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982章 祸水引女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82章 祸水引女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信。”

    说话的并非李裹儿,而是崔耕。

    崔耕已经看出来了,,刚才窦怀贞像忠犬一样,拼命在李裹儿身边上窜下跳,就是为了把自己从这个案子里择出来。

    堂堂宰相,在左御史台里,差点被御史台的人刺死,那得是多大的丑闻?作为左御史台御史大夫的窦怀贞,能说没责任?

    另外,肖黄羽被窦怀贞派来看押自己。不用问,表面上,他肯定是窦怀贞心腹中的心腹。肖黄羽出了问题,窦怀贞肯定得吃挂落儿。

    然而,正是因为如此,崔耕才确信,窦怀贞是真的遭了无妄之灾。

    道理很简单,若自己真的被害,肖黄羽固然难逃一死,但窦怀贞不死也得被扒一层皮啊。

    窦怀贞为了荣华富贵,连韦后的乳娘都能捏着鼻子日了,又岂肯做如此不智之事?

    他摆了摆手,温言道:“窦御史不必惊慌,肖黄羽是吃了暗藏在牙里的毒丸,自尽而亡。他的死,完全和你无关。”

    窦怀贞连连磕头,道:“多谢崔相体谅,多谢崔相体谅。”

    崔耕继续道:“窦御史莫高兴地太早,本官是愿意相信你,但是……别人呢?”

    窦怀贞福至心灵,道:“下官到底该怎么办?还请崔相示下!”

    “肖黄羽既然敢做这种事,肯定是做了完全的准备,这个案子很难查。不过,你可以查李容娘和金小姬的下落。把她们找着,本官洗脱了冤枉,当然就不会有人怀疑,你要谋害本官了。”

    窦怀贞闻听此言,有那么一瞬间,都怀疑崔耕是不是受了一场惊吓,神经不大正常了。

    他小心翼翼地道:“肖黄羽的案子是刺杀您,而李容娘却有刺王杀驾之嫌。如果说肖黄羽会做好完全准备的话,李容娘岂不更是,早就想好了藏身之地?”

    “那却不然。肖黄羽死了,死无对证,咱们完全无从下手。但赵容娘却还活着……今夜正是上元佳节,可迎紫姑扶乩。让陇西夫人算算那李容娘的藏身之地不就行了?”

    “崔相,您怎么会信这个?那陇西夫人她……对啊!妙啊!此案就是得应在陇西夫人的身上!”

    窦怀贞迅速理解了崔耕话语间的深意。

    陇西夫人能不能算出来,李容娘的藏身之地?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按她之前在韦后面前吹的牛逼,应该能算出来。

    若是她不想被逼着找人,就得想办法把这个案子解决了。

    赵氏甚得韦后信任,只要她能说服韦后放过崔耕,这个案子还不是随自己怎么判?有没有确切的证据,真的是一点都不重要。

    想到这里,窦怀贞马上道:“下官这就写一份公文,要求陇西夫人扶乩算出李容娘的下落。不过……到底如何让她乖乖就范……下官力有不逮啊。”

    李裹儿马上会意,道:“此事当然是着落在本公主的身上,窦大夫你只要写公文就好。”

    “那就拜托公主了。”

    刷刷点点,窦怀贞将一份公文写就。

    李裹儿气势汹汹进了皇宫,往丽政殿方向而来。

    守门的小太监见了她就一哆嗦,苦着脸道:“皇后娘娘偶感风寒,不能见您,奴婢也没法子啊。”

    “放心,本宫不难为你。”李裹儿道:“母后偶感风寒,陇西夫人赵氏总没偶感风寒吧?”

    “那倒是没听说。”

    “本宫就找她。”

    说着话,李裹儿迈步往里闯。

    “公主,您无诏不能进啊!”

    小太监还想拦,但李裹儿抽出宝剑来一晃,他就不敢动弹了。

    吱扭扭~

    殿门大开,韦后和赵氏就在殿内。

    “胡闹!”韦后皱眉道:“手持利刃,擅闯丽政殿,安乐,你实在太过分了。”

    尽管用词比较严重,但语气却不甚强烈。李裹儿是她最宠爱的女儿,平时一句重话都不舍得说。能做到这个程度,已经是非常严厉了。

    李裹儿却马上眼圈一红,道:“母后见谅,女儿今日之所以如此做,实在是事出有因。”

    见女儿如此作态,韦后心中一软,语气越发温柔,道:“到底是什么原因?难道不是为了崔二郎的案子?”

    “确实是为了夫君。就在女儿方才去左御史台探监的时候,亲眼所见,二郎险些遭了毒手……”

    然后,她简要地将事情的经过介绍了一遍。

    没错,韦后是想让崔耕吃苦头,但是,那并不意味着,她想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失去心爱的人。

    韦后面色微变,道:“果真如此?”

    “母后不信的话,可以派人去左御史台问询。”

    “本宫倒不是不信,但是……”韦后苦恼道:“出了着么大的案子,再关着二郎,就不大合适了。”

    “那您就下旨,把夫君放了呗。”

    “放了?你想得美!难道崔无就这么白死了吗?论起来,你还得叫他一声舅舅哩。”

    李裹儿道:“不但不能白死,而且得把这个案子查个水落石出。只是……夫君确实是冤枉的啊!”

    “哼,冤枉不冤枉得审了再说。”

    “女儿正要说审讯地事儿,母后请看,这是窦大夫写的公文。今日整好是上元佳节,您让陇西夫人扶乩做法,算出李容娘的下落,这个案子不就真相大白吗?”

    “算出李容娘的下落?”

    韦后接过窦怀贞的公文看了几眼,有些犹豫。她其实也不是没想过这个法子,但却不想实行。

    无它,她先入为主的认为,这事儿是崔耕干的。让崔耕在左御史台吃点苦头没问题,但若真把李容娘找着了,定了崔耕的死罪,女儿可怎么办?

    韦后默然良久,道:“这个案子,果然和二郎无关?”

    李裹儿坚定道:“确实无关。”

    “好吧,为娘相信你。”韦后道:“赵氏,刚才裹儿的话,你都听清楚了吧?今儿整好是请紫姑的大好日子,你这就扶乩做法,算出金小姬和李容娘的下落吧。”

    “这……”

    赵氏闻听此言,不由得心中暗暗叫了一声苦也。

    她胡诌贺娄傲晴和崔无的姻缘当然没问题,反正这事儿是出自韦后的授意,到时候韦后肯定会为自己开脱。

    但是,今天这找人的任务,可就没韦后帮自己遮掩了。

    更关键的是,自己当初说过啊,紫姑法力高深,在上元夜请出来,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现在可怎么办?简直连个退路都没有。

    她心思电转,最后一咬牙一狠心道:“谨遵皇后娘娘之命。”

    啊?

    这回轮到李裹儿傻眼了,她暗暗寻思:这节奏不对啊!按说,赵氏应该想法子为夫君开脱,把找人的事儿含糊过去。她怎么会答应扶乩做法呢?难道这女巫真有什么神通不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