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975章 绝美金小姬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75章 绝美金小姬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

    霎时间,大厅内竟然鸦雀无声。

    过了一会儿,才终于有人反应过来,扯着脖子喊道:“我出一千贯!”

    “呸,瞧你那点儿出息,我出两千贯!”

    “四千贯!”

    “八千贯!”

    “一万贯!”

    随着人们的叫声此起彼伏,很快价格就到了二十万贯。

    不怪大家如此激动,实在是眼前的女子太漂亮了。倾国倾城、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所有形容绝色女子的词儿用在她身上,都丝毫不嫌过分。

    此时此刻,很多男人的心中都涌起一个念头:想不到世间竟有此等尤物,如果能与此女春风一度,自己这辈子才算没白活!

    但不管怎么说,二十万贯钱,已经是一个相当离谱的价格了。要知道,就是为长安第一名妓赎身,也不过是十万贯钱。平康巷中,一个小有名气的妓子,赎身费不过是一千贯钱左右。

    小林鸟一赶紧道:“二十万贯钱,委实太多了,小的可承受不起。呃小的刚才有件事忘了告诉大家,此女是个哑巴,不会说话,我给她取了个名儿叫金小姬。现在,请大家重新出价吧。”

    刚才出二十万贯钱的,正是武三思的长子武崇训。他稍微一考量,就大叫道:“哑巴也不怕,兴许别有一番滋味哩。二十万贯,就是二十万贯,不改了。”

    言毕,他往四下里看了一圈儿,道:“谁和我抢?”

    一个哑巴二十万贯?

    大多数人既囊中羞涩,又觉得不值,纷纷避开了武崇训的目光。

    小林鸟一道:“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那这金小姬就是”

    “我出三十万贯!”忽然,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赫然正是上官婉儿。

    她看了武崇训一眼,淡淡地道:“这个女子,本昭容准备献给陛下,你果然要和我争?”

    武三思贪污受贿,积攒了大笔家财。他死了之后,这些财产都归了武崇训了。

    钱财上,武崇训当然不缺。但是,他岂敢上官婉儿相争?要知道,上官婉儿的背后,可是站着李显和太平公主这两尊大神。

    武崇训咽了口吐沫,道:“不不敢!”

    “哼,最好是不敢。”

    说着话,上官婉儿从袖兜中掏出来一个锦盒,里面赫然是十万贯钱的钱票。

    太平公主也拿出了一个锦盒,是二十万贯。

    总共三十万贯钱聚丰隆银号的钱票,落入了小林鸟一的手中。

    他高兴道:“好,那这金小姬,就为上官昭容”

    “且慢!”正在这时,新罗使者金玄期突然开口,道:“我出五十万贯,这金小姬应该是我的。”

    上官婉儿不悦道:“你没听明白吗?此女本昭容要献给陛下!”

    金玄期眉毛一挑的,道:“你献给谁我不管,我只知道,现在的规矩是价高者得。现在金某人能拿出五十万贯钱,除非你能拿出比我更多的钱,否则,这金小姬就是我的。”

    李裹儿忍不住讥讽道:“哎呦,说得挺理直气壮地嘛。本宫倒是奇怪了,你手里有这么多钱,怎么刚才解救自己族人的时候,就舍不得呢?现在见了绝色美女,倒是充起大方来了。”

    上官婉儿也道:“听说新罗连年遭灾,国用艰难。金使者一下子就拿出五十万贯钱来。你若真有心为何不用这笔钱救济灾民?”

    然而,无论她们如何讥讽,金玄期也不反驳,翻来倒去就是一句话:价高者得,自己出五十万贯钱,就要带走金小姬。

    上官婉儿最后实在没办法,道:“二郎,你借我二十万贯钱。”

    “没问题,小婿这就派人去取。”

    “派人去取?不可啊。”小林鸟一道:“咱们这金玉楼,以前就发生过二主争婢之事,双方险些为此事结成死仇。借这种事发财,实非小的本意。后来就有规定,要争婢可以,只以当日所带的钱财为限。”

    “以当日所带的钱财为限?”

