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942章 一致要对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42章 一致要对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安利?”阙特勤和同俄特勤眼尽是迷茫之色。

    安禄山循循善诱道:“欢迎两位可汗成为大唐安利公司突厥总代理,小的给两位介绍一个非常先进的销售模式,叫做直销……”

    也多亏了安禄山口舌便给,将后世非常“先进”的直销观念,改头换面,介绍给了同俄特勤和阙特勤。

    总地来说,是大唐羊毛仓所售卖的羊毛布,扬州白糖工坊所出产的白糖和冰糖,乃至长安玻璃工坊所产的玻璃器皿和镜子,都不对突厥发售,而是交给大唐安利公司。

    而大唐安利公司,会独家交给同俄特勤和阙特勤,在突厥发卖。

    这两位可汗,再将货物卖给自己的下线——突厥的实权人物。然后,这实权人物再卖给突厥部落的族长,族长再卖给部民。

    同俄特勤还在懵懂之呢,阙特勤已经明白了这个“安利公司”的深意。

    总地来说,这对自己的权位,好处非常大。

    原来的突厥可汗,要想稳居其位,首先是和原天子一样,声称君权天授,是天让阿史那氏统治突厥的。所以,除了突厥可汗外,各执掌军事大权的“杀”,都必须姓阿史那。甚至规定,虽然的确姓阿史那氏,但长得不象阿史那氏之人的,也不可为“杀”。

    然而,这个办法并不怎么靠谱。如西突厥灭亡后,继承其衣钵的突骑施,其国主并不姓阿史那氏。甚至大唐以为货可居的西突厥王族之后,都成了浪费粮食的米虫。

    突厥可汗稳居其位的第二样依仗,是带着部民们去抢劫了。越是屡战屡胜,权位越是稳固。当然了,偶尔打败也不是不行,突厥人只以抢不到东西为耻,荣誉那是什么?能吃吗?

    但是,若是总打败仗,抢不着东西,这可汗的位置也不安稳了。

    现在,崔耕给阙特勤提供了第三项依仗:利益均分,收取赋税。

    没错,这个所谓的直销,相当于突厥可汗向所有突厥人收税了。

    尽管突厥人自从立国以来,建立了税收制度。但这种制度是象征性的,可汗能支配的税收极少。可汗既然没有钱,那腰杆子自然不硬。

    现在好了,一个直销制度,可汗可以直接获得部民卖羊毛的部分收益。除非那些部民卖了羊毛后,不买羊毛布,不买玻璃器皿,不买白糖……呃,那样的话,那些部民卖钱有什么用啊?

    与此同时,这个制度也将使突厥贵族的利益,和可汗的利益结合起来。

    大家按照政治地位,剥削草原牧民,每个突厥贵族都从这项制度获益。

    原来阙特勤也想到过,羊毛仓乃是独门的买卖,天下这一家收羊毛的,长此以往,突厥人到底会听谁的?

    现在崔耕这个“安利”公司一出来,他不由得长松了一口气,只要自己身为“安利”公司的突厥总代理,拿捏起手下来,毫不费力。

    至于说,自己也被大唐拿捏?现在也实在顾不得那么多了。

    现在崔耕占了漠南之地,突厥的战略形势极其恶劣。难不成,非得撕破了脸,自己被抓到长安给李显跳舞,才消停下来吗?

    想到这里,阙特勤点头道:“崔相这个大唐安利公司的主意,着实不赖,本汗允了。不过,我还有件事不大明白,还请崔相解惑。”

    “可汗请讲。”

    “您这样做,对本汗和同俄特勤很有好处,但是对于大唐……又有什么好处呢?”

    其实崔耕和阙特勤之间,是麻杆打狼两头怕。阙特勤觉得突厥的劣势很大,但与此同时,崔耕也不想真把阙特勤逼绝路,非要和大唐决一死战不可。再说了,算打胜了,把突厥灭了又如何?这片草原始终会有新的主人出现的。

    当然,这番道理没必要对阙特勤解释了。

    崔耕微微一笑,道:“如果说,本官是为了报答丈人之恩,还突厥当日相助大周之情,你信不信?”

