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895章 二郎巧言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895章 二郎巧言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开玩笑,佛家的报应学说,在科学昌明的后世都有众多受众,岂是玉玲珑这小妮子随口几句就能推翻的?

    接下来,崔耕讲了一个叫做报应的故事。

    这个故事其实是后世某著名推理作家的一篇,被崔耕改头换面拿到了古代。

    在这个故事里,主人公是某县衙的捕头。

    某日,有一个商人马东向他求救,说梦到自己前世,虐杀了一个女子。那女子临死前发誓,要找自己报仇。前不久,自己遇到了一个女子跟前世虐杀的女子一模一样,而且是某某高官之女,名叫秦季月。

    这个梦连做了七天,直到见到秦季月才消失。不用问,是秦季月找自己报仇来了。

    那捕头也没啥好法子,只能是见机行事。

    秦季月自从见了马东之后,果然甚感兴趣,不顾矜持,相邀会面。

    马东吓得肝胆俱裂,却因为秦季月的势力逃脱不得。

    最终某一日,马东实在无法推脱,应了秦季月之邀。临行之前,他派仆人写了一封信给那捕头,让那捕头带人来救。

    结果

    话说到这,崔耕往四下里看了一眼,道:“大家猜,结果怎么着?”

    这个侦探在后世都算相当精彩的了,唐朝之人哪受过这等冲击?此时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沉浸在整个故事的氛围中。

    听崔耕这么一问,五姨韦荷马上就回道:“难道,秦季月将马东杀了?”

    “非也,非也。”崔耕摇头道:“那捕快到了之后,只见秦季月倒入血泊之中,面带微笑,道:“原来如此!”,而马东却在定定地出神。原来,马东觉得秦季月要害他,先下手为强。没想到的是,秦季月对他是一片痴心,根本就没防备他,结果被他一击得手。五姨,您觉得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不知道啊,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时,没人知道这个原因,尤其是秦集月的那个“原来如此”,令人感到无比费解。后来,还是一个过路的和尚,为大家解开了疑惑。原来,那商人马东的之前的第十世,是某朝廷高官的宠妾,而那女子秦季月则是这个高官的正妻。当时,这个正妻效仿汉朝吕后对待戚夫人之例,派人挖去那小妾的双眼、熏聋她的耳朵、灌哑她的嗓子、打断她的手足,然后丢进茅房里小妾直到第九天头上才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韦荷道:“我明白了,如此深仇大恨,只杀一次怎么够?起码得杀十次,双方才算扯平了。”

    “正是如此。”

    崔耕又往四周扫视了一圈儿,总结道:“世人见很多人做了坏事,没遭报应,就以为因果之事并不存在,其实不然。本官有几句话送给诸位:天恢恢疏而不漏,不报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该报的都报!”

    在这种灵异的气氛中,崔耕此言一出,当真吓得不少人心头一震。池塘边上本就凉风习习,此时恰有一阵威风吹过,更是令某些人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韦兰心里有鬼,哆了哆嗦地道:“二郎说得甚甚是啊!玉玲珑这贱货,显险些坏了我的大事,还不乖乖认输?”

    “我”

    玉玲珑怎肯轻易认输,道:“就算报应的事儿是有的,那还有“陆颂踣”呢?”

    崔耕哂然一笑,道:“有“魏王踣”的前车之鉴在前,你敢让人们继续称“陆颂踣”,先问问五姨答应不答应?”

    韦荷着急道“谁都不准再提此事了,谁再提,本国夫人就跟谁急!”

    “呃”

    玉玲珑深吸了一口气,道:“妾身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崔相既知因果报应之事,为何不对长宁公主、宜城公主进行劝谏,难不成五姨、七姨比她们更为亲近?”

    崔耕哼了一声,道:“佛家因果报应之说,流传甚广,莫非本官不提醒,她们就不知道了?我为大唐宰相,可不是佛门掌教,今日谈及此事,也只是适逢其会罢了。再说了”

    说着话,崔耕看向李裹儿道:“你和长宁公主、宜城公主关系甚好?”

