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024章 乔觉献至宝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24章 乔觉献至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是”

    锦盒打开,一粒鸽子蛋大小的珍珠显露出来,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着柔和的光芒。

    有道是七分为珠,八分为宝。而这颗珍珠的直径,却是远超过了一寸!

    霎时间,不止是俞铃,在场几乎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不在于这个明珠价值几何,关键在于,普天之下,也许就这么一颗。你有钱没处买去,你有势没处抢去。就是见上一见,也得各种机缘巧合。

    良久,金乔觉才轻咳一声,道:“在下愿将此宝献与俞娘子,还请俞娘子笑纳。”

    俞铃缓缓摇头,推脱道:“万万不可,这颗珍珠太贵重了,妾身不能收。”

    “哪里,俞娘子富可敌国,再贵重的物品,对你来说,又算得了什么?至于在下,我大小也是新罗王子,对我来说,些许奇珍异宝,同样不算什么。不过是一件礼物而已,还请俞娘子收下吧。”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有道是宝剑赠英雄,红粉赠佳人。在下以为,这个珍珠,唯有送给俞娘子,才不算辱没它哩。”

    女人对各种奇珍异宝特别没抵抗力,更何况这等绝世之宝?俞铃本来就拒绝得不甚坚决,听金乔觉这么说,顿时就改口道:“既如此,妾身就却之不恭了。”

    她一使眼色,就有一个婢女上前,将那个装着宝珠的锦盒接过。

    然后,俞铃又道:“王子殿下,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您送给小女子如此礼物,奴家也有一物送您。”

    她对着一个婢女耳语了几句,那婢女就转身往俞家大船走去。功夫不大,婢女回转,手中捧着一把宝剑。

    剑鞘之上镶金嵌玉,剑柄上还镶着一颗硕大的宝石,一看就不是凡物。

    呛凉

    俞铃将宝剑抽出,在阳光照耀下,寒光烁烁,耀人的二目。

    她介绍道:“此剑乃是妾身偶然间花费万金购得,剑名太阿。经名家品鉴,确是真品,还请王子殿下收下。”

    金乔觉道:“太阿剑?可是欧冶子和干将所铸的太阿剑?”

    “不错,正是。”

    一个婢女手捧此剑,来到了金乔觉的面前。

    金乔觉仔细翻看,再也无法维持刚才的风度翩翩,激动地险些说不出话来,喃喃道:“太贵重了,真真是太贵重了。”

    不怪他如此激动,实在是这太阿剑着实不凡。

    虽然此剑乃欧冶子和干将两位大剑师联手所铸,但两位大师却认为:此剑为诸侯威道之剑,剑气早已存于天地之间,,只是无形无迹,只待天时、地利、人和三道归一,才假自己二人之手而成。位面旅者

    后来,晋国为了得到太阿剑,曾经派大军围困楚国的都城三年之久。

    秦始皇灭六国,得六国宝物,数得着的就是“昆山之玉,随和之宝,明月之珠,太阿之剑”。

    成语“太阿倒持”指的就是此剑。

    只是后来,项羽火焚阿房宫,此宝就不知所踪了。

    想不到最后,竟落到了俞铃的手里。

    公允地说,此宝的价值,仅在传国之宝和氏璧之下,远在刚才金乔觉所送的那颗宝珠之上。

    不过,话说回来,俞铃作为一个女人,肯定是喜欢珠宝,而不怎么喜欢名剑。

    从这个意义上讲,这二宝又能扯平了。

    俞铃微微一笑,道:“王子殿下方才还说,宝剑赠英雄。您自己就是大大英雄一名,还不赶紧将这太阿剑收起来?”

