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983章 强作四谶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83章 强作四谶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其实,无论崔耕还是李裹儿、窦怀贞,都有些高估赵氏的智商了。

    她能被韦后信任,不是骗术多么高明,不是多么能言善辩,而是韦后喜欢这些神神叨叨地东西,就算有不合理之处,也能自动脑补得合情合理。

    所以现在,赵氏真没想到帮崔耕销案的迂回之策,直接在“找人”上整出了幺蛾子。

    “东风日月花千树,西雨牛头不知义,南拳无敌清风楼,北方有火须趁早。”

    什么玩意儿啊?

    李裹儿和韦后看了赵氏写的乩词,面面相觑,一阵莫名其妙。

    韦后道:“赵氏,紫姑的批示怎么如此晦涩难懂?你给本宫解释解释吧。”

    赵氏心说,废话,难懂就对了。我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你怎么可能明白?那就是瞎编乱凑的。

    她微微一躬身,道:“皇后娘娘恕罪,妾身也不明其意。想必崔相乃天上的星宿下凡,当有此一难。紫姑不敢泄露天机,只好以如此晦涩难明的词句暗示。到底能不能解得这四句谶言,就看崔相的造化了。”

    李裹儿怒道:“什么看夫君的造化?本宫怀疑这四句谶言是你胡编乱造的!你休想靠此蒙混过关!”

    韦后斥道:“安乐不得无理!赵氏的扶乩之术,为娘还是信得过的。来人,传本宫的旨意,让京兆尹衙门按照紫姑的这四句谶言,在城中找人。”

    发生了这么大的案子,总不能因为人难找就不查了。李显下了旨意,在城门口处画影图形,捉拿钦犯。

    现在李容娘等人应该还在城内躲风头,逃出城外的可能性不大。

    至于让京兆尹衙门找人,而不是左御史台,是因为左御史台没多少差役,这事儿还是京兆尹衙门比较方便。

    京兆少尹魏知古心里有鬼,得到懿旨后努力去办,务必不让韦后挑出半点毛病来。

    首先,他把京兆尹衙门,乃至长安、万年两县的衙役们都撒出去,两日一小比,四日一大比。

    也就是说,两天内衙役们查不着钦犯,就统一打十板子四天后还找不着,就统一打二十板子周而复始。衙役们一边挨揍,一边努力寻找人犯。

    通常的大案要案,是三日一小比,五日一大比。这回可好,魏知古都少了一天。

    非但如此,一般情况下,是主官打捕快班头,班头打手下人。没办法,得悠着点儿来,真的那衙役们全打坏了,谁来干活啊。

    现在魏知古将班头衙役统一打,而且亲自监督,决不手下留情。可以想见,若是一个月内查不着钦犯,那些衙役们都得没命。

    非但如此,他还命人在大街小巷内,将这四句谶语贴上,欢迎百姓们提供线索。线索真有用的话,赏钱十万贯。当然了,这钱不是魏知古出的,而是李裹儿出的。

    都做到这种程度了,谁敢说他魏知古破案的态度不端正?

    一时间,衙役们被打得苦不堪言。而百姓们则兴高采烈,开始了一个“寻人夺宝”的风潮。不知多少人挖空心思,琢磨着这四句谶言,冀有所获。

    倏忽间,十天过去了。

    长安西南角,永阳坊,庄严寺。

    此寺乃隋文帝为爱妻文献皇后独孤伽罗祈祷冥福所立,总面积六十顷,规模宏大之极。

    然而,毕竟是前朝皇帝立的佛寺,规模虽大,香火却非常少,和尚缺乏供养,只剩下了几十个。

    此地非常偏僻,周边只有农田,没什么人烟,城狐社鼠甚多。时间久了,竟被人传说寺中有鬼魅作祟。长安民间的鬼故事,经常把这座庄严寺作为背景。

    寺内有一木塔,高达三十余丈,更是被人们传言,镇压着什么妖魔鬼怪。

    再过几百年,经过不断的以讹传讹,这座木塔会成为白蛇传中雷峰塔的原形。

    现在,这木塔的第三层,还真住着二十来个人。而这些人首领,正是金小姬和李容娘!

    此刻,众人团团围坐,一阵愁云惨淡。

    有个汉子沉声道:“公主,您还得早做准备啊!这几日官府搜捕甚急,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把那四句谶言解出来了。”

    金小姬道:“我觉得你们是想多了吧?那四句谶言,真跟咱们的所在有关?”

    那汉子沉声道:“公主您莫不信啊,若赵氏没两下子,能得大唐皇后宠信,被封为陇西郡夫人?”

    另一个身形瘦高的中年男子道:“这四句谶言仔细一琢磨,还恰恰跟咱们有关哩。您想想,咱们在长安的西南角,这上面怎么说得,西雨牛头不知义,南拳无敌清风楼。西字和南字,代表了咱们的方位,雨和阴天有关,牛头马面跟地府有关。这分明就是说,在长安西南方向,和阴间传说相关的所在。那那不就是指的这庄严寺吗?”

    又有一人搭腔道:“还有清风楼,简直就差直接明说,咱们在青锋塔里了。时间越久,唐人就越容易猜出来啊!”

    其实这些人就是疑心生暗鬼,牵强附会地把陇西夫人赵氏的谶言,联系到自己的身上。

    李容娘道:“公主的安危万般重要,咱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无,下一步,该如何逃出生天,大家议一议吧。”

    那瘦高个的中年男子道:“事到如今,咱们也只能铤而走险了。长安有十二个城门,咱们就分为十二队,每队或两人或三人,同时出逃。”

    “那门口的画影图形可怎么办?”

    “其实那上面画的清楚的,也只有公主和您。您二位可以女扮男装,装作得了恶疾的病人,若佛祖保佑,当可蒙混过关。”

    “这样啊”

    李容娘和金小姬对视一眼,道:“好,那本将军这就写好十二个城门的名字,大家分别抓阄去哪座城门。互相之间不可问话,明日一早出城。”

    “是!”

    众人齐齐应了一声,开始准备抓阄。

    尽管有人隐隐想过,这庄严寺里不大安全,冒险出城同样是铤而走险,既然公主的安危非常重要,为何要选择冒险出城呢?

    但是,长久的上下阶级之分,让他们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而已,不敢细问。再者,不是自己被画影图形了,而是公主。到时候真出了什么岔子,也是公主被抓啊,自己多那个嘴干啥?

    第二日,众人依照所抓之阄,逐渐离开庄严寺,冒险出城。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