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950章 阴风起长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50章 阴风起长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太平公主到灵州来干啥?

    何止是赵范以及众位“外人”啊,就是崔耕、崔都百思不得其解。

    但人家公主来都来了,总不好慢待吧?二人赶紧带着人离了灵州城,往中受降城而来。

    到了城内才知道,太平公主没有住馆驿,直接住到了朔方军大总管府。

    到了内宅门口,通禀过后,崔耕、崔和苏玉容迈步入内。

    还没到堂屋呢,就听到一阵阵银铃般的笑容传来,崔耕和苏玉容听得清楚,正是苏美容的声音。

    进了堂屋一看,可不是吗?

    太平公主当中而坐,左侧坐着上官婉儿,右边坐着苏美容。

    苏美容知书达理、姿容秀丽,也算难得的美女了。然而,太平公主雍容华贵,上官婉儿清丽优雅,这一坐在一起,苏美容白白年轻二十岁,竟颇有些相形见绌。

    三人俱都面带笑意,看起来相处的相当融洽。

    见礼已毕,分宾主落座。

    略微寒暄几句后,崔耕冲着苏美容使了个眼色,道:“难得公主和姨母来一趟灵州城,你和玉容妹妹出去,安排一下今日的饭食吧。”

    “嗯?”

    太平公主道:“二郎,你这是要把美容和玉容支走?不用了,本宫没什么不可告人之事。”

    上官婉儿也帮腔道:“就算有,也不用避讳这两位小娘子哩,反正都不是外人。”

    有问题!

    崔耕闻听此言,心中顿时一股疑云升起:以太平公主和上官婉儿的身份,哪用得着顾忌苏美容和苏玉容?如今她们似有意似无意的对苏美容和苏玉容示好,恐怕不是看自己的面子,而是用得着她们。

    崔耕索性开门见山地道:“倒是我枉做小人了。呃……不知公主和姨母不远千里前来,到底所为何事呢?”

    太平公主叹了口气,道:“实不相瞒,本宫是为逃婚而来。”

    “逃……逃婚?”崔耕一口茶汤好悬没喷出来,道:“您都嫁了吴国公那么多年了,现在逃婚,是不是晚了点儿?”

    所谓吴国公,就是太平公主的正牌夫君武攸暨。他在武则天一朝被封为定王,神龙政变后被李显封为乐寿王,后来又降为吴国公。

    太平公主道:“吴国公已经暴病身亡了。”

    “什……什么?吴国公死了?”崔耕一改之前嬉皮笑脸的模样,面色一肃。

    这年头的医疗水平也就那样,暴病身亡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但是,崔耕清清楚楚地记得,武攸暨应该是在唐隆政变后的第二年才死。

    现在足足提前了四年多,到底是什么原因?

    如果是有什么阴谋地话……武攸暨一死,武家就没什么上得了台面的人物了。

    自己可是答应过武则天,要保全武氏一族的血脉的,现在是不是该有所行动?

    太平公主可不觉得武攸暨的死有什么不正常,自顾自地继续道:“武攸暨死了倒是没什么,反正本宫也和他没什么感情。可谁成想,吐蕃的政局最近发生了一场大变动,迟扎陆贡竟然派出使者,向我大唐为他们的小赞普求和亲了。”

    关于吐蕃最近的政局变动,崔耕当然也有所耳闻。

    原来吐蕃和突厥之间还隔着一个突骑施,后来,同俄特勤和阙特勤把突骑施灭了,两国就算正式接壤了。

    与当世两大强国相邻,吐蕃真是亚历山大。好死不死地是,因为“安利公司”的缘故,突厥和大唐和睦相处,说不定哪天就联合起来进攻吐蕃了。

    在这种外部压力下,王太后赤玛类和车骑长迟扎陆贡,经过艰难地谈判,达成了妥协。

    迟扎陆贡称摄政王,其女儿迟扎敏宁嫁给小赞普尺带珠丹为觉蒙[王后],他们的儿子就是日后的吐蕃之主。国政暂时由迟扎陆贡和赤玛类共同执掌。

    从那以后,吐蕃之势复振,进取虽不足守成颇有余。毕竟,吐蕃人要远较唐人和突厥人适应高原气候,

    现在吐蕃人主动向唐人求和亲,主要还是为了两国和平。

    崔耕问道:“尺带珠丹今年才四岁,他向公主你求亲,这年龄差距,是不是太大了点儿?”

    “哼,和亲之事,主要在于两国利益,至于年龄问题就无关紧要了。再者,人家尺带珠丹也没有一定要求娶本公主啊,只要是皇室嫡系血脉就成。”

    “那您怎么还……”

    “怎么还逃婚至此?”太平公主深吸了一口气,道:“因为……皇兄希望我和亲。”

    “为什么……算了,当我没问。”

    崔耕的话刚一出口,就意识到不对了。道理很简单,李显时日无多,无论太平公主还是李旦,都对他的继承人是一个严重的威胁。如果有个合适的理由,让太平公主出外,那当然是最好不过了。

    他为难道:“所以,公主您就来我这躲一躲?这么大的事儿,光躲恐怕解决不了问题吧?”

    太平公主委屈道:“所以,还请二郎你想想办法了。现在借吐蕃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向咱们大唐挑衅,哪用得着本宫和亲啊?皇兄这不是无理取闹吗?”

    苏美容在一旁帮腔道:“是啊,公主是个好人,二郎总不想她孤苦伶仃地地嫁到吐蕃吧?”

    苏玉容道:“那吐蕃蛮子,哪配得上咱们大唐的公主?二郎你可得仗义出手。”

    崔耕挠了挠脑袋,苦恼道:“我当然懂这番道理,但陛下心意已决,单讲道理恐怕没用。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不断有消息传来。

    李显见太平公主跑了,就找李旦的麻烦,打算命西城县主李金仙和亲。可旨意还没下达,不知哪里泄露了消息,李金仙上书,要出家为李家先祖祈福。

    这个理由太强大了,李显再霸道,也不能不顾祖宗吧。于是乎,封李金仙为金仙公主,拜史崇玄为师,在太清观出家为道。

    然后,李显又打起了金仙公主妹妹李持盈的主意,打算命她去和亲。

    李持盈也提前得到了消息,马上就上书,自己也要为李家先祖祈福,结果李显下旨,加封李持盈为玉真公主,拜史崇玄为师,在太清观出家为道。

    李旦的其他女儿已经出嫁,太平公主又远在朔方道,李显又露出口风,打算让金城公主李奴奴和亲。

    太平公主明白,李显这是在对自己步步紧逼。

    禁中消息哪是那么容易泄露的?毫无疑问,当初对两位公主泄密,正是出自李显的授意。

    与此同时,此举也是在对自己进行斥责:你太平公主不愿意远嫁吐蕃,那就只有让你的两个侄女受苦了,你到底是于心何忍?

    另外,史崇俨是自己的人,让两位公主拜他为师,更是对自己无声的嘲讽。

    接下来,让金城公主和亲,那就是最后的将军了。

    谁不知道,当初在崔耕的强烈反对下,金城公主才没有和亲吐蕃。武则天为了保护金城公主,甚至让金城公主拜崔耕为师。

    如今自己不去和亲,金城公主就得去。

    自己和崔耕之间焉能不骤起矛盾?还能在朔方道得到他的庇护吗?

    又过了几日,邸报上有消息传来,崔加衔儿中书门下平章事,正式成为大唐宰相班子的一员。

    “打一巴掌,给个甜枣么?”太平公主面色惨淡,看向崔耕,道:“二郎,你以为,本宫是不是非得和亲不可了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