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014章 黄瓤多黑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14章 黄瓤多黑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

    谁

    王晓风循声望去,但见人群中,有一身形高大的汉子,正毫不示弱地看着自己。

    他大怒道:林五郎,你拆我的台

    多新鲜啊,我不拆你的台才算奇怪莫非天下的好事儿,都让你占了才是正理那汉子毫无在乎地道:凭着一首长恨歌,既能上金四爷的船,又能讨金小娘子的欢心,你的如意算盘打得听挺响呢。但你想到的事儿,别人就想不到真是笑话

    稍微顿了顿,那林五郎竟然大声吟诵起来:汉皇重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李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

    他这一吟诵,可不得了,四周竟然不断有和声响起: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

    好么,竟然有近二十人都会这首诗。

    崔耕见此状况,简直哭笑不得。

    新罗人喜欢自己的诗歌,那很正常。

    也不仅仅是自己,事实上,扶桑人和新罗人,喜欢所有高质量的大唐诗歌。

    比如已经死了的张,他的文章和诗一出来,扶桑新罗人就持重金购买倒不一定是给张,只要是知道这些诗歌详细内容的人就行。

    不买不行啊,让别的同行提前得到了,效果可就大打折扣了。这些人买了之后,就赶紧拿回国去发卖。

    对,就是发卖,每篇文章一两黄金,童叟无欺。

    新罗人和扶桑人对大唐文章的喜爱程度,简直颇有后世追更网络小说的风采。

    崔耕的名声更在张之上,崔耕做的文章,都是抄袭的后人的经典名篇儿,新罗人和扶桑人的重视程度肯定犹有过之。

    想必这位金四爷也做着类似的买卖。

    其实这种买卖也未必能赚多少钱,但乃是风雅事,能借机结交不少本国权贵,暗含的利益就非常大了。

    现在的金四爷不用出钱,直接放出风儿去,就有的是人替他打探崔耕的最新诗作,不仅不用花钱,时效性还挺强,真是够鸡贼的。

    就这样,崔耕一边暗暗鄙夷这金四爷的为人,一遍百无聊赖地看着人们背诵长恨歌。

    然而,长恨歌虽好,这些人的嗓子却不咋样,齐声吟诵起来,简直如鬼哭狼嚎一般,听不出什么美感,崔耕眉头大皱。

    偏生他们还毫无自知之明,背诵完长恨歌之后,又背起青玉案来。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哗啦

    这帮人刚刚念罢,就见几个小丫鬟怒气冲冲地冲过来,猛地将一盆水用力朝众人身上泼去。

    众人躲闪及,顿时大半人的身上**的,就是崔耕都受了池鱼之殃。

    崔耕眉头紧皱,不悦道:你们干什么

    干什么奉我家小娘子的命令,给你们点儿教训。一个领头的丫鬟,道:瞅瞅,挺好的诗和俗曲儿,都被你们唱成什么样了真是扫兴。我家小娘子说啦,这次挑选散客的规矩,原本是念诗词,现在改啦。

    改了改成什么样了

    改成对对子,我家小娘子出个上联,你们出下联。谁对上来了,谁就能登船。若是都对不上啊,这次我们金家的船,就不拉散客啦。

    但不知金小娘子的上联是什么

    你们且听好了,上联是劈破石榴,红门外许多酸子。

    这

    门外的散商们不由得一阵阵脸红,很显然,这对联有双关之意,表面上说得是石榴,实际上是在讽刺自己等人是红门外的酸子呢。

    以他们的学问,别说双关了,正常对对联也对不出来啊。

    王晓风想不出来,可是急眼了,怒斥崔耕道:都怪你要不是你让我念诗,怎能惹金小娘子生气这下可惨,咱们都登不上船了。

    怪我崔耕好悬没气乐了,道:你怎么就不怪自己笨呢这么简单的对联都对不出来。

    你行,你对啊

    对就对。

    崔耕举步向前,道:砍开西瓜,黄瓤里很多黑子。

    不通,不通一个丫鬟质疑道:西瓜都是红瓤的,怎么会有黄瓤你为了对上联里的红,用了黄字,太过牵强。

    另一个丫鬟附和,道:对,还有,我家小娘子的上联是有寓意的,你这有什么寓意不能登船

    崔耕冷然一笑,道:怎么没有岭南道漳州怀恩县,就产黄瓤的西瓜,是你们少见多怪罢了。

    崔耕说得没错,怀恩县后来改名诏安县,黄瓤西瓜大大的有名。当然了,那是说得后世,现在那地方有没有种西瓜,西瓜是不是黄瓤的,他可是一点都不知道。事实上,在这个时代,西瓜只在很少地方种植。

    但是,到了现在,那丫鬟总不能去岭南道考察一番

    那丫鬟见崔耕都说出详细地点来了,有些将信将疑,道:就算真有黄瓤西瓜,没有寓意也不行。

    寓意么黄瓤出黑子,是称赞你家金家主多子多孙哩,哈哈

    崔耕这么说,就是说个吉祥话。

    但是,那丫鬟听了勃然变,猛地一跺脚,道:好,好一个多子多孙,你这次要是能登船,我跟你姓

    嗯崔耕也意识到不对了,道:怎么在下是说错话了么

    王晓风此时心里是别提多痛快了,高兴道:金四爷膝下仅有金小蕊小娘子这么一个女儿,你说多子多孙,那是骂谁呢人家能不生气吗

    我崔耕当时就有些傻眼。

    那丫鬟恨恨地道:我家金四爷没有多子多孙,所以,你这寓意不成立,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没有

    臧希烈哭丧着脸,道:这位大哥,您有学问,也得打听清楚了再说啊。这么一解释,还不如不解释呢。事到如今,咱们可怎么登船啊

    莫着急,我想想办法。崔耕额头上冷汗直冒,最终牙一咬心一横,道:几位小娘子莫着急,在下还有个下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