    “呃……说实话,本汗还真不怎么信。”

    “您不信对了,因为这只是其非常小的一点原因。本官之所以行这安利公司制度,是想发财。”

    “发财?”

    “你们想,如今西域百国林立,再往西还有大食国虎视眈眈。如果两位大汗把西域百国征服了,能收多少下线?能提供给安利公司多少利润?”

    “有道理啊……”阙特勤顿时眼前一亮。

    原来突厥人喜欢抢原,不喜欢抢西域诸国,主要是因为西域诸国太穷了,抢不着什么好东西。

    现在可不一样,完全可以让西域人养羊啊!

    一时间,阙特勤觉得自己全身充满了干劲,前途大大的有。

    他想了一下,继续问道:“那我和同俄兄弟把西域百国占了,岂不成了大唐的心腹大患?难道崔相你一点都不担心?”

    崔耕微微摇头,道:“你们若果真把西域百国占了,需要对付的不是大唐了,而是大食国。大食扩张成性,垂涎西域久矣,算你们想与之交好都完全不可能。”

    同俄特勤不以为然地道:“大食国有何可怕?他们老老实实地最好,若是主动挑衅,我把他们全捉了牧羊!”

    崔耕也不争辩,道:“那敢情好,那咱们的安利公司,可要赚个盆满钵满了。”

    阙特勤察言观色,明白崔耕恐怕不大看好自己等人的战力,道:“那大食人,果真那么可怕?”

    崔耕叹了口气,道:“不管大食人的战力如何,终归是带甲百万的大国。我以为你们双方的胜算,大概在五五之间。”

    “这样啊……”

    阙特勤沉吟半晌,苦笑道:“若羊毛之利,真如崔相所言,恐怕即便我们二人不想进攻西域百国,部民也不会答应。看来,非得和那大食做过一场了。”

    崔耕伸出手来,道:“所以,大唐和突厥之间是友非敌,咱们双方还是精诚合作为好。”

    “好,咱们精诚合作,永不相负!”

    啪!啪!啪!

    三人连击三掌,定立了和平的盟约。

    至少短期内,大唐和突厥之间,是不会掀起大战了。

    然后,阙特勤为了笼络崔耕,把旁人摒去,告诉了他一个天大的秘密:在进攻突骑施的过程,自己的胯~下好死不死的了一箭,已经不能人道了。

    自己膝下无子,所以,这突厥可汗的位置,最终还是要给拉达米珠的儿子坐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同俄特勤才和自己才达成妥协。

    当然了,在自己的有生之年里,这可汗的位置是不会让出来的。

    阙特勤还年轻力壮呢,谁知道他什么时候死?崔耕也只能是姑妄听之。

    双方计议已定,大规模的羊毛贸易开展起来。

    突厥的主力渐渐西移,唐军自然也用不着在边境保持二十万左右的兵力了。

    最后,兵部传下调令,朔方道的客军全部回归本部,只留下朔方道原本的四万府兵。

    原来的客军虽说不发军饷,但皇帝还不差饿兵呢,十几万大军人吃马嚼,是一笔非常大的开支,这回全省下来了。与此同时,羊毛仓的税收不断运往京,不到一年已达五百万贯,朝廷的财政状况大为改观。

    李显对崔耕下旨嘉奖,封其子崔琼为七品林郎。但是,也仅此而已了,并没有将他召回长安。

    崔耕对此倒是无可无不可,回京可以更深刻地影响朝政。不回京可以更好地控制羊毛仓,各有利弊。

    眨眼间又是三个月过去,崔耕的朔方军大总管府,迎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

    “崔二郎,你给我出来!咱们把话说清楚!”有一妙龄少女,年可十五六,姿容婉丽,双手叉腰站在城主府外,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娇声叱道。

    “我的娘诶!该不会是咱家大人不小心在哪惹得风流债吧?这事儿咱可搀和不起。”

    守门的兵丁不敢怠慢,赶紧进去通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