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022章 一货卖两家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22章 一货卖两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铮铮铮

    稍后,一阵清雅的琴声响起。紧接着环佩叮当,脚步声声,在一群靓丽丫鬟的簇拥下,有两名女子,从船舱内走出,向着人群方向走来。

    左边那个女子,身形娇小,满头珠翠,肤如凝脂,面赛桃花,波涛汹涌。似乎举手投足间,都能引起男人最为原始的欲~望。饶是崔耕见惯了绝色,都暗暗大咽了一口吐沫。

    然而,人人得死,货货等扔

    她和右边那女子起来,着实不算什么了。

    那是一个身形修长、身着白衣的女子,梳着燕尾形的发髻,未戴任何头饰。

    一双眼睛透明清澈,五官不但精致还有东方人少有的立体感,别具风姿。

    这也罢了,关键是其气质,像是从九天之降落凡间的女神,不染凡俗。

    崔耕见状,但觉心一紧,喃喃道:“想不到世间还有此等女子,往昔我还真是井底之蛙了。”

    金慕华道:“你是说左边那个,还是右边那个?”

    “当然是右边那个。”

    “那是俞寡~妇。崔先生,你见了真人,可还有信心?”

    “啊?俞寡~妇?”

    崔耕万没想到,自己口口声声叫了多少次的“俞寡~妇”,竟然是这等容貌。

    他叹了口气:“那詹伟虽然娶了她之后,三天死了……也还真不算冤呢。此女圣洁如莲,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我也只能尽力为之了。”

    “崔先生也不必如此灰心丧气,我也不要你获取美人的芳心,只要她对咱们有些好感,万事大吉了。”

    “那恐怕也不大容易。”

    恍惚间,崔耕又有了年少时,追寻公孙幼娘的感觉,心怦怦直跳,手心里也见汗了。

    他又问道:“左边那个又是谁?”

    “她叫高五娘,是俞寡~妇的闺好友。你久居长安,这个人总不会没听说过吧?”

    对于高五娘,崔耕当然听说过。

    此女也是个寡~妇,前后两任夫君都暴病而亡。然而,她却没传出“克夫”的名声。相反地,不少人说,此女的容貌太过出色,引得仙人下降,与其结为夫妻。如今仙人不是死了,而是被天庭发现,捉回去了。都市至尊兵王

    不信地话,你看高五娘那大把的银子哪来的?那都是她用仙人所教的仙术炼出来的。

    所谓“仙法炼银”云云,当然大不可信。但是,高五娘包揽了不少银矿,有独特的炼银之法倒是真的,她算是大唐数得着的富豪了。

    崔耕点了点头,道:“原来是高五娘,在下只闻其名,却未曾见过其人。如果能得她之助,在下的把握,能有那么个两三分了。”

    “你跟高五娘有一腿?”

    “那怎么可能?我是说……这俞铃看样子不好接近,最好先打通高五娘的路子。”他终究是再也说不出“虞寡~妇”三个字,索性直接提了俞铃的名字。

    “怎么打通?”金慕华皱眉道:“人家不缺钱,又阅男甚多,不是那么容易动心的。你若用力追求,露了行迹,俞寡~妇那不是更没希望了吗?”

    ……

    他们俩嘀嘀咕咕,当然瞒不过甲板,居高临下的高五娘和俞铃,虞铃倒没什么,高五娘却向着这个方向冷哼了一声。

    此时,那些迎接之人,都满脸狂热,高喊着“俞娘子”。听了这声冷哼,都往崔耕的方向看来。

    又是他们!

    下毛野智田看出了便宜。

    事实,刚才他之所以对崔耕等人不依不饶的,不是和崔耕等人有什么深仇大恨,而是想借机表现自己的勇武,好给美人留个好印象。

    如今高五娘不悦,岂不是立功的机会到了?

    既能报刚才的一箭之仇,又能讨好高五娘,真是两全其美!

    待俞铃和高五娘走下了甲板,下毛野智田忽然轻咳一声道:“在下下毛野智田,参见俞小娘子。您初到桃花岛,可得小心一点哩。”

    佳人轻启朱唇,道:“哦?此言怎讲呢?”

    “刚才发生了这么一件事儿……”

    他赶紧将自己与崔耕等人的冲突,简略介绍了一遍。最后道:“在下的生死荣辱并不重要,但俞娘子的安危却不容轻忽!您可得小心林李两家合谋,对您不利啊!”

    崔耕皱眉道:“一派胡言!刚才分明是我这兄弟夸赞俞娘子,却被你恶意曲解,两位大人物仗义执言。”若曾

    “哦?是吗?那方才大家都迎接俞娘子之时,你和那胖子窃窃私语,为的又是什么?说你们对俞娘子多么恭敬,谁信啊?分明是不把俞娘子不放在眼里!”

    高五娘本来对崔耕等人的印象不好,顿时冷哼一声,道:“崔光,你解释解释?须知俞妹妹的眼,却是不揉沙子哩。”

    “哎呀!冤枉啊!”

    崔耕眼珠一转,道:“方才在下的确是跟金先生窃窃私语,但是,绝无对俞娘子半点不敬之意。”

    “你们究竟说了什么?”

    “是在下从未见过如同两位娘子一般的绝色佳人,一时间福至心灵,心有所感,做了两首诗,想要献给两位娘子。又恐诗唐突两位娘子,才请金先生把把关哩。”

    “哦?做诗?”高五娘顿时感兴趣起来,道:“到底是做的什么诗?念来听听。”

    崔耕朗声道:“第一首诗,是献给高娘子的: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好,好诗!”

    高五娘家资豪富,也是养着不少清客的,自然明白这诗作的好坏。

    她轻抿朱唇,微微一福,道:“崔先生大才,刚才妾身真是多有失礼之处了。既然你如此欣赏奴家,不如改日,咱们坐下来,切磋切磋诗歌,聊聊人生什么的。”

    哼,聊什么人生?

    恐怕会聊到床去吧?

    人们都知道,高五娘自从第二任丈夫去世之后,在男女之事,较随便了。但是,眼前之人,单凭一首诗能成为她的入幕之宾,真让人嫉妒如狂啊!

    下毛野智田更是妒火烧,指责道:“你方才不是说两首诗吗?那写给俞娘子的诗,又是什么?”

    他打算得挺好,七步成诗,那是曹子建的能耐。算这名不见经传的崔光,走狗屎运,妙手偶得了一首好诗。难不成,他还能连踩两回狗屎?

    然而,崔耕的声音马再次响起,道:“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丽色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扑哧

    金慕华听了,再也忍俊不禁,笑出声来。

    /bk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