    李裹儿琼鼻微纵,耸了耸肩,道“呵呵!”

    几位公主明争暗斗多了去了,只是现在李裹儿实力最强,其他公主不敢招惹罢了。要说他们的关系多么好,那真是纯属扯淡,在场众人心知肚明。

    韦荷道:“事到如今,玉玲珑你还有何说?如果没有什么新说法,就必须答应崔相为你赎身了。”

    玉玲珑心思电转,也没想到什么脱身之计,只得泫然欲泣地看向曹昊,道:“好吧,奴家愿赌服输,只是能不能宽限几日,让奴家跟姐妹们好好道个别?”

    “没问题没问题小娘子高兴就好我不着急,真的!”曹昊一时间为情所迷,忙不迭地答应。

    既然名义上的本主都答应了,崔耕也不好说什么。再者,现在就把玉玲珑交给曹昊,他还不放心呢。

    崔耕转身对曹昊道“玉玲珑的事儿可以不急,但你传宗接代的事儿你可得抓紧喽。限你三日内纳妾,半年内成亲,否则的话嘿嘿!”

    “啊?”曹昊面带难色。

    李裹儿插话道:“本宫身边还缺一个侍女,我瞧着玉玲珑挺合适。”

    玉玲珑娇声道:“公子”

    这一声还真是千回百转,曹昊原本还陷入“一棵树”还是“森林”的纠结中,闻听此言,马上就表态道:“好,我答应了。三日纳妾,半年内成亲,就这么定了!”

    玉玲珑忙着敲砖钉脚,道:“那咱们一言为定,再过半年,公子成亲后,由崔相为奴家赎身,嫁给公子。”

    她心里想得却是:“半年,用不了半年,我的男人就会登基为帝。曹昊啊,曹昊,你个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

    孰不知,崔耕也在想道:“看来用不了半年,李重俊就得发动军事政变,身首异处。到时候,玉玲珑这妮子也该收心了。嗯,嫁给聚丰隆银号的少东家,也算个不错的结局。曹昊终日流连花丛总不是个事儿,希望玉玲珑能让她收收心吧。诶,对了”

    忽然间,崔耕想到,曹昊的事儿倒是解决了,这还有自己的事儿呢?该怎么把话题,转到白沙子的身上呢?

    正在这时,韦兰和一个道姑模样的人嘀咕了一会儿,走过来,道:“二郎啊,虽说你给我们指了一点明路,但是,这阴德总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积起来的,恐怕远水不解近渴啊。”

    “那七姨想怎么办?”

    “你能不能先借点阴德给我啊?当然,不白借,我会给你补偿。”

    崔耕讶然道:“阴德还能借?怎么借?”

    “只要二郎手书,愿意借三千阴德给我,要求三年内还清就行了。我问过赵李氏了,你活人无数,有几十万的阴德。借我三千阴德,实在是不算什么。”

    韦荷也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道:“还有你姨夫呢,二郎不可厚此薄彼啊。”

    “这个”

    崔耕当然明白,所谓“借阴德”云云,都是神婆赵李氏玩儿的花样。要不然,在这件事上她没什么表现,恐怕就会失了韦兰的信任、至于说,赵李氏想趁机坑韦兰点钱花花,倒不是主要目的。

    但是,这不妨碍崔耕拿赚钱说事儿啊。

    他眼珠一转,道:“七姨莫听赵李氏胡说八道,她那是骗你钱哩。您想啊,我这个出借阴德的人都得有所补偿,他这个出力的总不能白干不是?”

    韦兰只以为崔耕在借故推脱,道:“二郎,莫管你信不信,写几个字就成,这还难为你了不成?”

    “不是难为我,而是”

    “你再不答应,我给你跪下了!韦兰故技重施。

    崔耕赶紧拦住了,道:“七姨不必如此,我答应了。不过”

    “怎样?”

    “我还有个小小的请求,务必不让那赵李氏得意了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