神通。

    这番宣传,再加外来的和尚好念经的心理,一时间,崔光大师的名号,在新罗响了起来。

    这还没完,金乔觉趁热打铁,要求崔耕举行法会,展示可令人见佛的法门儿。

    算崔耕解释,这是根据“色彩补偿”的原理画成的都没用。

    金乔觉的逻辑非常通畅,何谓神通?能人所不能是神通。您说这不是神通,普天之下可有第二个人会这个法门?这是恩师你身怀神通而不自知啊。

    再说了,即便这神通确实是假的又怎么样?这只是个引子罢了,要的是众生对佛法感兴趣,进而通过佛法进行超脱。

    崔耕转念一想,自己威望高了,无论对自己偷释迦牟尼指骨,还是救出魏氏姐妹,都有帮助,也允了。

    这一日,崔耕等人来到西原城。

    新罗的首都为庆州,另外,新罗还有五个较大的城市,号称五京,分别为:西原〔今韩国清州〕,原〔今韩国忠州〕,南原〔今韩国南原〕,北原〔今韩国原州〕,金海〔今韩国金海〕。

    所以,西原在新罗,也算非常拿的出手的城市了。崔耕等人当然要在这开一场大~法会,宣扬佛法无边之意。

    当日,崔耕等人接受了西原城武官员的宴请。第二天,崔耕登了西原城早已准备好的高台,面对数万百姓开始**。

    其时,红日东升,朝霞满天,道道金光照射在崔二郎的身,真叫个宝相庄严。

    他吐气开声,先是用汉语讲了一段地藏菩萨经。

    当时汉语的地位和后世的英语差不多,既高端大气档次,又有不少新罗人能听得懂。

    听不懂也没关系,那不显得更有逼格了吗?没用梵来念,已经够对得起你了。

    当然了,这个过程不能持续太久。

    大约一刻钟后,崔耕叫了一声“请佛祖!”

    顿时,几个军士走台来,将崔耕早已准备好的,一丈多高的画卷悬挂起来。

    崔耕亲手将三炷香点燃,供奉在这画像前,道:“现在请大家跟崔某人一起,诚心默祷,以见如来。”

    唰!

    全场顿时鸦雀无声。

    大家都明白,莫看这幅画跟小儿涂鸦一般,只是几簇完全看不出形状的大团墨迹,间偏还有四个墨点并排而下。但是,仔细看一会儿那四个墨点,能见到佛祖真身、

    果然有那么神?人们一边心默默祈祷,一边仔细观瞧。

    功夫不大,有人大叫道:“有佛祖!是真的有佛祖啊!”

    “我佛慈悲,普渡众人,还请您救救我娘啊!”

    “八万四千法门皆可见佛,和尚诚不我欺!”

    ……

    西原城的百姓们顿时陷入了疯狂。

    无它,太神了。

    这不是什么巫婆神汉用的幻术,而是新罗王子从大唐请来的得道高人,以大~法力促使真佛显圣,闭眼睛都可清晰得见!

    这如何作假?

    毫无疑问,这是真真正正的神通,这是彻头彻尾的神迹!

    一时间,有人高声赞美佛法无边,有人歇斯底里地嚎哭,痛陈自己的罪过。有人大声乞求,说出自己的愿望;甚至有人在心里作用下,宣称困扰自己多年的老寒腿好了……

    金乔觉来到崔耕的身边,低声道:“今日恩师**,效果非常之好。不知今日过后,西原要多多少个真佛子哩。”

    “有效果好。”崔耕忽地有些怪道:“怎么今日来听法的都是普通百姓,没有一个和尚?莫非这西原城佛法不昌?”

    金乔觉苦涩的一笑,道:“并非西原城佛法不昌,而是太昌了。”

    崔耕微微一愣,道:“什么意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