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001章 不仅为赚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01章 不仅为赚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当然。”

    崔耕循循善诱道:“张族长请想,大富大贵之家,一切皆有规矩。什么时间干什么,应有定数。用日圭或者沙漏计时,还是用钟表计时,那不是高下立判吗?”

    “嗯,有道理!”张泳瞬间就被说服了。

    试想魏州城内,如果清河张氏或者魏家有钟表,而自己家却没有,那如何能忍?几家族长见了面,自己也抬不起头啊。

    更别说什么暴发户,要急于显示自己的“家族底蕴”了。

    说到底,宝石有什么用?珍珠有什么用?无比广大的宫殿有什么用?甚至于,玻璃器皿就一定比瓷器好用?之所以用这些东西,无非是为了彰显身份罢了。

    从这个角度来讲,钟表可比这些东西强多啦。

    张泳高兴地道:“有了钟表,再用沙漏计时之人,可就是土鳖啦。互相攀比之下,钟表必将在通都大邑中流行。”

    崔耕道:“关键是这玩意儿利润高啊,咱们完全可以把它分几个档次,镶金嵌玉,乃至弄上各种生肖图案。不翻个几倍卖出去,真是上对不住列祖列宗,下对不住妻子儿孙哩。”

    “哈哈,崔相人称“点金圣手”,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气氛逐渐热烈起来,崔耕也不禁长松了一口去。

    在这个时代,在民间来讲,钟表的性能过剩,也只能作为一种奢侈品存在了。若是张泳不以为然,自己还真没啥好办法。

    当然了,不是说这个发明没什么用,只是在民间用处不大罢了。在某两个特殊的地方,钟表简直有着翻天覆地的作用。

    首先就是航海。

    比如说,崔耕现在要造船,强占无主之地,最好连南北美洲都占了。

    那么,在船上到底该如何精确定位呢?光靠指南针肯定不行。

    时间加上星相,基本上就能把船只的具体位置定个差不多了。

    在张遂这种高手手里,只要崔耕给出概念,让他计算经纬都没问题。要知道,这位在陆地上,曾经利用种种简陋的工具,直接算出了子午线一度的长度。

    事实上,西方之所以很长时间内,时钟技术远超东方,就是两个方面的需要,一个是天,另外一个是航海术。把时钟科技点亮了,其意义如何形容也不为过。

    时钟另外一个伟大意义,是军事上的。

    在没有准确的计时仪器之前,分进合击的战术难度太高,就算是名将都不乐意使用。

    但有了精确的时钟就不一样了,大战之前将领互相“对表”,简直是一个标准的军事动作。

    想想看,高仙芝和封常清用时钟来分进合击,得给新罗人一个怎样的惊喜?

    崔耕今天来张家见到了张遂,简直是占了大便宜了。

    同样地,张泳也觉得自己占了大便宜。说到底,单摆的原理,乃至于擒纵结构,都是崔耕提出来的,张家根本就没起到什么作用。

    但得的好处呢?非但有一项日进斗金的产业,还有魏州土皇帝崔耕的友谊。

    最关键的,崔耕把发明钟表的名誉,全让给张遂了。

    如今张公瑾这一系的领军人物,就是张遂。别看他现在不肯奉诏入朝,那是在养望呢。等攒够了足够的声望再入朝,绝对是皇帝的亲信人物。有事儿的时候说个天象示警什么的,比宰相的话都好使。

    稍后,张家大排筵宴,款待崔耕一行。

    酒至微酣,张泳好心提醒道:“崔相,我这个“张”好说,但另外一个张,就肯定没我这么好说话了,您可得早作准备。”

    “嗯?另外一个张?你是说清河张氏那一支?”

    “正是。”

    “为什么?本官和清河张氏颇有渊源,而您又已经和本官达成一致了,清河张氏还有什么问题?”

    “那都没用。”张泳摆了摆手,打断道:“关键在于,我们这个张,根本就不缺土地。如果能借着灾年扩张土地,那当然是最好,但不能扩张的话,也没什么。而清河张氏不同他们太缺土地了。”

    “此言怎讲?”

