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929章 安恒四上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29章 安恒四上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废话,这可是谋反大罪,人家敢不报官吗?

    想当初,武则天把李显赶下皇位,几个参与逼宫的羽林军士没得到封赏,在小酒店喝酒。

    有一个人发牢骚,道:“早知无功赏,不如扶庐陵。”

    “……”大家一听这话,没敢接茬。

    不接茬也不行,过了一会儿,有人借着茅房之机,报了官了。

    最后,圣旨下来,告密的普通羽林军士,封为五品游击将军。发牢骚那位,斩立决。

    其他几个军士知情不报,处以绞刑。

    此事长安人尽皆知。

    崔耕暗暗寻思,这可真是应了那句话,天作孽尤可为,人作孽不可活啊!

    他哭笑不得,道:“既然苏安恒确实说过那句话,人家京兆少尹抓他,是职责所在,有何冤枉可言?”

    “但家父只是吹吹牛而已,事实并非如此啊!”

    宋根海冷笑道:“人心隔肚皮,做事两不知,谁知道苏安恒是怎么想的?他说出来的话是证据?!”

    苏关也硬气起来了,沉声道:“那崔相是见死不救喽?”

    崔耕摇头道:“不好意思,人力有时而穷,本官实在爱莫能助。要不……苏先生你再找找别人?”

    说白了,苏安恒和崔耕没啥交情,如此证据确凿的案子,也不想给他翻案了。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这仅仅是一场阴谋的开始。

    ……

    ……

    京兆府衙门,后宅,一间静室之内。

    一张四方小桌围坐了三个人。正间那位,正是京兆少尹魏知古。而他的两旁,左边是大儒苏安恒,右边是他的儿子苏关。

    “来来来,两位喝酒。”

    魏知古亲自将两盏酒满,叹了口气,道:“想不到崔耕空负青天之名,最后却选择了明哲保身,实在令人失望。本官也仅能以此酒,对二位略表敬意了。”

    苏安恒将一盏酒一饮而尽,面色如常,道:“唉,这也是老夫自作孽,须怪不得崔相。”

    苏关却将酒杯往桌一放,嘟囔道:“家父马有性命之忧,我哪还有心情喝酒?”

    魏知古眉毛一挑,道:“苏先生有如此孝心,本官真是甚是钦佩。不过么……有一句话,我不知该不该讲?”

    “唉,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你还卖啥关子啊?快点儿,有啥说啥!”

    “那我可真说了。”魏知古的脸泛起为难之色,期期艾艾地道:“这个……官身不自在,咱们一切得按规矩来。既然是谋反大罪,那肯定是要诛连的。除了苏老爷子外,恐怕苏先生也难逃一刀之苦啊!”

    “啊?还有我?”

    尽管苏关之前想到过这个可能性,但魏知古之前一直没下令捉拿自己,又一直对自己言语之间极其客气,他还以为,魏知古是要开一面呢!

    闻听此言,苏关顿时面色惨淡无,眼尽是灰白之色。

    苏安恒不怕死,事实,在他书武则天之前,已经为了求名,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但是,他不怕死,并不意味着他想绝后啊!

    苏老头赶紧道:“还请魏少尹看在老夫别有微功的面,饶了小儿一命吧!算……算你给我老苏家留点香火?”

    “诶,苏少兄这么大岁数了,还没孩子?按我大唐律例,年不到十五,可以不予诛连。”

    他这是明知故问。

    苏关老脸一红,道:“吾有九女却无一子。”

    “那苏先生遭了这一刀之苦,老苏家真的绝后了?”

    “确实如此!”

    “啊?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啊?”

    魏知古站起身来,着急地在房间内走来走去,瞧那意思,好像将要挨刀的不是苏安恒的儿子,而是他魏知古的儿子似的!

    苏氏父子看见了,不禁心暗叹,魏大人是好人啊!都是大唐的清官,崔耕和人家起来,做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涅?

    良久,忽然,在苏氏父子殷盼的目光,魏知古停住了脚步!

    苏关迫不及待地道:“魏大人,您想到法子了?”

    “呃……也不算想到法子,只是有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能不能办到,本官也没什么把握。另外,恐怕苏老爷子不同意此事啊。”

    “您快说吧,无论成与不成,我们父子都感激不尽!”

    “好,那我可说了,咱们如此这般,这般如此……”

    苏安恒听了,果然有些犹豫,道:“这……这不是挤兑人吗?不大妥当吧?”

    苏关着急道:“爹,那崔耕不仁在前,许咱们不义!再说了,您还能眼睁睁地看着咱们老苏家绝后不成?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啊!”

    “好!

    苏安恒终于被说动了,道:“取纸笔来,我写!”

    ……

    ……

    第二天,由苏安恒亲笔所书的一份奏章,由京兆少尹魏知古,转交给了皇帝李显。

    与此同时,这份奏章的内容,也轰传天下。

    没办法,苏安恒虽然有官职在身,却是名满天下的大儒。他是靠着三份奏章扬名天下的,头两份是劝武则天归政于李显,第三份是为魏元忠鸣冤的。

    这三件事,都是忠臣义士所为,可以说哪次稍一不慎,都有性命之忧,真是大大的好人啊!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如此好人,在临死之前,会说些什么呢?谁不好?

    结果,苏老头没令大家失望。

    人家对自己当前的境遇一字未提,而是说了另外一件事:现在突厥大军向突骑施进击,突骑施危在旦夕。我大唐干涉,兵戈一起,胜负难料。若是不干涉,恐突厥复起,边关永无宁日。事到如今,只有请崔相以三寸不烂之舌,逼退突厥的百万大军!

    到了奏折的最后,他写道:“崔耕不出,奈苍生何?”

    崔耕不出,奈苍生何?

    崔耕不出,奈苍生何?

    瞧瞧,这话说得多么掷地有声,振聋发聩!

    百姓们不懂政治军事,只有个朴素的观念:好人说的话,那是对的!现在到了崔相出马的时候了!

    再者,这要是朝廷出动大军解决此事,国库不足,是不是得加税啊?所以,从自身的利益考虑,也得支持崔耕做说客!

    一时间,让崔耕出使突骑施,成了舆论的主流!

    ……

    ……

    楚国公府内。

    崔耕喃喃道:“魏知古,或者说……临淄王李隆基,你们的如意算盘打得好啊!苏安恒了这么一道奏章,可以“一片忠心为国”为理由,借机为苏安恒求情,至少保护他家人的性命。当然,你们的重点不是这个,而是想坑本官一把。但是……嘿嘿,我崔二郎自有智珠在握,偏不让你们如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