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966章 攸绪下嵩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66章 攸绪下嵩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册封李重福为太子后,也许是韦后想发泄不满,朝局开始了大变动。

    首先,是宰相韦巨源被赶回家吃老米了。

    紧接着,右御史大夫萧至忠、太府卿韦嗣立、礼部侍郎李峤、工部侍郎张锡、太常少卿郑俱被封为同中书门下三品。

    好么,原来的宰相是崔耕、宗楚客、崔、韦巨源和韦温,因为韦巨源首鼠两端,韦后的力量并不占绝对优势。

    现在可好,郑、宗楚客、韦温、李峤、张锡、萧至忠五个人都是韦后的铁杆,在宰相班子里,韦后一系的数量已经达到了三分之二。

    非但如此,韦嗣立虽然和韦后没说关系,但因为姓韦,还是被她逼着连了宗。

    算起来,现在大唐的九名宰相,除了崔耕和崔以外,都唯韦后的马首是瞻。

    这还没完,韦后又让李显下了一道圣旨:封上官婉儿为“昭容”。昭容乃九嫔之一,秩从二品,从那天开始,上官婉儿就算李显的小老婆了。

    这就是纯属给崔耕上眼药,李显早就没那啥的功能了,把上官婉儿纳入宫中有什么用?

    韦后无非是觉得,上官婉儿是崔耕好不容易弄出皇宫的,自己把她弄回去,一定能给崔耕添堵。

    崔耕听说了这个消息之后,其实并不如何生气。道理很简单,上官婉儿上次坚决要出宫,是因为在武则天面前失宠了,留在宫中徒受欺凌。她本身的权力**非常强,能再次入宫,简直正合她的心意。

    想必以上官婉儿的政治智商,在宫内会如鱼得水。说不定哪天,韦后会无比后悔今日的决定。

    不过,韦后做的另外一件事,就让崔耕着实咬牙切齿了。

    这一日,韦后突然下了一道旨意,给内将军贺娄傲晴赐婚。而赐婚的对象,则是韦后舅舅的儿子,叫崔无。

    另外,韦后还特意宣布,男方的媒人是自己,女方的媒人是皇帝李显。

    此举被人们称为“皇帝嫁女,皇后娶妇”。

    有这两位至尊做媒,谁敢反对?谁能反对?眼瞅着这场婚事已成定局。

    奶奶的,不对劲啊!

    崔耕清楚地记得,在历史记载中,崔无娶的是萧至忠的女儿,而不是贺娄傲晴。

    很明显,韦后是因为自己和贺娄傲晴有绯闻,才使出了这种手段恶心自己。被命运抛弃的我们

    本来,自己对贺娄傲晴也没多深的感情,她嫁给别人为正妻,比嫁给自己为妾强多了,自己应该乐见其成。

    但问题是,这崔无着实不是什么良配。他有个外号,叫做“银枪小霸王”,胯下一杆银枪,不知杀地多少长安多少男哭爹喊娘。没错,是少男,这崔无酷好男风,贺娄傲晴嫁过去,能幸福吗?

    最关键是,当初自己答应过,带贺娄傲晴出宫,避免韦后事败后被牵连,总不能食言而费吧?现在贺娄傲晴嫁给韦后的表弟算怎么回事儿?

    原本崔耕倒是胸有成竹,在历史记载中,李显为了装点太平盛世,会在明年的上元节,也就是正月十五那天,准许宫女出宫游玩赏灯。结果出去了一万多宫女,跑了八千。

    废话,在皇宫内虚度年华有什么好的?有这机会,傻子才不跑呢。

    这也太丢人了,不知道的,恐怕以为皇帝戴了多少顶绿帽子呢。最后李显为了面子,就当这事儿没发生过。

    崔耕本来打算着,让贺娄傲晴就此浑水摸鱼,逃出宫外。

    可现在崔耕傻眼了,眼瞅着婚期将近,还没到上元节呢,怎么助贺娄傲晴逃出皇宫呢?

    能逃出皇宫还不算完,最关键的,是李显不再追究此事。否则,除非贺娄傲晴愿意终老山林,早晚是一颗定时炸弹。

    这可怎么办?

    崔耕想通过高力士,联络上贺娄傲晴,商议一下对策。然而,韦后早就对他有所防备,将贺娄傲晴软禁起来了,除了几个心腹外,任何人不得探视。

    眼瞅着贺娄傲晴和崔无的婚期将近,崔耕真是郁闷异常。

    直到这一日,崔耕接到了一个任务,代表李显,出长安城三十里,到灞桥驿,迎接武攸绪。

    武攸绪就是武则天那个一心修道的侄子,当初崔耕为江都县令时,武攸绪为安平王、淮南道安抚使,有意无意间帮了他不少忙。

    后来,崔耕前往定州任职,武攸绪则得到了武则天的允准,入嵩山修道。

    眨眼间,已经过去了十来年了。

    李显得了肺痨,眼瞅着时日无多,一方面安排后事,一方面把主意打到了神鬼之事上。

    李显仔细一琢磨,武攸绪这人真奇怪啊,好好地荣华富贵不享,非要出家修道。不仅如此,据探子查明,他在嵩山全无皇亲国戚的排场,“冬居茅椒,夏居石室,一如山林之士。太后所赐及王公所遗野服器玩皆置之不用,尘埃凝积。买田使奴耕种,与民无异”。一品嫡妃不好惹

    说他是装的吧?完全不可能!什么人能一装装个十来年!

    那么他究竟是图啥呢?

    会不会这是位真正的有道之士,生有夙慧,知道长生的法门呢?

    李显越想越热切,派遣使者,屡次三番请武攸绪进京。

    终于,武攸绪推脱不过,下了嵩山,这就要赶到长安城。

    李显对武攸绪的到来非常重视,仔细一研究,崔耕既是当朝宰相,又和武攸绪有交情,得了,就让他代替朕去迎接吧。

    崔耕自己则有着自己的小算盘。

    现在直接把贺娄傲晴救出来,几乎完全不可能,也只有想办法拖延她和崔无的婚期了。上元夜,宫女太监都去看花灯了,宫内防卫应该非常空虚,当可建功。

    但如何拖延婚期呢?自己劝说没用,韦后早就不信任自己了。若武攸绪装神弄鬼,胡诌一番,还是非常有可能成功的。

    唯一的问题是,人家武攸绪不爱管事儿,能配合自己吗?

    三日后,灞桥驿。

    崔耕打头,众多朝廷官员在后,站在临时修好的“迎仙亭”内,等候武攸绪的到来。

    奉李显的旨意,这次前来迎接的人真不少。礼部官员几乎全部到场,临淄王李隆基、寿春王李成器、郢国公薛崇简、耿国公武懿宗、桓国公武延秀等皇亲国戚也来了不少,甚至贺娄傲晴的未婚夫,卫尉卿崔无也在其列。

    其时武攸绪还没到,众人看看崔耕,再看看崔无,都露出了意味深长地笑容。

    要知道,在韦后有意无意地宣扬下,在大伙的心目中,崔耕和贺娄傲晴都到了海誓山盟、互许生死的地步了。

    这俩人见了面儿,岂能不情敌相见,分外眼红?

    但是,作为当事人的崔耕和崔无,却是一脸平静,看不出什么喜怒。

    “崔相、崔尉卿,我说二位,你们就别憋着了。有什么话,现在说清楚了,岂不是更好?”忽然,有个幸灾乐祸的声音响起。

    这是要挑事儿啊?谁这么大胆子?

    人们纷纷循声望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