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000章 反哺一行僧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00章 反哺一行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什么?着落在贫僧的身上?”不仅是张泳,就是张遂都深感莫名其妙。

    他解释道:“崔相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外面传闻贫僧有神通法力在身,甚至可以点石成金,化煤成银什么的,那都是谣传而已,做不得数的。”

    “哦?是吗?”崔耕道:“那传闻一行大师,上知天文,下晓地理,算学精深,这总不仅仅是传闻了吧?”

    这个话题,整好搔到了张遂的痒处。他高兴地道:“这当然不是传闻,对于天文地理之道,贫僧还真是略知已一二。”

    “那听闻你与绘画大家、机械大师梁令瓒交好,也不仅仅是传闻喽?”

    “实不相瞒,梁令瓒就在此地。”

    崔耕猛地一拍几案,道:“那就妥了!咱们三人可以合作,生产一个前所未有之物,不仅可以大发其财,而且可以名扬千古。”

    “到底是什么东西?”

    “一种可以精确计量时间的物事。”

    张遂疑惑道:“计量时间的物事?这能算得上什么前所未有之物?”

    “嘿嘿,此物的精确程度前所未有,当然称得上前所未有之无物。本官把它称做钟表。”

    没错,崔耕想做的就是钟表。

    在历史记载中,世界上第一台钟表,就是张遂和梁令瓒合作,在开元年间制造的。

    当时,大唐朝廷用的是李淳风编的麟德历。的确,李淳风很伟大,麟德历编的远胜前朝,初期也很准。

    但是,时间久了,误差越来越大,麟德历也就渐渐不准了。

    最令人苦恼的是日蚀,用麟德历预测的日蚀日期,总跟实际误差很大。

    这个时代,讲究天人感应。人们就会问了,是不是你李隆基失德,才导致上天把日蚀的日子改了,要警告你啊。

    李隆基一个头两个大,赶紧将著名的一行大师找来,编订一个更为精确的历法。

    编制历法,最主要的是观察天体运行的规律,对计时仪器的精密程度要求很高,传统的沙漏和日圭自然不敷使用。

    最后,张遂和梁令瓒合作,制成了“水运浑天仪”。

    这个仪器依靠水力运转,不仅可以测定时间,还且模仿了天体运行。

    另外,张遂在此仪上设了两个木人,用齿轮带动,一个木人每刻自动击鼓,一个木人每辰自动撞钟,是世界上最早的机械时钟装置,现代机械钟表的祖先。

    尽管这架水运浑天仪在使用了一段时间后,便因铜铁渐涩,不能自转而渐渐废弃,但在这个时代,已经是绝对的高科技了。

    最终,张遂靠着“水运浑天仪”,费尽千辛万苦,编出了大衍历,其准确性远胜鳞德历。

    当然了,崔耕不可能去让张遂造什么水运浑天仪,那玩意儿既太过沉重,又没什么实用性,根本就没法儿卖钱。

    事实上,用水力驱动齿轮的机械表,本就不是一条正路。

    崔耕真正想做的是

    他吩咐道:“请取三根绳子来,长度不同,每个绳子下面,都挂一个秤砣。”

    “什么意思?”

    “大师先拿来就是。”

    “遵命。”

    功夫不大,三根带着秤砣的绳子就到了。

    崔耕将三根绳子分别悬挂,然后各自轻推了一下,道:“一行大师,你仔细观察,当有所获。”

    “那贫僧试试吧。”

    崔耕的名气在那摆着呢,张遂不敢怠慢,仔细观察起秤砣的摆动来。

    张泳不明所以,也趴在那看着,一会儿功夫,就看了个头晕脑胀。

    忽然,他颇为警觉地道:“我听说在泰西之地,有种催眠之术,就是用绳子吊着个水晶球来回摆动。崔相你该不会是,想用邪术害人吧?”

    “什么啊?”崔耕简直哭笑不得,道:“张族长也太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本官只是想向一行大师介绍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而已。”

    “哼,老夫却看不出来,用绳子吊着秤砣摆动,算什么有趣了?”

    “好吧,我提醒您一下,仔细观察这钟摆的幅度大和来回所需的时间”

    “我明白了!”

    张遂不仅仅是这个时代伟大的天家、佛学家和机械学家,更是顶尖数学家。他在编写大衍历的过程中,甚至自编了世界数学史上第一个的正切函数表。

    他对数字是相当敏感的。

    张遂颇为兴奋地道:“对于一根绳子和秤砣来说,其摆动幅度的大和来回的时间全然无关。换言之,这根绳子摆动一回所需的时间,仅与绳子的长度有关。”

    “一行大师果然聪明。有了这个发现,制成一个自动计时装置,当不是什么难事吧?本官不才,想把这种计时装置命名为摆钟。”

    摆钟的准确性,是靠单摆定律保证的,与机械的精度关系不大。以这个时代的技术,应该能勉强造出来。

    但是,张遂还是没什么信心,苦恼道:“该怎么利用这个现象来计时呢?贫僧愚笨,现在还是毫无思路。”

    崔耕先是一愣,随即苦笑道:“倒是本官过于乐观了。这样,你用齿轮,制造一个擒纵结构”

    擒纵结构,是古今中外机械表最根本的原理。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边缘上有一圈尖角的轮子,和一个与钟摆相连的马蹄铁形钩子组成。

    这个轮子经过若干传动齿轮被发条驱动,总想转动,但是因为旁边有个讨厌的钩子把轮缘上的尖角绊住了,它必需等钩子放开的时候才能转动。

    那讨厌的钩子和钟摆相连,钟摆每摆动一次,钩子就释放轮边上的一个尖角,让轮子转一个角度。

    与此同时,钩子每释放一个尖角的时候,就会因发条的力量顺势被推一把。就这样一绊一放地反复工作,钟表就滴滴嗒嗒地走下去。

    原理并不复杂,以张遂的聪明程度,当然是一听就懂。

    他激动地道:“原来如此。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贫僧今日真是受教了。崔相,请受贫僧一拜。”

    崔耕却有些心虚,这世界上第一个擒纵结构,就是人家张遂发明的。到了现在,人家却因为这个来感谢自己,这叫什么事儿啊?

    他赶紧以手相搀,温言道:“哪里,哪里,本官只是偶有所得而已。想必给一行大师一段时日,也可想出这个法子。”

    张泳却有些不耐烦了,道:“那钟表真能赚钱?甚至不让玻璃工坊和糖霜工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