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961章 主使另有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61章 主使另有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大唐崇尚道教,长安有三座规模宏大的敕建道观,分别为太清观、清观、玉清观。

    太清观的观主是史崇玄,道家高人,太平公主的忠实走狗。玉清观的观主朱法满,也是位有道之士,和相王李旦过从甚秘。

    其实这年头,哪个高~官贵戚身边也有些宗教界的人士,或者道士、或者和尚,或者萨满。

    一是为了让这些人给自己祈福,二是出面做些自己不方便出面的事儿。

    如,某官员要改换门庭,总不能亲自门说,某某大人,您今后罩着我吧,我唯您的马首是瞻。那也太掉价了,不到万不得以不会如此。

    他得让自己身边的出家人,和另一边的出家人商谈一番,谈妥了价钱,再投靠过来。在唐隆政变,崔日用本来是韦后的人,他要反水投靠李隆基,是先找的普润和尚。

    再如,某位大人要收受贿赂,直接收钱太难看了。如果送礼的人进入寺庙或者道观,以献给“佛祖”“道尊”的名义,好听多了。

    另外,出家人能言善辩又有神秘加成,很容易得到内宅妇女的迷信。他们出马,那些妇女的枕头风一吹,有时候能起到非常神的作用。

    所以,很多出家人和高~官显贵的关系非常亲密,甚至超过那些高~官显贵的亲近部属。

    听说素玉跑进了玉清观,而玉清观的观主是相王的人,崔耕又是一阵浮想联翩。

    一个时辰后,太平公主府三百侍卫已经将玉清观团团围住。

    朱法满深感莫名其妙,带着几个道士迎出观外,打了个稽首,道:“我玉清观乃朝廷敕建道观,一向奉公守法,从无作奸犯科之事。崔相何故发兵,围了我的道观?”

    “哼,从无作奸犯科之事?那你们观内窝藏女犯,又怎么说?”

    “窝藏女犯?”朱法满一听急了,道:“崔相怎可如此污人清白?贫道这玉真观也不是没跟脚的。”

    “相王李旦嘛,本官当然知道。恐怕这次……他自身难保了!”崔耕一挥手,道:“搜!挖地三尺,也得把素玉给本官找出来!”

    “喏!”

    那些侍卫如狼似虎一般,冲入了观内。功夫不大,玉清观内传来了一阵哭爹喊娘之声。

    朱法满气的须发乱颤,道:“崔相好威风,好煞气啊!我倒要看看,待会儿找不着什么素玉,你如何对老夫交代!”

    朱法满同史崇玄一样,也有着朝廷授予的散官官阶。他是银青光禄大夫,秩从三品,仅史崇玄低半级而已。

    如果没找着素玉的话,这老头儿不依不饶,还真够崔耕喝一壶的,更别提还有相王李旦了。

    崔耕见朱法满的样子不似做伪,心里也有点犯合计,难不成那李二娘在骗我?

    或者说,长安还有别的玉清观?玉清乃是道家的常用名词,那可真不一定啊……

    怀着忐忑的心情,崔耕静待搜查结果。如果真找不着素玉,说不得要赶紧给人家朱法满赔礼道歉了。

    万幸的是,没得多久,有侍卫冲出了观门,大叫道:“启禀崔相,幸不辱命,那素玉被我等找着了!”

    “啊?真有?快点儿带过来。”

    “是。”

    不消一会儿,一群军士将一个美貌妖娆的女子押了出来。太平公主府的人总不会认错,正是素玉。

    崔耕笑吟吟地道:“朱观主,事到如今,你还有何说?”

    “这……”朱法满马变了脸色,赔笑道:“崔相大人不计小人过,千万莫跟贫道一般见识啊!实不相瞒,我是真不知道这事儿……兴许……兴许是有人栽赃陷害?”

    崔耕不以为然地道:“大活人怎么栽赃陷害?她要吃要喝,没你们道观的人配合,可能吗?”

    “配和……”朱法满猛地一拍大腿,道:“我明白了,这事儿是姚世铎干的!”

    “姚世铎是谁?”

    “姚世铎是玉清观的前任观主,他原来是武三思的人。武三思死后,姚世铎没了靠山,贫道才能位。我见他还有些道行,又表现恭顺,才没赶出观去,没想到他竟然做出如此事来。”

    “那他怎么……”

    崔耕本想想问,那他怎么没有改投韦后?

    不过,他转念一想,韦后身边有道家高人叶静能,同行是冤家,恐怕姚世铎挤不到跟前去。、

    崔耕改口道:“来人,把姚世铎拿来!”

    “喏!”

    姚世铎的胆子着实不大,一见崔耕双膝跪倒,道:“崔相恕罪,收留素玉并非我的主意,而是受了纪处纳的指使。他捏着我的把柄,我没办法才干了这事儿啊。”

    纪处纳?

    这事儿跟他有什么关系?

    但是,想到纪处纳也是秦州邽人,和素玉的籍贯相同,崔耕又觉得这姚世铎确实没说假话。

    崔耕看向素玉道:“你也是受了纪处纳的指使?本官劝你实话实说,也好少受些皮肉之苦,要不然……本官可是刑讯的行家。”

    素玉道:“不敢欺瞒崔相,小女子的确是受了纪处纳的指使,是他让我偷的玉叶冠。”

    “你和纪处纳究竟是什么关系?”

    “奴家自幼父母双亡,是纪相把我抚养成人,可以说,他对我有天高地厚之恩。后来,纪相投奔了武三思,并且娶了武三思的姐姐。武三思命纪相在相王府埋一颗钉子,纪相把我派了出去。可惜奴家虽然姿容出色,相王一家却都把我当普通舞姬看待,甚至赠给了吴国公。”

    崔耕猜测,可能是李旦发现了素玉的身世有隐秘,却一直隐忍不发。直到武三思死后,才将这块烫手山芋扔给了武攸暨。

    他又问道:“那你是如何害死吴国公的,还不速速招来。”

    “吴国公?”素玉连连摇头,道:“奴家确实受了纪相的命令,偷太平公主的至宝玉叶冠,但绝无害死吴国公之事啊!”

    嗯?

    这妮子说得到底是真是假?

    说是真的吧,因为自己的蝴蝶效应,武攸暨在与历史不同的时间地点和素玉欢好,得了马风,也不是完全说不过去。

    说是假的吧,没有确切的证据,杀人凶犯怎么会承认自己杀人?当然要避重轻了。

    要不要对素玉动刑呢?

    正在崔耕为难之际,忽然有一骑从远方疾驰而来。

    那人在马高声喊道:“传太平公主口信,还请崔相速速入宫。陛下已经要下旨,要公主和亲吐蕃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