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926章 天上掉功劳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26章 天上掉功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个……”崔耕的面色有些犹豫。

    韦后不悦道:“怎么?本宫与陛下做媒,南阳宗氏之女,还委屈了你家崔瑜不成?”

    “倒不是怕委屈了瑜儿,而是……”

    忽然,崔耕脑灵光一现,继续道:“微臣是怕委屈了宗相的孙女儿啊!”

    “此言怎讲?”

    “虽说这手心手背都是肉,但终归有嫡庶之分不是?平阳公主拉达米珠产一子,姓阿史那氏暂且不提。若兰生有一子崔琼,都快两岁了。还有安乐所生之子,名为崔琪,也有半岁。他们虽然没有官职在身,但……”

    “对了,本宫的小外孙还没有官职?!”崔耕还没把话说完呢,韦后被瞬间转移了注意力。

    其实这也能不怪她如此沉不住气,俗话说得好,不怕不识货,怕货货。

    纳尼?本宫的外孙还没官职呢,崔耕一个小妾生的儿子,都是七品林郎了,这如何能忍?

    她略一寻思,道:“相王还兼着一个太常卿的职司,昨日刚刚以年老体衰为理由,请求辞去。那封崔琪为太常卿、镐国公吧。”

    “咳咳~~”李显赶紧咳嗽了几声。

    韦后和自己一同理政还没啥,这么重的封赏怎么可能独断专行?那她跟皇帝还有什么区别?群臣们还不得跟她拼命啊。

    再说了,太常卿那是干啥的?太常寺的最高领导,九卿之一,秩三品,怎能这么给了一个半岁的小屁孩儿?

    韦后这才意识到有些不妥,加了一句:“陛下你以为呢?”

    李显长松了一口气,道:“好吧,依皇后所言。只是琪儿年纪尚幼,不如让宗相暂管太常寺,待其长大后再正式履职。”

    “陛下圣明。”

    李显又看向宗楚客道:“那成亲的事儿,宗相你觉得委屈不委屈呢?”

    “我……”

    还是那句话,不怕不识货,怕货货。刚才宗楚客觉得孙女许配给崔瑜也还算不错。

    被崔耕这么一点,瞬间感到不平衡了。

    嫡庶之别,那差的可不是一点点,而是天地之分。

    如李渊吧,百姓们对他的四个儿子简直耳熟能详,长子建成,次子世民,三子元吉,四子玄霸。对了,他还有一个女儿嫁了柴绍,叫李秀宁。

    然而,事实,人家李渊是有二十二个儿子,十九个女儿。只因为他们不是窦皇后所生,默默无闻了。

    李二陛下的玄武门之变,也不是把李渊的其他儿子全宰了,只是把建成元吉这俩嫡子干掉,算大功告成。其他的庶子,全天下没人认为能和李二陛下争。

    现在,放着崔耕的三个嫡子不嫁,嫁一个庶子。宗楚客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傻缺!

    但马改口吧,那老宗家的脸还要不要了?

    没错,别看宗楚客贪污受贿不含糊,但出身世家大族,也是在乎仕林风评的。

    他稍微一犹豫,道:“与崔相结亲,微臣并无意见。但是,微臣的孙女和崔瑜的年龄相差有些大,是不是找个年龄接近的为好?”

    “那宗爱卿觉得和崔爱卿的哪个儿子结亲,较合适呢?”

    “微臣一时间难以决断,不如和崔相商量一下,从长计议。”

    表现看,是李裹儿的儿子崔琪最为尊贵。其实,宗楚客认为,自己和韦后的关系不需要再继续加强了。

    相反地,孙女嫁给卢若兰的儿子崔琼。如果韦后事败,倒是一个良好的避风港。

    当然了,这时候公开说不嫁崔琪,难免让韦后觉得自己不够忠心,所以老狐狸选择了拖字诀。

    崔耕也长松了一口气,如果宗楚客指名道姓说嫁崔琪,自己还真不知以后的话该怎么接了。

    然而,正在他以为一天的云彩满散的时候,忽然间,一声大喝响起。

    “崔耕!你这个奸臣!在此宰相受贿,国政败坏,突骑施围攻兰州之际,你不思如何匡正朝政,却要与奸相联姻,可对得起“青天”之名,可对得起天下苍生的厚望!”

