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959章 开导薛崇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59章 开导薛崇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太平公主脸色铁青,道:“这逆子,真不让本宫省心!”

    太平公主的儿子很多,但这个年纪的,也只有郢国公薛崇简一人了。

    崔耕看出了便宜,道:“我去看看!”

    言毕,赶紧起身,往门外跑去,高声道:“郢国公你等等本官!”

    薛崇简跑得不快,七扭八转,穿房绕屋,功夫不大,已经在一个小院中停住了。

    “你追我干啥?”薛崇简问道。

    “呃”

    崔耕仔细一想,自己和这家伙还真没啥可谈的。

    外面的人疯传自己和太平公主有一腿,今天又被抓了个现行,人家薛崇简能不生气吗?自己能解释清楚吗?

    他苦笑道:“本官若是说,我是找个借口溜出来的,你能信吗?”

    然后,转身就往外走。

    薛崇简道:“回来!”

    “怎么了?”崔耕驻足。

    “你你说是自己找个借口溜出来,真的假的?”

    “说了你也不信。”

    “不,你敢说,我就敢信。”

    顿了顿,薛崇简的面色和缓了些,道:“跟我来吧,咱们谈谈。”

    “也好。”

    崔耕跟着薛崇简进屋,薛崇简一声吩咐,就有丫鬟送上了茶汤。看来,这是个属于他的小院了。

    把伺候的丫鬟支走,薛崇简艰难道:“崔相,你你今晚真不想留下来?”

    “本官跟令堂根本就没什么关系”

    然后,崔耕简要地,将自己和崔家三兄弟,帮太平公主在李迥秀面前撑面子的经过说了一遍。

    最后他说道:“就是这么点儿事儿,结果被人们误会到了现在。”

    “哼,你也不是那么无辜。”薛崇简撇了撇嘴,道:“崔、崔涤、崔液总是你介绍给娘亲的吧?”

    “这个么”崔耕苦笑道:“你得这么想,崔家三兄弟文采斐然,相貌出众,他们留在公主身边,总比旁人强得多不是?”

    “我唉,我就想不明白了。”薛崇简恨恨地道:“母亲大人怎么就不能洁身自好呢?我每次出去,都会被人笑话。也只有只有”

    崔耕冷笑道:“只有临淄王李隆基不取笑你?所以,他就是好人,别人都是坏人?”

    “也可以这么说。怎么?听崔相的意思,很不以为然?”

    崔耕正色道:“这么说吧,你有两点错误。其一,太平公主他不是没有洁身自好过。今日之所以这样,也不能全怪他。”

    “什么意思?”

    “我来问你,令堂在初嫁令尊薛绍时,可有不好的名声传出?”

    “当然没有。”

    “那不就结了,当初令尊和公主情投意合,小日子过得不知有多美,哪会想那些乌七八糟的事儿?可是后来,令尊的兄长薛参与李冲的谋反,令尊被牵连,被则天大圣皇后下狱处死。天可怜见,薛谋反,又没跟令尊商量,令尊怎么知道?这不是无妄之灾吗?可即便如此,公主还是失去了夫君,而且是被自己的亲生之母害死的。公主性情大变,觉得今朝有酒今朝醉,并非无因啊!”

    薛崇简虽然听说过此事,可从未从母亲的角度仔细考虑过。

    现在听崔耕这么一说,他不禁面色惨淡,道:“母亲当时真够可怜的,想必当时为了保住我,费了很大的力气。”

    还有句话他没说出来,母亲广置面首,是不是在向则天大圣皇后表明,绝无怀念前驸马之意?只是后来,她忘记初心,沉迷于堕落中无法自拔罢了。

    崔耕道:“你明白就好。如今公主的所为虽然不妥,但绝不至于你这个当儿子的都要鄙视。至于旁人?有些是天生愚蠢,暂且不去管他。有些只是痛快痛快嘴,你若放在心上,就愚不可及了。还有些人比如临淄王李隆基”

    “怎样?”

    “嘿嘿,此人是不是,一方面对太平公主的所作所为非常鄙夷,一方面对你的名声扼腕叹息?认为是公主的名声拖累了你?”

    “你怎么知道的?”薛崇简脱口而出。

    崔耕道:“李隆基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他要拉什么屎。实际上,他只是想造成你们母子不合,好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胡说八道!薛崇简着急了,道:“临淄王从未让我对母亲大人不利。”

    “那明德门外,你让普润和尚为公主治病,怎么解释?你可千万别告诉我,此事和李隆基完全无关啊!”

    “呃那是那是为了母亲大人好。她为了两国和亲吐蕃,必可千古传颂,彻底洗脱之前的污名。”

    “哦?是吗?”崔耕眉毛一挑,道:“这么好的事儿为什么李隆基的两个妹妹不去呢?难道说,李隆基爱太平公主,胜过自己的妹妹!”

    “这这是因为因为金仙公主和玉真公主仁孝,不愿意离开父亲的身旁。母亲大人的父母已然龙驭宾天,当然无此顾忌。”

    “还真能自圆其说。”

    崔耕站起身来,面上尽是讥讽的笑意,道:“你相信就好。本官送你一句话。”

    “什么话?”

    “别人稍一注意你你就敞开心扉你觉得这是坦率其实是因为孤独。”

    “什什么意思?”

    “你自个儿琢磨去吧!”崔耕也不解释,施施然往外走。

    “等等!你等等!”

    薛崇简快步向前,道:“你是想说,李隆基对我全是利用?告诉我的全是歪理?”

    崔耕道:“到底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清楚。本官还是头一回听说,有人劝自己二十多岁的朋友,找个几岁的爹呢。偏偏那个朋友还真被劝动了,你说好笑不好笑?

    最后这句话实在太伤人,薛崇简急眼了,道:“崔相你这完全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临淄王对薛某人以诚相待,绝无半分阴谋利用之事!”

    “哦?何以见得呢?”

    “比如比如,三个月前,他还送了一批舞姬给父亲大人。而且,是以我的名义送的。”

    他这里所谓的父亲大人,当然就是指自己的继父,绿帽王武攸暨。

    崔耕不解道:“这就是对你好?”

    “当然,母亲大人声名狼藉。我送几个舞姬给父亲大人,不是能让他能稍微平衡吗?要不然,他心中不忿,到处说母亲大人的坏话可怎么办?”

    崔耕眉头微皱,沉吟道:“听起来倒是有些道理这事儿只是对你、太平公主或者武攸暨有好处,对他李隆基却全无好处”

    薛崇简得意道:“所以我就说嘛,崔相你完全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崔耕摇头道:“不对,不对,我总觉得,这事儿没那么简单

    忽然,他眼中精光一闪,厉声道:“你仔细查查,那些舞姬还在不在?是不是有人已经无故失踪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