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984章 好运王二郎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84章 好运王二郎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与此同时,长安保宁坊。

    “你个遭瘟的王二郎啊,我怎么就这嫁了你这么个废物呢?这当差拿不回来薪水不说,还得倒贴汤药钱!”

    一间小院的卧房内,一个妇人一边给丈夫上药,一边高声抱怨着,那嗓门大的,连过路的行人的听得清清楚楚。

    也不怪这妇人如此不给夫君面子,他的夫君王东乃是万年县的一个小捕快,这些日子被官府狠打了几顿不说,还被停了俸禄。

    人家衙门里说啦,没找着朝廷钦犯,你有什么脸面领俸禄?回家吃自己吧。

    王东被老婆说得脸上挂不住,强辩道:“你真是头发长见识短,一个月几贯钱的薪水值什么?你家夫君要赚就赚大钱!”

    那妇人一边用力涂抹着药酒,一边不屑道:“得了吧,老娘嫁了你十几年,还不知道你那点本事?你啊,还是想办法让万年县把你那几吊钱发了,来得正经。”

    “你别不信啊!”王东道:“只要我研究透了那四句谶言,把那些朝廷钦犯找着了,十万贯钱还不是唾手可得?以后咱们买大宅子,吃香的喝辣的,再找几个美婢……哎呦……我是说让她们伺候娘子你啊!”

    那妇人轻呸了一声,道:“你那点花花肠子还能瞒得了我?告诉你,那些美婢伺候我,我也不要,咱没那个福气。我劝你王二郎也莫做白日梦了。”

    “嫂子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俺王二哥咋就没那个福气呢?”忽然,小院外,有个男声传来。

    那妇人听出来,这是自己夫君同僚江嘉的声音,人称江七郎。她赶紧出屋,把院门打开,把江嘉让了进来。

    很显然,江嘉也被打了个不轻,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进了屋,。他也不肯坐,就斜倚在门框上。

    那妇人端了茶汤给他,道:“今儿个,你们俩准备去哪找钦犯啊?有什么线索没有?”

    “还真有。”江嘉往四下里看了一圈儿,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地道:“该我和王二哥富贵,那几句谶言,被我解出来了。”

    “切,你有这本事?”

    “本事不本事的暂且放在一边,咱这叫福至心灵。”说着话,江嘉往北边一指,道:“昨夜定安坊,起了一场大火,你们听说了没有?”

    王东道;“没有啊。这会儿刚过卯时,一般人谁出门啊。”

    “这就是咱的造化,我听说了。您想想,这四句谶言是不是里有这么一句:北方有火须趁早。定安坊在哪,长安北边啊,北方有火须趁早,是不是指的这一句?”

    “诶,真有道理啊!”王东赶紧从榻上爬了起来,颇为兴奋地道:“须趁早,那就是让咱们赶紧走!”

    “等等,咱们去哪?”

    “肯定是去定安坊啊。”

    “定安坊那么大,咱们去哪儿找?再说了,人家只是说,北方有火须趁早,可没说那钦犯就在北边。”

    “那兄弟你的意思是……”

    “这不还有第一句话吗?东风日月花千树,您想想,东风,就是“东方”的谐音。日月为明,花千树为春。所以啊,这个地点,正是在城东春明门。”

    “行啊,兄弟,真是说得头头是道。走,咱们这就前往春明门!”

    ……

    ……

    王东和江嘉踌躇满志,然而,莫道君行早,更有早来人。

    其时城门还没开,这兄弟俩认识的同僚,已经到了七八个。那还有不认识的官人儿呢,起码得有五六十名。

    原来,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大家听说定安坊遭了祝融之灾,都觉得应了那谶言。

    唯有具体地点有巨大的分歧,有些人选择了春明门,还有些人选了其他城门,或者某个坊市。

    因为“日月”二字,选春明门的人还真不少。

    稍过了一会儿,有人进城,有人出城,各个衙役瞪大了眼睛,找寻可疑对象。

    不过,一直查到午时,还是毫无所获。

    王东此时也泄了气了,道:“还说什么北方有火须趁早呢,这都到午时了,连个屁的动静都没有。江兄弟,你是不是猜错了?”

    “这个……”

    事到如今,江嘉也没什么底气,叹了口气,道:“看来咱们是没那个福气了。得了,反正找不着,今儿个我请客,咱们哥俩好好的喝两盅吧。”

    二人进了旁边的德居坊,找了个苍蝇馆子,要了四个菜一壶酒,开始喝酒。

    正喝着,有个身着道装模样的中年人,走进了小店,高声道:“算卦,算卦,仙人指路,铁口直断。卦金十文,不准的话,不但不要钱,贫道还倒找一贯钱!”