    崔耕这回可傻眼了,他今天是来金玉楼找茬的,而不是买婢的,身上根本就没带钱。

    上官婉儿见他面带难色,就知道今日指望不上他了,转儿看向武懿宗道:“耿国公,您能不能借给妾身一些钱呢?”

    “上官昭容有命,本国公定当捧场。但是,奈何”武懿宗苦着脸道:“小老儿今日带的钱不多,刚才又花了不少,如今就剩下几百贯钱了。”

    再问其他人,也都是差不多的情况,大家凑来凑去,也不过凑了五万贯钱。

    就算算上小林鸟一欠崔耕的赔礼,这还差五万贯呢。

    金玄期沉声道:“既如此,这金小姬就是某的了。哼哼,大唐亲贵,不过如此!”

    “诶,那可不见得。”

    小林鸟一似乎也看不惯金玄期如此嚣张,道:“虽然上官昭容拿不出足够的钱来,但是,按规矩,她拿出值钱的东西来换新罗婢,也是可以的!”

    “值钱的东西?哼,某却不信,她身上有什么东西,能值五万贯钱。”

    “若说上官舍人身上的配饰,当然不值五万贯钱。但是这不还有崔相吗?”

    崔耕迟疑道:“但本官也没带什么值钱的东西啊。”

    “崔相勿慌,以您的条件,万贯金钱唾手可得,又何必带什么值钱的东西?”

    “什么意思?”

    “您不是人称崔飞将吗?诗作天下无双。小的久慕您的诗才,如果您愿意写首诗给小人,我就愿意出一千贯钱一个字儿来购买。您现在缺五万贯钱,随随便便写首五十多字儿的诗就行了。传出去,这也是一个佳话不是?”

    金玄期这回可真急了,道:“那怎么成?一千贯钱一个字儿,这价格也也”

    他本想说太过离谱,不过,话到嘴边儿,又咽了下去。无它,以人家崔飞将的名头,一贯钱一个字儿,真不算过分!

    他连忙改口道:“崔相之诗,怎能被铜臭所污?”

    “啊,不,本官的诗,就喜欢被铜臭所污。”崔耕笑吟吟地看向小林鸟一,道:“古人说一字千金,你一千贯钱买本官一个字儿,真是不算贵,这次算你占了便宜了。”

    小林鸟一道:“小的也愿意千两黄金买崔相一字,实在是力有不逮啊!”

    什么力有不逮?金小姬卖五十万贯钱,你给本官全部抵了不就成了吗?

    崔耕一边暗暗腹诽,一边道:“那本官若是一首诗写的长了些,你是不是也出一个字一千贯钱?”

    “越长越好,不过,老规矩,您得当场写就。”

    “那好。”

    崔耕早就看到客厅四下里,挂着一些画,画的都是古代著名美女。其中一副,乃是画的汉武帝的李夫人。

    相传,汉朝时有个画师叫李延年,她为了把自己的妹妹推荐给汉武帝,就做了一首很有名的小诗: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汉武帝听了大感兴趣,道:“你这诗写得非常好,可是哪里去找这么好的美人呢?我做了这么多年皇帝,从来就没有听说过啊。”

    坐在一旁的平阳公主就说:“李延年的妹妹就是这样一个绝代佳人。”

    汉武帝一高兴,马上召见,果然很喜欢,于是李夫人就成为了汉武帝一生最喜爱的女人。相传,直到她死后多年后,汉武帝还是无法忘却,经常让人来招李夫人的魂魄来相聚。

    崔耕道:“这副画,画的汉武帝的李夫人李妍吧?”

    “正是,您看看,这是汉武帝命方士召李夫人的魂魄相会的场面,所以佳人只有一个背影。”

    “好,本官观此画心有所感,想要赋诗一首,就把这首诗送给你吧。”

    “那小的真是求之不得。”

    崔耕叮嘱道:“一个字儿一千贯?”

    “当然。”

    “取笔墨纸砚,常清执笔,且听本官将此诗道来。”

    “是。”

    功夫不大,文房四宝皆已到了。

    崔耕这才开口吟诵:“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李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小林鸟一刚开始听着,还面带微笑。不过,稍微过了一会儿,就面色无比难看,暗暗寻思道:娘诶,这首诗得有多长?该不会我会被这首诗整得倾家荡产了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