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977章 绝境有微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77章 绝境有微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喏。”

    随着一声答应,从太极殿的偏殿内,走出来一名青年官员,着浅绯袍,饰金带,正是五品著作郎的服饰。

    这人崔耕认识啊,正是唐履直!

    他面色有些尴尬,微微抱拳,道:“对不住了,崔相,某某一直在骗你。”

    “啊?骗我?”

    一股寒意从崔耕的心头涌起,咬着牙道:“你背叛了本官?你的五品著作郎就是这么来的?”

    “也可以这么说。”

    “那唐休的复相之事?”

    “当然也要多亏了崔相。”

    他说得虽然含糊,但崔耕明白,这不是指的自己给唐休钱,让他贿赂韦后,而是唐家父子把自己卖了个好价钱!

    “好好好,你们父子俩真做得出。”崔耕怒极反笑,道:“想不到,本官竟然结交一对狼心狗肺之徒!罢了!罢了!算我自己瞎了眼。”

    韦后面色一沉,道:“二郎慎言!唐相将你的小动作告知本宫和陛下,是出于一片忠君爱国之心,哪里谈得上什么狼心狗肺。倒是你,竟敢在皇宫内搞些动静出来。实在太胆大包天了。”

    崔耕面色铁青,跪倒在地,道“微臣死罪,请皇后和陛下下旨责罚。”

    李显摆了摆手,温言道:“起来吧,什么罪不罪的?无非是小儿女之事罢了,难道朕还和你一般见识?”

    自己的作为,说是有谋反之嫌都不算过分?就这么轻松放过了?

    崔耕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李显似乎看出了崔耕的所思所想,顿了顿,继续道:“当然了,略施薄惩还是要的,贺娄内将军你就别想了。明日,朕就主持她和崔尉卿成婚。”

    韦后笑吟吟地补充道:“好叫二郎得知,你和晴儿那些暗传的书信,已经被本宫暗中偷换了呢。晴儿心灰意冷,已经主动答应嫁给本宫的表弟崔无。她连婚书都签了,万难更改。”

    其实,有韦后和李显的旨意,贺娄傲晴签不签婚书,在法律上没什么区别。

    但是,话说回来,这心里上的象征意义,还真的大为不同。

    想到贺娄傲晴对自己彻底死心,心甘情愿地嫁给崔无,崔耕真是郁闷得想吐血。

    让崔耕吃个大亏,好出胸中一口恶气,这是韦后的意思,李显却不想把双方的关系搞的太僵。

    他说道:“事已至此,二郎你就认命吧。其实,贺娄内将军嫁给崔尉卿,也不算一件坏事儿。崔尉卿无非就是好男风而已,朕有办法,帮他扭转过来。”田园攻略

    崔耕疑惑道:“这种事儿还有扭转之策?”

    “当然。金小姬你见过吧?朕准备把她也赐给崔尉卿。如此尤物,朕不怕他不动心。”

    让一个绝色美女,把崔无摆直?崔耕怎么想怎么觉得不靠谱。

    再说了,凭什么啊!

    哦,合着自己当初在金玉楼忙活了半天,是为了崔无娶小老婆啊!

    李显的话非但没起到安慰的作用,相反地,崔耕更郁闷了。

    他咽了口吐沫,哑着嗓子道:“事到如今,微臣只求陛下一件事。”

    “什么事?你难道还要看看,陇西夫人的请紫姑是不是在装神弄鬼?不必了吧。贺娄内将军已经签了婚书,陇西夫人无论卜算的准不准,都没什么意义了。”

    “跟陇西夫人无关。微臣是在想,能不能把贺娄内将军请出来,让我跟她把话说清楚。”

    “这朕不是不能答应,但劝你莫这么做。”

    “为什么?”

    韦后得意地接话道:“那些书信,乃是郑、李峤、张锡几个人仔细琢磨着改的,你一时半会儿,绝对解释不清楚。二郎,你确定要自取其辱?”

    郑、李峤、张锡的人品虽然不怎么样,但其才学,绝对是当世的翘楚。

    他们几个费劲心机设的套儿,崔耕想解释清楚,其难度可想而知。更何况,这不仅仅是几封书信的事儿,还有贺娄倩,这个贺娄傲晴最亲信之人的挑拨!

    崔耕想了一下,坚定道:“自取其辱就自取其辱!还请陛下和皇后允准。”

    “好吧,把贺娄内将军请来。”

    “是。”

    不消一会儿,脚步声声,贺娄傲晴走进了大殿。多日不见,她的身形很是轻减了些,脸上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表情。

    崔耕道:“贺娄内将军,你听我说,贺娄倩背叛了你我,她传的那些信都是假的!”

    “怎么?还要演戏么?”贺娄傲晴冷笑道:“你崔相愿意演戏就自个儿演,我却是要嫁为人妇,当恪守妇道哩。”

    “不是演戏,崔某人刚才所言,句句出自肺腑。”

    “哦,那就出自肺腑吧,但跟我有什么关系?”

    乱世之倾城天下

    “你”

    果然,这还真说不清楚了呢。

    崔耕额头上冷汗直冒,却是毫无对策。

    韦后此时心中直如同三伏天吃了冰西瓜那么熨帖,道:“崔相果然不想贺娄内将军嫁给崔尉卿?”

    “当然。”

    “那好,本宫给你个恩典。”韦后脸上露出了猫戏老鼠般的表情,道:“今日的拔河,本宫想了个新奇的玩儿法。现场的大唐高官,大概是七百人吧,他们组成一队。本宫给你七百宫女,也组成一队。两队开始拔河,若是宫女队赢了”

    “您就把贺娄内将军的婚约撤销?”

    “你想得美!”韦后道:“充其量,本宫答应你,可以把婚礼拖后一日。”

    这个赌约也太不公平了。

    崔耕赢了,才能把贺娄傲晴和崔无的婚礼拖后一日。

    那他要付出什么代价呢?

    首先,崔耕堂堂大唐宰相,指挥一群宫女拔河,传出去丢人不丢人啊?

    其次,这些宫女若是把朝臣们赢了,传扬出去,让这帮朝臣的脸往哪搁?崔耕岂不成了众矢之的?

    还有最关键的,男子的体力和体重,在先天上就远强于女子。崔耕凭什么认为自己能赢?

    完全可以说,韦后这么说,只是故作大方罢了。

    然而,好个崔二郎,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他想了一下,道:“拖延一天也是好的,微臣就答应了!”

    “嗯?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微臣当然明白。”崔耕正色道:“但微臣更明白,若今日不答应此事,来日必会后悔。”

    说着话,他看向贺娄傲晴道:“贺娄内将军,为了你,本相愿意领七百宫女拔河,所有后果一力承担。这算不算足见诚意?”

    崔耕自称“本相”可不是为了耍官威,而是着重强调为了此事,自己要付出绝大的代价。

    贺娄傲晴眼中的犹豫之色一闪而逝,道:“无论你怎么说以及怎么做,奴也不会再信你的,还是莫白费力气了。”

    “纵然贺娄内将军不信,崔某人也为所当为。”说着话,崔耕看想韦后道:“不知现在是否可以开始了?”

    韦后道:“既然二郎你坚持要做,本宫又何必枉做小人?开始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