    “如此,就多谢俞娘子了。”

    金乔觉实在喜欢此宝,也不舍得推辞,就此躬身一礼,将太阿剑佩戴起来。

    方才金乔觉念诗的时候,人们一阵起哄,那为了恶心名不见经传的崔光。

    但是现在,金乔觉和俞铃互换重宝,他们反而安静下来。

    无它,大家不明白这代表了什么。

    如果俞铃只收了金乔觉所送的宝珠,而没回送同等价值的宝物,不说她就此与金乔觉定亲吧,起码表明,她不讨厌金乔觉,愿意给他追求自己的机会。

    但是,现在双方互换礼物,就非常耐人寻味了。

    这算是互换定情信物?还是俞娘子不愿意占金乔觉的便宜,和他等价交换?

    不仅他们猜不透,金乔觉也猜不透。

    他强把得了太阿剑的激动心情压下去后,说道:“俞娘子,接下来,请看看在下送您的第三样礼物。”

    “哦?第三样礼物是什么?”

    “还请俞娘子稍待。”

    金乔觉比了个手势,身旁的一个美少年就将手放在嘴里,打了个响亮的呼哨!

    随后,远方有一个呼哨响应。

    紧接着,一队美少年簇拥着一辆八匹马拉的大车,向着这边走来。马车上拉着一个大笼子,笼子内有一黑白相间的猛兽正在呼呼大睡。

    待那大车走近,高五娘眼前大亮,道:“这是什么野兽,怎么如此那个可爱?”俗妻

    金乔觉道“高娘子您再仔细看看,此兽似熊而头小脚卑,黑白驳文,毛浅有光泽,能舔食铜铁及竹骨蛇虺,与古书中什么相似?”

    高娘子撇了撇嘴,恨恨地道:“奴家不多,这我哪知道?”

    俞铃却是心中一动,道:“莫非是古人所谓的貔貅?”

    “然也,此物名曰貔貅,在辽东又叫白熊。性情温和,甚是可爱,乃是瑞兽。在下愿将此瑞兽献给俞娘子,以做第三件礼物。”

    “这怎么好意思呢?”

    “此兽乃是在下于山林中所得,不值什么,俞娘子且勿推辞。”

    说着话,金乔觉已经随手拿钥匙开了铁笼,脚尖猛地一踢那貔貅的屁股,道:“出来吧。”

    嗖!

    泥人还有三分土性,更何况那貔貅只是野兽而已。

    它被金乔觉狠狠一踢,搅了好梦,顿时发出了一声惨嚎。然后,人形而立,张牙舞爪地向着金乔觉扑来。

    这只貔貅足比金乔觉高了一头以上,体形更是大了两圈儿,恐怕得有四五百斤重。

    它如此张牙舞爪地袭来,当真是凶威赫赫,不可一世。

    “王子殿下小心!”

    俞铃忍发出了一声惊呼,紧闭双眼,不忍看见金乔觉的脑袋,被这貔貅啃成烂西瓜的惨状。

    然而,预料中的惨嚎并未出现,稍顷,她就听到金乔觉的声音响起,道:“多谢俞娘子关心,在下安然无恙。”

    啊?

    俞铃睁开眼睛,却见金乔觉死死攥住了那貔貅的两只前掌,任那貔貅如何用力,都动弹不得。

    俞铃叹道:“王子殿下您您连大名鼎鼎地貔貅都能降伏,真英雄也。”

    敢情金乔觉是打的这个主意啊!

    事到如今,几乎所有人都明白了金乔觉献貔貅的真实目的明着是献瑞兽,实际上,却是要展示自己的天生神力。

    身份高贵,风度翩翩,文武双全,貌似潘安,你俞寡妇要是选男人的话,不选这样的,那不是瞎了眼了吗?

    唰!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崔耕。

    道理很简单,方才大家对崔光羡慕嫉妒恨,是因为他最可能成为俞寡妇的入幕之宾。如今,最可能成为俞寡妇的入幕之宾之人换成金乔觉了,大家自然转而支持崔光和金乔觉放对。

    人们倒要看看,在这关键时刻,这崔光能否力挽狂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