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005章 安东有法宝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05章 安东有法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然而,崔耕的脸上,并无任何惊慌之。

    待大家的声音渐低,他微微一笑,道:“敢问舅姥爷,您那一百封户,一年能给您缴纳多少赋税?”

    “怎么怎么也有一年五千贯吧。”

    其实没那么多,封户都是上等户,“丁”在五口以上。每丁的赋税大概是一年三贯钱,这样。,每个封户一年应该缴纳的赋税,大概是十五贯钱左右。

    勋贵们对封户压榨甚重,大都是加倍征收,所以每户大概能收三百贯,一百户就是三千贯钱。

    崔从礼一下子就夸张了将近一倍。

    崔耕也不戳破,道:“好,就算您五千贯钱。老爷子别着急,待会儿,小婿把这笔钱补给您。不仅如此,我还给给您双倍,一万贯钱。”

    崔从礼之所以与崔耕为难,主要是因为儿子之死迁怒崔耕,而不仅仅是为了钱。

    他冷哼一声道:“哼,一万贯钱就把老夫打发了?那其他人呢?莫非你也自己出钱补偿?”

    崔耕道:“当然不能直接出钱补偿。不过小婿会用其他好处来换。”

    “你是说安东都护府的无主之地?那些地方根本就没法住人。再者,大家好不容易把荒地开垦出来吧,还有防范契丹人、人来抢,一个不好,就是颗粒无归。这些土地完全是赔钱啊,要来何用?”

    崔耕淡然一笑,道:“哪里,可能大家误会了。安东都护府的土地,小婿并不是想白给。”

    “嗯?那信上明明写着”

    “那信上写得,是开办安东都护垦殖公司,可不是白给大家土地。”崔耕解释道:“这么说吧,小婿的意思是,谁愿意放弃今年魏州封户的赋税,小婿就准许他们,购买安东都护垦殖公司的股份。”

    “谁放弃赋税准许购买股份?”

    这话有点儿长,崔从礼念叨了几句,才明白过来,讶然道:“啥?大家放弃的是真金白银,得到的却仅仅是购买股份的资格?”

    “正是如此?!”

    “崔二郎,你也太异想天开了吧?谁稀罕你那什么破垦殖公司的股份?”

    “舅姥爷别着急,您不稀罕这些股份,有人稀罕。”

    然后,崔耕扭头对众人道:“安东都护府内,现在有大量的无主之地。按说,那些土地都归官府所有。现在本官宣布,官府以这些土地为股本,加入安东都护垦殖公司。另外,再放出十万股出售,每股五十贯钱,在魏州有封户,并且愿意放弃今年赋税的人,才有权购买这些股份。”

    “啥?一共十万股,一股五十贯钱,你怎么不去抢?”

    “就是,傻子才去买那些无用的股份呢。”

    “每股五十贯钱,太贵了,太贵了!”

    人们再次议论起来。

    崔耕双手下压,待人们的声音渐低,忽然面一肃,厉声道:“谁?是谁不愿意买份子?站出来!”

    “”人们赶紧闭口不言。

    崔耕指向一个身着绿袍的官员,道:“刚才你不断地上窜下跳,是不是不想要份子了?”

    那官员在大庭广众之下,总不能当场缩了,脖子一梗,道:“对,某就是要赋税,不要份子,你崔二郎能把我怎么样?莫非要打击报复不成?”

    “你是何人?”

    “武连县公李君羡之后,李用良!”

    李君羡,就是那个因为“女主武王有天下”的谶言,而被李二陛下斩了的倒霉蛋儿。

    后来,武则天代唐而立,为了证明自己的帝位乃是天赐,就给李君羡平反了。李君羡的后人,也因此得到了魏州一百封户。

    在这帮有封户的高官贵戚中,李用良的权势是最低的那一类的。

    崔耕冷笑道:“好,李用良,有胆!你那一百封户的赋税尽管去收,本官绝不阻拦。但事先声明,这安东都护垦殖公司的份子,你可就没有了。”

    李用良脖子一梗,道:“我不稀罕!”

    崔耕也不理他,道:“还有其他人愿意退出的没有?放心,本官绝不强求。”

    “”没人敢出声。

    崔耕是谁?人送绰号“点金圣手”,什么时候做过亏本的买卖?别人在安东都护府的土地上赚不着钱,他可未必!

    别看刚才大家鼓噪的厉害,那不过是漫天要价的一种手段罢了。若真让大家放弃这个机会,还真舍不得,。

    李用良当即有点傻眼,道:“你你们不是都不看好这些份子吗?怎么怎么”

    崔耕接话道:“怎么都不肯出头?告诉你,因为说是一回事儿,做是另外一回事儿。实际上,大家对本官这个安东垦殖公司,都颇感兴趣哩。”

    台下有人道:“崔相您就别卖关子了。这安东都护府的土地,到底怎么赚钱?”

    “安东都护府那些无主之地,可是好地方啊!”崔耕循循善诱,道:“因为人迹罕至,那里有“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进饭锅”里”之谚?大家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吗?就是随便扔出一根棍子,就能打倒一个狍子,随便用水瓢一舀,就能舀出一条大鱼来。做饭的时候,因为野鸡太多,慌不择路,自己就跑进饭锅里了至于安东都护府的土地,更是非常肥沃,那黑土地,简直抓一把土,都能攥出油来”

    崔耕口舌便给,这么一吹,还真把台下之人深深地吸引住了,脑海中泛起安东都护府物产极其丰富的景象。

    当然了,这离着大家决定投资,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呢。

    待崔耕讲完了,李用良马上就质疑道:“拉倒吧!安东都护府要是真有那么好,为何没有百姓安居在那里?这年头,谁比谁傻多少?”

    “你这话倒是有些见地。”崔耕微微一笑,道:“那些无主之地之所以没人居住,主要是因为有个非常明显的缺点:非常寒冷,不利人居。但是,本官既然开这个安东都护垦殖公司,自然有对付寒冷的法子。”

    “到底是什么法子?”

    崔耕伸出了两根手指,道:“对于寒冷,无非两条解决之道,一为穿,二为住。赶巧了,在这两点上,本官都有法子。”

    说着话,崔耕轻拍了两下手,道:“带上来!”

    “喏!”

    封常清应了一声,扛着一个大包袱,走上台来。将包袱打开,却是几件粗麻布做成的棉袄,还有一些棉花。

    这年头已经有棉布了,不过棉花纺线太耗人工,产量极低,其价格比丝绸还高。

    有些人是认得棉花的,道:“崔相弄这些棉花干什么?难道要用棉布来御寒?先不说成不成,那也太贵了吧?”

    “非也,非也。”崔耕摇头道:“本官用来御寒的,并非棉布,而是棉袄。所谓棉袄,就是一种里外皆用麻布,中间填充棉花的衣物。来,谁试试本官这棉袄好使不好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