    “当初神龙政变,张昌宗兄弟被杀,张锡吃了瓜落儿,被贬官出外。大家一看,这是清河张家要败落啊,就纷纷那个出手。清河张氏招架不住,被逼贱卖了不少田地。现在张锡好不容易复相了,他们还不赶紧把以前失去的土地补回来?”

    “敢情还有这番缘故。”崔耕轻托着下巴,沉吟道:“看来光凭情理,是很难说动清河张氏了。不过,我还有办法。本官和清河张氏颇有渊源,还有他们的信物,玉佩一个”

    说着话,崔耕将清河张氏赠的那个玉佩拿了出来,然后,简要地将清河张氏的承诺,说了一遍。

    张泳还是有些不以为然,道:“纵然崔相能拿着这个玉佩,压着清河张氏妥协,又想达到什么目的呢?为小民出头,和清河张氏彻底决裂吗?”

    “这”

    崔耕骤然发现,自己之前考虑的过于简单了。

    不错,清河张氏是要脸的,只要自己拿出玉佩来,他们肯定会照办,要不然,在仕林中的名声就臭了大街了。

    但是,与此同时,如此压迫清河张氏,就与清河张氏结了死仇了,这真是何苦来哉?

    甚至有人会说,当初在扬州,若不是张潜照拂,你崔耕能对付得了孟神爽和王弘义?今日之举,是不是忘恩负义恩将仇报?怎么这官儿越大越大,人品却越来越次了呢?

    崔耕沉吟半晌,道:“那张族长以为,本官到底如何做,才会放弃那些土地呢?”

    “基本上没办法。清河张家和我们家不同,他们太看中土地了,说实话,即便崔相拿出类似一个钟表的产业来换,老夫猜测,他们也不会答应。”

    崔耕眼中精光一闪,道:“土地?似乎也不是完全没办法啊”

    “安东都护府的土地可不算。”

    “那是自然。”

    与此同时,魏府,客厅中。

    两名中年男子相对而坐。

    左边那个面如冠玉,双目有神,三缕墨髯飘洒胸前,要不是屁股不敢坐实,双腿有些颤抖,绝对称得上风度翩翩,其人正是刚被崔耕借故打了一顿魏征曾孙魏理。

    右边那个人长得也相当不错,只是面色有些不健康的惨白。其人正是清河张氏如今的家主张子涛。

    魏理轻咳一声,沉声道:“现在,崔二郎已经到张泳那去了。你那个本家一向重商轻农,说不定,就会被崔二郎的仨瓜俩枣收买了。到底如何应对,咱们还得早做打算啊!”

    张子涛摆了摆手,道:“莫说什么本家,我们清河张氏乃世家大族,纵不比五姓七望,也差不了多少。他张公瑾家无非一个暴发户而已,跟我们家根本就不挨着。至于土地的事儿我文契在手,不犯朝廷律条,崔耕能把我怎么样?”

    “还怎么样?俗话说得好,破家的知县,灭门的令尹。人家刀把子在手,想找你的毛病还找不着?你就那么肯定,张家子弟没有一个作奸犯科的?就没有一个主母,打死奴婢的?真应了景儿,那就是一场通天大案!”

    “他敢!他还要不要脸了?”

    “我倒是奇怪了,人家怎么就不敢?”魏理恐吓道:“你想想,皇后把女儿嫁给了他,他都对皇后使了不少小绊子。你们张家和崔二郎的关系再近,能比皇后还近?”

    张子涛当时就有点含糊,期期艾艾地道:“皇后皇后那是倒行逆施,人家崔二郎是为民请命,这这叫大义灭亲。”

    “哦?难道你们张家趁着天灾,收取灾民们的土地就不算倒行逆施了,崔二郎就不能为民请命、大义灭亲了?”

    “这个这个”

    张子涛越想越觉得魏理此言有理,终于妥协道:“那依魏兄之见,咱该如何对付崔耕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