    “谁?”

    崔耕扭头望去,却是工部侍郎张说站在那里,满脸愤怒之色。

    张说曾经为了保魏元忠,违逆了二张的嘱托,被贬官出外,乃是天下尽知的大忠臣。

    这么一指责,崔耕还真有种无法反驳的感觉。

    人家说得有道理啊,自己知道李显“和事天子”的名号,觉得这个结果能够接受。

    但是,别人可不知道。

    在正人君子看来,自己虽然和宗楚客没结成亲,却已经是在和奸贼苟合了。

    他打了个哈哈,略有些尴尬道:“其实也没张侍郎说得那般严重吧?突骑施只是疥癣之疾而已,只要咱们大唐腾出手来,随手可灭。”

    好吧,跟宗楚客妥协的地太难洗,崔耕也只能选择说突骑施不重要了。

    张说冷笑道:“突骑施活剐了我大堂侍御史吕守素,杀陛下钦使冯嘉宾,阵斩大将牛师奖,兵围安西大都护,这还是疥癣之疾?张某才疏学浅,却是看不出来。不如……”

    “怎样?”

    “崔相您统领兵马,帮我大唐把突骑施给平了如何?既然突骑施是疥癣之疾,给您五万兵马,够了吧?”

    “我……”

    崔耕还真被叫住阵了,要是五万兵马能平突骑施,朝廷还能把突骑施留到现在?

    事实,别说五万了,是十五万,崔耕都没把握!

    但是,他刚刚说了,突骑施不过是疥癣之疾,现在不答应下来,那不是相当于自打自脸吗?

    这可怎么办?

    可正在这时,忽然间——

    有一殿前卫士快步而入,手持一卷书,道:“陛下,八百里加急,八百里加急!郭都护有紧急公奏报!金城郡王有紧急奏章呈!”

    所谓郭都护,当然是安西大都护郭元振,至于金城郡王那是突骑施的国主娑葛了。

    二者同来奏章,岂不是前方出了大事儿了?

    一时间,殿人人色变。

    李显赶紧道:“快拿来给朕看!”

    “是。”

    高力士拿过两份奏折,交到了李显的手。

    “嗯?”

    李显带着近视眼镜,微微一扫,原本紧皱的眉头迅速舒展开来。

    待他迫不及待得看了一遍后,已经是满脸笑意,道:“皇后,你看看,咱们真是收了一个好女婿哦。”

    “怎么回事?”

    韦后将两道奏章一看,也是满脸的笑意,道:“古人说,运筹帷幄之,决胜千里之外。妾身还以为是夸张之言,观今之事,我大唐之崔相,应与古之先贤肩了。”

    “依朕看啊,有过之而无不及。古之先贤是运筹帷幄之,二郎却是运筹于京师之,他们不知高明到哪里去了。”

    ……

    这对公母这么一吹捧,大臣们都听得莫名其妙。

    宗楚客轻咳一声,道:“既是前线军报,是不是应该让微臣这个兵部尚书一观?”

    “好,宗相请看!”

    “啊?还能这样?”

    宗楚客接过高力士递过来的奏章一看,顿时满脸地钦佩之色,道:“崔相,我看咱俩该换一换,这兵部尚书的位子,该是您坐啊!”

    一股不祥地预感涌了张说的心头,盯着崔耕道:“崔相,您究竟背着朝廷干了什么?”

    崔耕也是惊讶不已,暗暗寻思,我啥都没干啊,咋成了诸葛复生,白起再世了?

    这突骑施究竟是出啥事儿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