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958章 神女应有意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58章 神女应有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段谦闯宫案的处理结果,可以说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之外。

    首先是狂徒段谦,他受佛徒收买闯入太极殿称孤道寡,罪大恶极,着流放岭南道。

    没错,段谦过了会儿当皇帝的瘾,又意霪了一翻韦后,最终所受的惩罚不过是流放。

    普润和尚受的处置更松了:着有司严加训斥,然后无罪释放。

    另外,李显还特意下了一道诏书,申明大唐佛道并重之意,要求两教和谐共处,不要再起纷争。

    崔耕冥思苦想了良久,才把皇帝的思路搞清楚了:他在为自己的后事做准备。

    武则天即位之初大肆崇佛抑道,等快死了,却亲下诏书,逼着和尚们承认《老子化胡经》是真经。非但如此,还让胡超将自己的赎罪金简一副,投于嵩山之巅。

    无它,武则天怕死,被胡超忽悠瘸了,要向道教求长生。

    李显现在也时日无多了,他得考虑:我死了是归道家的泰山府君管呢,还是归佛家的地藏王菩萨管呢?现在把和尚们得罪狠了,会不会死后遭到地藏王菩萨报复?

    但不管怎么说吧,李显的这道诏书一下,算是为段谦闯宫案定了性,太平公主安然过关。

    ……

    ……

    五日后,太平公主府,内宅花厅。

    丝竹声声,异香缭绕,珍馐佳肴陈酿浓浆均已摆好,几十名大唐高~官贵戚齐聚于此。

    太平公主轻举酒杯,道:“多谢诸君鼎立相助,本宫才得脱大难,来,本宫敬诸君一杯。”

    “谢公主。”众人将杯酒一饮而尽。

    崔湜笑嘻嘻地道:“我们大家不过是为公主站个台而已,真正出力的是大哥,公主可得好好地谢谢大哥哩。”

    “是极,是极,公主得好好谢谢崔相。”人们纷纷起哄。

    这里面和太平公主不清不楚地有十来个,对这种黄段子毫不避讳。

    崔耕赶紧道:“在下只是略尽绵薄之力而已,不必了,不必了。”

    “那却不然。”太平公主轻款莲步,来到崔耕的近前,轻托着他的下巴,吐气如兰道:“是得好好感谢二郎哩,到底该怎么感谢,本宫已经想好了。”

    啊?难不成要以身相许?

    虽然我不大乐意,但在这么多人面前拒绝公主,是不是不大好?

    呃……太平公主会不会像次提议的那样,要和官婉儿一起来和我xxoo呢?真是想想都让人兽血沸腾啊!

    不行,崔二郎你可要挺住,那也太禽~兽不如了。

    啪!啪!

    在崔耕一阵胡思乱想之际,忽然太平公主轻拍了两下手,道:“呈来。”

    “是。”

    外面有个小丫鬟答应一声,端着个红绸遮掩的托盘走了进来。

    太平公主道:“这是本宫给二郎的谢礼,打开看看吧。”

    敢情是样东西啊……

    崔耕也不知自己是如释重负,还是怅然若失。

    他将那红绸揭开,里面赫然是一个镶金嵌玉的宝箱。再把箱子打开,一个通体碧绿的宝物,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崔耕讶然道:“此物不是刘占涛的玉叶冠吗?怎么会出现在公主这里?”

    当初崔耕向众人展示“水刑”之术,第一个案子是审讯阿扎杜提,将刘占涛的玉叶冠找到。

    太平公主点头道:“此宝的确原属于刘占涛,不过,他为了向本宫求一个恩典,把此物献给我了。如今本宫借花献佛……二郎看看,可还满意?”

    玉叶冠乃无价之宝,想必是刘占涛见财已露白,无力保护此宝,才将它献给了太平公主。

    崔耕当然满意了。

    事实,天下没人会不喜欢这等宝物。

    史有所载,“太平公主玉叶冠, 虢国夫人夜光枕, 杨国忠锁子帐,皆稀代之宝,不能计其值。”

    此宝先为太平公主所得,太平公主死后归于玉真公主李持盈。李持盈仙去之后,此宝又归于杨玉环,以后不知所踪了。

    但是,话说回来,如此稀世珍宝,崔耕还真不能要。要不然,家里三个正妻,此宝到底给谁呢?那还不得凭生波澜啊?

    至于自己留着?莫开玩笑了,这玉叶冠是雕成了适合女子穿戴的模样。

    崔耕推拒道:“不必了。俗话说得好,宝剑赠烈士,红粉赠佳人。只有将玉叶冠给公主配戴,才不算辱没了此宝。”

    “哦?是吗?”太平公主眼波流转,促狭道:“二郎真以为……只有我才配得这玉叶冠?”

    “当然。”

    “那安乐不配这玉叶冠?”

    “这……”

    崔耕被挤兑的额头直冒冷汗,道:“您是安乐公主的亲姑姑,以“孝”而论,当然安乐要优先。”

    “好了,不难为二郎了哩。”天平公主面色一肃,道:“来,二郎,把此宝给本宫戴。”

    “啊?”

    “啊什么啊?快点儿,别磨叽了。”

    “好吧。”

    崔耕拿起玉叶冠,往太平公主的头戴去。

    头玉冠华贵,面五官精致,身着宫装妖娆,往那一站,果然人花娇。

    人们纷纷大赞道:“崔相说得甚是,果然只有太平公主才配得这玉叶冠哩。”

    “不不不,应该说公主肯戴这玉叶冠,乃是此宝的福分!”

    “这是宝物美人相得益彰啊,吾有一诗相赠: 高情帝女慕乘鸾,绀发初簪玉叶冠。秋月无云生碧落,素蕖含露出清涧。”

    ……

    太平公主也甚为高兴,道:“二郎,本宫戴这玉叶冠,果然甚美?”

    崔耕赞叹道:“美!今朝神女为帝女,直似嫦娥落人间。”

    好吧,这两句诗可不是崔耕抄的,而是见了太平公主这无双美貌,心有所感,脱口而出。

    崔湜起哄道:“这玉叶冠由公主戴着,给崔相的谢礼可怎么办?”

    崔液道:“是极,是极,要给谢礼。若不给崔相谢礼,公主不成了忘恩负义之人吗?”

    崔涤道:“但是,崔相富可敌国,什么稀世珍宝没见过?公主给他一般的谢礼,人家根本不稀罕啊!”

    崔湜眨了眨眼睛,道:“九弟此言差矣!俗话说得好,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公主给的礼物,也未必一定要是稀世珍宝,体现足够的诚意不成了?”

    “那如呢?”

    崔湜道:“如崔相今晚留宿于此,让公主好好地谢谢他。”

    此言一出,全场顿时纷纷起哄。

    “对,能不能让崔相满意,看公主的手段了。”

    “今朝神女变帝女……当晚要帝女变神女!”

    “崔相想必已经等不及了吧!”

    ……

    太平公主作风豪放,也不以为忤,轻启朱唇道:“二郎,要不……今晚不走了吧?”

    “我……”

    崔耕是真不想留下来,但与此同时他也知道,只要现在当场拒绝,和太平公主结下了死仇。

    能不能有什么正当理由,抽身离去呢?难啊,最难消受美人恩,貌似除非家里房子着火,或者李显突然驾崩了,根本没什么合适的理由。

    “哼,一群无耻之尤!”

    正在崔耕为难之际,门外忽然响起了一声冷哼。

    谁?

    有人迅速将门帘挑开,但见一个身着紫袍的身影,迅速跑开了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