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928章 吹牛也有罪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28章 吹牛也有罪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主羞臣辱,在场的众谋士,面面相觑,脸无尴尬。 ()

    张说强笑道:“话也不能说,起码姚兄的这个右散骑常侍,还是咱们占了便宜嘛。”

    这倒是事实。

    姚挺办事滴水不漏,事先准备了大量劝谏李重俊的书信。

    政变失败之后,李显派人搜查卫王府,自然把这些书信找着了。他仔细一看,哦?这姚挺对朕很忠诚嘛,加封他为右散骑常侍。

    右散骑常侍可不得了,秩三品,负责长随皇帝左右,给予顾问和劝谏。

    说白了,是跟在皇帝身边的谏官,清贵无。

    当初张昌宗的主职,是“左散骑常侍”。东汉末年,著名是“十常侍”,官职是“常侍”,这个官职,是隋唐年间的“散骑常侍”。

    李隆基看了看姚挺,脸才露出点笑模样,道:“话虽如此,但父王没有任何职司,总是不妥啊!尤其是……这官还是被一个小娃娃抢了去!而且那个小娃娃现在还要多个二十多岁的儿子了!”

    还有句话他没说出来:“那个儿子,还是突骑施之主,手下有将近二十万控弦之士!”

    人人得死,货货得扔。一想到崔耕的风光,大伙还真是郁闷无。

    王琚轻咳一声,道:“微臣以为,相王如此被动,是因为崔耕崔二郎。若不是他,李重俊谋反成了。若不是他,今日相王也不会被丢官罢职。”

    姜皎一向和他不怎么对付,揶揄道:“若不是崔二郎,相王还差点人头落地呢!”

    “呃……若李重俊叛乱成功,又何须崔耕来救?再说了,他的真实目的是为了救太平公主,咱们何必领情?莫忘了,相王次下请帖,他可是推脱了呢。”

    一母所生,李旦和李显的性格差不多,还是较重感情,知恩图报的。

    他摆了摆手道:“不管怎么说,崔相也算对本王有救命之恩,王爱卿不必太过苛责。呃……到底如何应对崔耕,你继续往下说吧。”

    “是!”

    王琚想了一下,将较激烈的词汇隐去,继续道:“咱们不妨把崔耕打发出外。”

    张说道:“可是,崔相已经是宰相之尊,一般的事儿,可用不着他出马?”

    “那咱们找不一般的事儿。”

    “你是说……”

    “派他前往突骑施,说服突厥人收兵。哼,崔耕能影响突厥人是不假,但绝不可能将突厥人如臂指使。人家四十万大军都出动了,怎么可能无功而返呢?他去了突骑施之后,不仅耗时长久很可能无功而返,甚至……把突厥人得罪死了!如此一来,岂不是两全其美?”

    “他要是不答应怎么办?”

    王琚道:“那以大义相责。若是崔耕不出马,我大唐以军队干涉此事,那得死多少将士,花多少民脂民膏?他只要想要这个“青天”之名,不能不同意。”

    姜皎质疑道:“我怪了,咱们大唐非得干涉突骑施之事不可?不能任由他们鹤蚌相争,咱们大唐渔翁得利?”

    “话不能这样说……”李隆基的战略眼光可姜皎强多了,解释道:“原来是突崛强而原弱,大隋时,我原朝廷好不容易才把突厥一分为二,使强弱之势发生逆转。现在突厥有重归一统之势,这个险无论如何,我大唐都不能冒。”

    张说也道:“临淄王说道甚是,莫忘了,同俄特勤膝下无子,哪天他想开了,和阙特勤捐弃前嫌也未可知。”

    姜皎不服气地道:“这么说,咱们这一表,崔耕会乖乖范?”

    魏知古阴阴地一笑,道:“本官好好地添一把火,他不可能不范!”

    ……

    ……

    三日后。

    崔耕刚刚下朝,顺着朱雀大街往南走,还没走多远呢,被一个四十多岁的年人,拦住了仪仗。

    “冤枉,冤枉啊,还请崔相不计前嫌,为家父申冤啊?”

    不计前嫌?

    那是自己的熟人啊。

    崔耕赶紧翻身下马,命封常清将那个拦路喊冤之人,带到自己的面前。

    仔细一看,来人身材普通、相貌普通、气质也普通,完全不认识。

    崔耕疑惑道:“你是何人?咱们之前认识吗?”

    “在下姓苏名关,咱们俩虽然不认识,但是家父和您有过一面之缘。”

    “那敢问令尊是?”

    “恕个罪说,家父苏下讳安恒。”

    苏安恒?长安两大惹不起之首嘛,崔耕当然认识。想当初,魏知古和李隆基把苏安恒请出来,挤兑自己不得在杨崇义一案徇私。

    只是这老头爱惜羽毛,最终反被自己利用了。

    崔耕越发疑惑了,道:“苏老爷子两次书,请则天大圣皇后让太子理政。如此气节,海内敬仰,还能有谁敢找他的麻烦?”

    “还真有,是京兆少尹魏知古。”

    “啊?魏知古不是……和苏老爷子关系不错吗?到底是什么罪名?”

    “他说家父参加了卫王李重俊谋反一案。”

    扑哧!

    跟在崔耕身后的宋根海,忍不住笑出声来,道:“人家李重俊谋反,要的是无敌勇士。至不济,也得是手握大权的达官显贵。苏安恒他手无缚鸡之力,要钱没钱,要权没权,赶着凑去,人家也不能要啊!”

    苏关急了个脸红脖子粗,道:“话怎么能这么说?家父海内知名,连崔相都甚为佩服,太子谋逆,当然可能找家父谋划,这位官的见识太过浅薄!”

    “我……”

    宋根海好悬没笑出声来,道:“我说苏关你到底哪头的啊?你是怕你爹不死,不好继承财产咋的?”

    苏关理直气壮地道:“有没有这回事是一回事,家父能不能办到是另外一回事,岂可混为一谈?某身为人子,岂能容你如此污蔑家父的荣誉?”

    崔耕闻听此言,心一动,道:“魏知古甚有清名,总不会无缘无故地抓人,该不会是……这事儿是苏安恒自己说的吧?”

    “呃……那么一两次。”

    “一两次?”

    “好吧,四五次。”苏关无委屈地道:“武三思祸国殃民,百姓无不痛恨。这次卫王把他宰了,真是大快人心。所以,有时候喝醉了,家父一时糊涂,会说,是他劝太子这么干的。谁知道,那些猪狗不如的东西,竟然报官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