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960章 至宝失踪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60章 至宝失踪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薛崇简疑惑道:“什么意思?几个舞姬还值得查?”

    崔耕道:“三个月前,一批舞姬入府。 没过多久,吴国公暴病而亡,这难道还不该查?”

    武攸暨暴病而亡,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正常的,除了崔耕。他清楚得记得,在历史记载,武攸暨应该是四年后才死。

    这其,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现在,得知李隆基无缘无故地送了一批舞姬给武攸暨,他当然大为怀疑。

    但薛崇简却颇为不以为然,道:“瞧您这话说的,难不成临淄王还想把父亲大人害死不成?这对他有什么好处?”

    “当然是……”

    崔耕想说,武攸暨不死,怎能逼着太平公主和亲吐蕃?不过,他转念一想,又觉得这个理由不够充分。

    道理很简单,李隆基要登皇位,要对付的人太多了,太平公主远排不到前三位。

    要说李隆基对太平公主落井下石,那非常可能。但要说他处心积虑地搞了这么一出,可能性着实不大。有那个心力和资源,他拿来对付韦后或者自己不好吗?

    薛崇简见崔耕不说话,问道:“怎么样?崔相自己也觉得,临淄王不会谋害父王了吧?”

    崔耕皱眉道:“那批舞姬出现在时间太过巧合,我总觉得有些不靠谱,你最好派人查一下。”

    薛崇简只以为崔耕是死鸭子嘴硬,也不想戳破,敷衍道:“好吧,弟子会查的。”

    又说了会儿闲话,崔耕告辞离去。

    很显然,他没说服薛崇简远离李隆基,只是让薛崇简对自己乃至太平公主的看法略为改观而已。

    本以为此事此告一段落,不过,第二天午,太平公主又请他入府一会。

    卢若兰气得肝儿颤,道:“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啊?让给你一天行了呗,怎么还蹬鼻子脸了?”

    崔耕有些尴尬道:“行了,行了,你想到哪去了?我和公主是清白的。”

    “哼,清白的?那你解释解释,这次她叫你干啥?”

    “呃……那我哪知道啊。”

    事实,崔耕也觉得颇为怪,昨天不是刚见过面了吗?今天又能有啥要紧事儿?

    怀着满腹狐疑,崔耕再次进了太平公主府。

    一问才知道,这回是真有正事儿。在昨晚,饮宴过后,那玉叶杯竟然不翼而飞了。

    这么重大的案子,太平公主不放心京兆尹,找崔耕来帮忙。

    崔耕道:“此宝是归何人掌管?可有什么怀疑对象没有?”

    “应该是个叫素玉的贱~人偷的。”

    “何以见得呢?”

    “今日我将下人查点了一番,唯独少了她。而这贱~人,恰恰昨晚勾~引了库房的看守喝酒。”

    “那素玉又是什么来历?”

    “三个月前,崇简不知从哪儿找来了一批舞姬,送给了吴国公,这素玉是他最宠的一个。”

    崔耕若有所思地道;“吴国公死的那天晚,是不是要素玉侍寝呢?”

    “你怎么知道的……啊!”太平公主猛然睁大了眼睛,道:“你……你是说,吴国公是被素玉害死的?”

    崔耕道:“只是一个猜测而已。吴国公暴病而亡,这个暴病,到底具体是什么病?”

    “大夫说是马风,所以才一直没对外宣扬。仔细想起来,素玉是挺可疑的。”

    “不仅仅如此呢……”

    然后,崔耕又简单地将昨晚薛崇简和自己的对话,说了一遍。

    太平公主听完了,缓缓摇头道:“本宫觉得,李隆基不至于要对付本宫。再说了,他若果真有意帝位,该把素玉杀人灭口,而不是让素玉在事后潜伏一阵子,偷什么玉叶冠。”

    崔耕也觉得这么做太小家子气了一点儿,道:“但是,这事儿总和李隆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好了,不说这个了,只要找到素玉,一切皆可真相大白。”

    然后,崔耕找薛崇简送来的那批舞姬挨个问话,没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原来,包括素玉在内,她们都是两年前,李旦买的舞姬。

    查了素玉的卖身契,得知她是秦州邽人,父母双亡,其他没什么有用的线索了。

    这可怎么办?

    长安人口数十万,随便往哪一躲,再想找,真如同大海捞针一般了啊!

    “素玉……素玉……玉素……玉素……你到底在哪呢……诶!有了!”

    崔耕翻来覆去地念叨着“素玉”这个名字,忽然从“玉素”找着了点灵感。

    话说大唐贞观年间,书舍人郭正一曾经买了个叫“玉素”高丽婢。这玉素长得非常美丽,郭正一叫她掌管财物仓库。郭正一每晚临睡前,都要吃一碗粥,不是玉素煮的他不吃。

    某日,玉素便在粥里放了毒药后送给他。

    郭正一喝了粥以后有所察觉,大叫道:“此婢害我”。万幸,此药的毒性不大,郭正一被抢救了过来。

    此时婢女玉素已经不见,并且丢失了十几件金银器物。

    不良人的大首领魏昶奉命查案,找了几个人询问:这十天以内,有什么人打听过郭正一的家。

    有人说,有个归顺的朝鲜人找过,并给一个马夫留下一封书信。

    来到那马夫的家,派人将那封信搜出来,只见面写着:“金城胡同里有一所空宅院。”

    果然,不良人在那所空宅院内找到了婢女玉素和那马夫,将二人一起斩首。

    玉叶冠虽然和那个案子不同,但思路是一样的。幕后主使之人要让素玉动手,必须得给她一个指令。

    太平公主家规森严,素玉自己想出来,完全没有正当理由。那么,无论让她偷东西,还是杀武攸暨,都必须主动联络他,甚至,要帮她把后路安排好。

    既然如此,只要查查哪个外人,联络了太平公主的家仆行了。倒也不一定是素玉,只要能跟素玉联系的人行。

    想到这里,崔耕转换思路,询问最近有谁往府里递过书信,或者传过口信什么的。

    这一查还真查出了点线索,有人称,最近素玉和一个叫李二娘的药婆来往颇多,兴许她传过什么口信。

    所谓药婆,是用药物给人看病的婆子,乃“三姑六婆”之一。

    虽然大唐年间妇女的地位没明清时那么低,但一些妇科病症还是不能给男大夫看的,这有了药婆生存空间,连太平公主的府邸都不能杜绝。

    崔耕大喜,赶紧命人提审李二娘。

    那婆子听说名闻天下的崔青天要审问自己,直吓了个体如筛糠,道:“崔大人明鉴啊,老婆子啥都都不知道,我不过……不过是……”

    “你到底干啥了?”

    “我给素玉带了口信:玉叶冠玉清观,往日恩情一场还。”

    “是谁让你带的口信?”

    “我不知道啊,人家主动找到我,给钱办事而已。”

    “那三个月前,也是吴国公临死之前,有没有人让你给素玉传过口信?”

    李二娘连连摇头,道:“没有,绝对没有。老婆子给素玉传过这一次口信。但有半句虚言,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这样啊……”崔耕沉吟半晌的,道:“来人,传本官的命令,兵围玉清观。”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