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986章 原涉三国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86章 原涉三国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崔耕和窦怀贞听完了,面色阴沉,凝重至极。他们知道,一个处理不好,就得引起三国纷争。

    这事儿得从新罗奇葩的皇位继承权说起。

    自从夏朝建立以来,在中国,能不能继承皇位,就是看他爹是谁。至于他妈是谁,并不十分重要。

    但是新罗不同,他们实行骨品制度。

    骨为圣骨和真骨,品就是“头品”。头品共分六级,六头品最高,一头品最低。

    注意,这个划分,完全是根据血统来划分的。

    表面上看起来,这跟中国的九品中正制类似,其实不然。比如这皇位吧,只能是圣骨之人才能继承。

    什么是圣骨呢?

    大概就是,以国主和其兄弟为圆心,行成一个圣骨集团。比如国主、国主的兄弟、国主的姐妹、国主兄弟姐妹的子女等。

    这还没什么,关键是,圣骨只能和圣骨结亲。

    换言之,国主成亲的对象,必然是自己直系或者旁系三代以内的血亲。

    近亲结婚的危害众所周知,久而久之,新罗的“圣骨”越来越少,以至于不得不立了两个女王善德女王金德曼、真德女王金胜曼。

    后来实在维持不下去了,才允许真骨金春秋抬等为圣骨,重新立为国主,是为武烈王。

    由此可见,新罗人对于骨品的执念是多么强。

    如今的新罗国主是武烈王金春秋的重孙,圣德王金兴光。他年轻的时候,和一绝色女奴春风一度,生下一女,名曰金怜姬。

    新罗人最重血统,连圣骨和真骨结合的后代都不认,更何况是什么圣骨和女奴的后代。

    所以,尽管熟悉的人都称金小姬为公主,但在官面上,这个人并不存在。

    相应地,金怜姬受的约束和保护,也远达不到公主的档次。

    这就给了扶桑人可乘之机。

    金兴光成为国主之后,实行亲大唐远扶桑之策,算是彻底把扶桑人惹恼了

    扶桑人对三韩故地一直存着觊觎之心,原来在百济颇有根基。百济灭国后,依旧有许多残余势力留在了新罗。

    某日,扶桑人突然反难,将金小姬掳到了大唐。

    金怜姬在明面上只是一个普通的新罗女子,金兴光总不能为了她,直接和大唐朝廷交涉。

    偏偏金兴光对这个女儿爱如掌上明珠,无论如何都舍不得割舍,这才有了新罗使者金玄期,五十万贯要买下金小姬,以及尹容娘舍命救人等事。

    另外,经过回忆种种细节,姜仲超和朴全方确信,自己是被尹容娘出卖了。

    因为,众人本来商量好,是今日一大早出城。可姜朴二人刚行至半路,就被尹容娘拦住了,她说有很多衙役解了谶言,准备在春明门守株待兔,为了安全起见,他们应该在未时出城。

    崔耕道:“如此说来,金小姬并非什么营州都督高吉所掳,而是扶桑人干的?”

    姜仲超道:“正是如此。以公主的绝世美貌,若高吉见了,岂能拿出来发卖?也只有扶桑人,所谋者大,才会将这等绝色美女送出。”

    现在崔耕已经想明白了,在金玉楼内,小林鸟一为什么偏帮自己和上官婉儿?无它,他就是要金怜姬入宫,挑起两国纷争。甚至于,扶桑人敢杀李善等人,已经把新罗和大唐的战争考虑在内。

    小林鸟一把金怜姬称作金小姬,名字如此相似,看来他早就知道金小姬的身份。

    金怜姬装哑巴,不是为了扶桑人,而是骗自己的买主放松警惕,好趁机逃走。另外,也有不愿意让新罗王室蒙羞的意思。小林鸟一也乐得如此,要不然,金怜姬把自己的真正身份说出来,会产生什么效果殊未可知。

    现在只剩下两个疑点,其一,营州都督高吉到底和小林鸟一是什么关系?是单纯的互相利用,还是他已经和扶桑人有所勾结了?

    其二,一个私生女而已,扶桑人怎么就那么确定,金兴光会为了她改变国策,攻打大唐?

    崔耕看向窦怀贞道:“现在,真相都了解得差不多了。还请窦大夫写份奏章,呈给陛下吧。”

    “要不,崔相和下官共同署名?”

    “不必了,说起来本官还是戴罪之身哩。”

    “哪里,崔相说笑了。”

    ……

    其实,无论在窦怀贞还是崔耕看来,现在这个案子已经结了,接下来无非是走个程序而已。

    然而,事情的发展,大大出乎了二人的预料之外。

    宰相郑质疑说,姜仲超和朴全方说什么你们就信什么吗?他们说自己是新罗国主派来的,李容娘叫尹容娘,有什么证据?焉知不是崔耕派来混淆视听的?

    韦后也表示,宗相所言甚有道理,就把崔耕继续关着吧,什么时候查清楚了,什么时候再放出来。

    大伙都看得出来,这是韦后气儿不顺,要多关崔耕几天呢。

    崔耕无所谓,反正在左御史台里有吃有喝,还有李裹儿陪着,就当放假了呗。

    唯有窦怀贞,越来越有种日了狗了的感觉。

    御史台是纠正朝廷纲纪的所在,现在朝堂上下都知道崔耕无罪,自己一直把他关着算怎么回事儿?那帮子清流不敢找韦后的麻烦,喷起自己来可是毫无顾忌,什么尸位素餐啊,陷害忠良啊,小意媚上啊……多少屎盆子,往自己的头上扣。

    终于,这一日,高力士手持李显的诏书,来到左御史台,要无罪释放崔耕。

    可把这烫手山芋扔出去了!

    窦怀贞欢天喜地地带着高力士来到崔耕的小院。

    然而,当听高力士宣读完圣旨之后,崔耕反而拿起乔来了,道:“还请高公公回去报知陛下……微臣崔耕,不敢奉诏!”

    高力士劝道:“崔相这是何必?您瞅瞅,这可不是陛下下的私旨,而是朝廷正儿八经的公文。有陛下的御宝,有宰相和给事中的附属,您无缘无故地不奉诏,不大合适啊。”

    “哦?无缘无故地不奉诏?”崔耕不以为然地道:“当初是皇后和宰相郑一致表示,要将崔某人继续扣押,现在怎么又无缘无故地放人了呢?”

    “怎么是无缘无故呢?这不是有了新证据了吗?”

    崔耕盯着高力士的眼睛,道:“本官想问的就是这个,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