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010章 长安有变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10章 长安有变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崔耕起身,顺着宋根海的手指方向望去,但见一位俏佳人站在门外。

    粉面桃腮,姿容秀丽;一袭戎装,英姿飒爽,不是贺娄傲晴,又是何人?

    当初崔无诐被刺死在玄武门,崔耕被怀疑是此案的幕后主使,被李显下旨,关在了御史台。

    后来真相大白,崔耕开始称病不出了。

    他这一方面是对朝廷表示不满,一方面也是为了贺娄傲晴。

    本来么,贺娄傲晴和崔无诐的婚没结成,新郎官崔无诐还死了,相当于狠狠打了皇后的脸。

    韦后让贺娄傲晴和崔无诐成亲,是想给崔耕一个难看,现在让她同意贺娄傲晴改嫁崔耕,那更不可能了。

    崔耕这是以退为进,以自己不再计较被冤枉之事为代价,换取皇后让步,同意贺娄傲晴改嫁自己。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发生了新罗入侵大唐之事,李显让郑愔请崔耕出山。

    郑愔耍小聪明,想要用“民~意”逼崔耕出山。崔耕利用吴知的消息,反戈一击,逼着郑愔辞官不做了。

    但与此同时,崔耕逼韦后妥协的计划,也算完全破产。

    按说,现在贺娄傲晴应该还在皇宫内被软禁呢,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崔耕道:“傲晴,你……你怎么来了?”

    “怎么?不欢迎啊?”贺娄傲晴翻了个白眼儿,道:“你在魏州得了一对双胞胎,这是有了新人忘旧人么?”

    “这都哪跟哪啊?”

    崔耕对贺娄傲晴吃这种飞醋,简直哭笑不得。当然了,他更明白,这种事儿没法解释,越描越黑。

    他快步前,一把把贺娄傲晴的袖子拉住了,道:“来,来,来,让我好好地看看你。多日不见,你可是清减多了。我……我一直在想你呢!”

    “二郎!”

    贺娄傲晴听了爱郎的情话,心一软,顾不得矜持,一下子扑在崔耕的怀,道:“奴……奴也想你呢!日也想,夜也想,吃饭的时候想,睡觉的时候还想。我一闭眼睛……”大娱乐家

    眼瞅着这对公母你侬我侬,柔情蜜意,封常清、宋根海和吴知非常知情识趣儿地起身,悄没声地走了出去。

    宋根海轻笑一声,道:“这回好了,贺娄小娘子一来,崔相是心里想救魏氏姐妹,也不敢说出来啊,一天的云彩满散。”

    封常清却没他那么乐观,道:“那可不见得。我怎么觉得……贺娄小娘子来得那么蹊跷呢?诶,你知不知道,陛下为什么会放贺娄小娘子来魏州?”

    “那我哪知道啊,她人一来,我往崔相这领了。”宋根海满不在乎地道:“我说封老哥,你别把事儿考虑那么复杂成不成?别管贺娄小娘子怎么来得,女人吃醋乃是天性。有她在,崔相绝不可能为了救魏氏姐妹,前往新罗。”

    “希望如此吧。”

    ……

    然而,宋根海这话,还是说得太满了。

    一刻钟后,有个青衣小厮走了过来,道:“崔相请诸位过去,有要事相商。”

    到了后宅花厅内,崔耕第一句话是:“本官心意已决,要前往新罗,救出魏氏姐妹。”

    贺娄傲晴在一旁微微点头,貌似是非常赞同。

    封常清着急道:“大人您可得想清楚,现在的金城是龙潭虎穴穴,一个弄不好,您得交代在那。”

    “关于这点儿,本官当然清楚,不过,我有不得不去的理由。”

    “到底是什么理由?您之前所说的那三条,可是有些强词夺理。”

    崔耕看向贺娄傲晴,道:“晴儿,你说说吧。”

    “是。”贺娄傲晴道:“诸位可是怪,我为何会被陛下和皇后放出皇宫?其实,是陛下想和崔相做一个交易……”

    然后,她将这事儿的内情娓娓道来。

    在前不久,长安城内,有一个叫是释光明的番僧登台演法,展示神通,获得了大批信众。

    李显的病情现在越来越严重,他病急乱投医,听说了释光明的事儿后,把这个番僧请进了宫内,要他看病。丑颜弃妃:花痴女四小姐

    释光明说,陛下您这病已经是病入膏肓了,药石无效,只有佛法才能让您痊愈。

    李显大喜,说,那大师您赶紧做法吧。

    释光明说,不好意思,做不了,贫僧缺少合适的法器啊。

    李显迫不及待地问道:“但不知大师需要什么法器?朕广有四海,一定能为大师搜罗来。

    直到这时候,那所谓的大师才图穷匕现,道:“在新罗国有个新罗寺,里面供奉着佛祖的半根指骨,灵验异常。如果陛下能把这根手指拿来,微臣应该能做法,为您解除病痛。”

    李显听完了,当时有些傻眼。

    那新罗寺他听说过啊,乃是新罗的国寺。里面的释迦牟尼指骨,,更是被新罗人视为国宝。

    慢说大唐和新罗现在已经闹翻了,是和平时期,自己都没办法强迫新罗人,把释迦牟尼的指骨给献出来啊。

    这可怎么办?

    最后,他还真想出了一个好办法:命崔耕务必在半年内,攻克新罗寺,把佛祖指骨抢来大唐。

    当然了,这事儿非常不容易办,皇帝陛下考虑,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于是乎,把贺娄傲晴洗白白送来了。

    封常清听到这里,忍不住痛骂道:“新罗寺在金城外,抢新罗寺跟攻破金城有什么区别?半年?那怎么可能?若是仓促出兵,难免全军覆灭之局。崔相,这是乱命,咱们万万不能听从啊。”

    宋根海也道:“反正贺娄小娘子已经来了,您回陛下一个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呗。”

    崔耕苦笑道:“你们想得美!陛下又不傻,怎么会不防着这一手?”

    “啊?那您是坚决不出兵,陛下能怎么着?总不至于罢了您的官吧?您做不到的事儿,别人更做不到啊!”

    崔耕冷哼一声,道:“若是攻打新罗,当然是非用本官不可。但是,莫忘了,陛下的根本目的,不是把新罗怎么样,而是佛祖的指骨。

    宋根海等人闻听此言,激灵灵地打了个冷战,道;“您是说……不会吧……陛下果真如此……丧心病狂?”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