    “哎呦呵,假一赔百,口气够大的啊。”王东心情不爽,一招手,道:“老道,你过来!”

    那道士来到他们桌前,毫不见外地拉了把椅子坐下,道:“这位官爷,您找我?可是要算卦么?”

    王东从袖兜中掏了十文钱,放在桌上,道:“就是算卦,这十文钱你收好了。但是,若算的不灵……”

    “我赔您一贯钱。”

    “不用你赔钱。”王东冷笑道:“若算得不准,你让某打你一顿,出出气,也就罢了。”

    “啊?挨打?”

    “怎么?你不敢赌?”

    那道士微微一乐,道:“敢赌,这有啥不敢的?反正贫道又不会输。”

    “这可是你说得!我来问你,最近长安城出了一个大案子,你知道不?”

    “是不是官府贴出了四句谶言的那个案子?”

    王东道:“你知道就好。现在,就请你算算,这个案子的钦犯到底在哪?”

    “我这……”那道士苦笑道:“我说官爷,这就是您不讲理了。贫道要是有那本事,得官府的赏钱不就得了?还用得着四处算卦?”

    王二郎就知道得是这个结果,捋胳膊挽袖子,狞笑道:“那我们不管!总而言之,你算不出来,就得让我们哥俩打一顿。”

    江七郎也起身道:“老道你也莫觉得冤,我们兄弟俩招谁惹谁了,这些日子屁股都快被打烂了。”

    说着话,二人作势预打。

    那道士赶紧双手高举,道:“莫打,莫打,老道我算,还不成吗?”

    “算?算得不准,照样还得打!”

    “算得准,算得准!”那道士叹了口气,道:“算老道倒霉,被二位抓住了把柄。唉,今日泄露天机,不知得折多少阳寿哦!”

    “啊?你真能算?”

    江七郎和王二郎面面相觑,心说,这个走街串巷算卦的老道士,难不成真是什么世外高人不成?

    那道士却已经双手微捻,似模似样地计算起来,最后道:“有了!这贼人啊,就在春明门。”

    “不对吧?我们哥俩今儿个找了一上午了,也没见那贼人的身影。”

    “那是您们的时辰不大准确。你们是不是根据“东风日月花千树,北方有火须趁早”这两句推出来,这贼人今日应该出现在春明门啊?”

    “不错,正是。”

    “嗯,基本正确,只是有点小小的偏差,正所谓失之毫厘谬以千里是也。”

    “那您的意思是……”

    “北方有火须趁早,这“趁早”二字,可不能当俗语的“趁早”解释。神仙说话,能那么直白吗?其实,早者,时候未到也。实际上,人家紫姑指的是未时。”

    “未时?这不就快要到了吗?”王东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道:“关于贼人的特征,这里面有没有提示?”

    “当然有了。东风日月花千树,这个“风”字,就是说,那贼人会自称姓封。还有这句,西雨牛头不知义,就是说还有一个贼人会自称姓牛。你们若是在未时,同时见到一个姓封的,一个姓牛的,那就是贼人了。”

    “这……这么理解,是不是牵强了一点儿?”

    老道不悦道:“你们二位若不信贫道的本事,尽管打贫道一顿就是。”

    “那倒是不用,只是,咋们先说清楚,若依你之言,找不出来那贼人,这顿打可轻不了。现在,你就跟我们走吧!”

    王二郎江七郎付了账,一左一右架住老道士往外走,功夫不大,已经到了春明门外。

    此时未时刚到,二人不断盘查出城门的人。其他衙役早已不抱什么希望,走了不少,即便留下的,也是无精打采,虚应故事而已。

    忽然,有两名中年男子畏畏缩缩,引起了王二郎的注意。

    他伸手一指,道:“你们站住!”

    “啊?这位官爷,怎么了?”

    “你们俩姓什么叫什么?家在何处?因何事出城啊?”

    “呃……小的叫封二白,这是我好的结义兄弟叫牛云楚,我……我们是雍州……”

    “啥?你姓封,他姓牛?”

    “对啊,怎么了?”

    “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你们就是上元夜杀了卫尉卿的钦犯吧,还不速速束手就擒!”

    “啊?你怎么知道的?受死!”

    二人担惊受怕了大半天,终于精神崩溃了,抽出腰间的利刃,向着王东和江嘉直袭而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