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892章 大唐美男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892章 大唐美男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韦荷嗤嗤笑道:“那大姨可就有话直说了,男人喜欢绝的女子,而女子呢,也喜欢俊俏的郎君。比如阿武,她不就是喜欢张氏兄弟吗?你家崔二郎哪都好,可这相貌么……”

    说着话,她右手微微一拽,道:“起来。”

    应声而起的,正是韦荷的夫婿,陈国公、光禄大夫、太子詹事陆颂。

    韦荷吩咐道:“夫君,你站到二郎身边去。”

    “干什么?”

    尽管陆颂心有疑惑,还是与崔耕并排而立。

    韦荷继续道:“裹儿你看看,论长相论风度,二郎配给你姨夫提鞋吗?”

    “你……”

    陆颂是长安公认的美男子,崔耕只是有点小帅而已,就像是某校校草与当红明星的区别,差距着实不小。

    李裹儿被韦荷堵得一愣一愣的,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人家韦荷已经提前说了承认崔耕的文武之才了,你还想说啥?

    最终,她气鼓鼓地道:“大姨夫是美男子又怎么样?小姨夫长得也就跟二郎差不多,你们有什么好得意的?”

    所谓小姨夫,就是韦兰的夫婿太常少卿冯太和。

    韦兰抿着嘴道:“裹儿啊,这你就不懂了。这男人除了长得好之外,还得有一样东西厉害,才是真正的好男人哩。你这姨夫,人称“一夜七次郎”,姨娘我甚是受用。你那二郎夫婿,他行吗?”

    “呃……”李裹儿又没词儿了。

    崔耕那方面的能力,也就是中人之姿,满足李裹儿当然没问题。但要说“一夜七次”,年轻的时候或许可以勉力为之,可他娶李裹儿的时候都三十多了,那身体是决计遭不住的。所以,李裹儿当时就有点心虚。

    再说了,冯太和这个太常少卿是靠得老婆来的,他之前不过是个八品小官,没啥名望,当然可以吹嘘什么“一夜七次郎”,不怕被人觉得粗鄙。

    但是,崔耕乃清流领袖,跟别人比这个,没的掉了身份。所以,再失一分。

    李裹儿没法子回嘴,气鼓鼓地看向崔耕,娇声道:“二郎,你给我做主!”

    按说,崔耕的性子,是不会搀和进这种破事儿的。

    但是,他今天是有所求而来,还想要韦荷和韦兰的白沙子呢,所以,现在就不能缩了。

    崔耕长身而起,道:“小婿拜见五姨、拜见七姨!”

    其实韦荷和韦兰是韦玄贞的次女和三女,这里的排行,是从韦家这个大家族论的,韦荷排行第五,韦兰排行第七。所以,原来人们一直称他们为“五娘”和“七娘”。神龙政变后,这二位的身份水涨船高,不管是亲近的晚辈,还是陌生人,都称呼她们为“五姨”和“七姨”。只有李裹儿不这么叫,毕竟有资格让她称姨的,就是这么两位。

    韦荷轻笑一声,道:“怎么?二郎是要为裹儿出头了?你的文名传天下,论斗嘴我们可斗不过你,嘻嘻!”

    韦兰道:“不过,若是比那个能力,二郎你恐怕得大败亏输哦。”

    “呃……小婿不是要和二位斗嘴,而是想分别给两位一个忠告。”

    “忠告?什么忠告?”

    崔耕看向韦荷道;“先给五姨一个忠告。听说古时候,潘安貌美无比,掷果盈车。姨夫陆颂虽然略逊一筹,但其头上之巾却被称世人称为“陆颂踣”,也算相当不错了。”

    这个时代,平民百姓一般头带幞头,也就是沙罗软巾。官员则带着幞头的变种乌纱帽,休闲时也戴幞头。

    但是,美男子陆颂觉得带着幞头太没性格了,就发明了一种特殊的样式:把软巾高高堆起,再让它自然下垂,看起来像是软巾跌倒的样子。

    人帅,穿啥也好看,陆颂这身装扮很快引发了长安时尚圈儿的大地震,人们把这种头巾命名为“陆颂踣”。踣者,跌倒也。

    这正说到了韦荷的得意之处,嘴角含笑道:“是有这么回事儿,你姨夫文不成武不就,也只有这件事名扬天下了。你提这个干什么?”

    不过,她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只听崔耕长叹一声,道:“唉,此名不祥,大大的不祥啊。我劝姨夫赶紧声明,禁止人们如此称呼,实在不行,就赶紧求陛下下道圣旨。否则……迟早有不测之祸!”

    “好啊你,崔二郎!”韦荷跳着脚骂道:“你摸摸自己的胸口,到底还有良心没有?我不过是和裹儿绊了几句嘴,你就咒你姨夫去死?有你这么当晚辈的吗?哼,我夫君有不测之祸?你怎么不去死!”

    崔耕面现诚恳之,道:“姨母息怒,息怒啊。俗话说得好,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您听我把话说完。如果觉得我说的没道理,愿打愿罚,小婿毫无怨言。”

    韦荷当然可以说“我不听,我不听”,但是,她对“罚”崔耕可太敢兴趣了。长宁公主和杨慎交那个令人羡慕无比的大宅子是哪儿来的?还不是“罚”崔耕得来的吗?

    她气鼓鼓地道:“好,咱们一言为定,你讲!”

    崔耕道:“五姨明鉴,“帽子”代表着人的功名富贵,寓意非常。比如说赵国公长孙无忌,当时他喜欢戴乌羊毛做成的浑脱毡帽,天下人非常喜欢这种帽子,就把这种帽子命名为赵公浑脱。结果,没几天,赵国公就获罪被流往岭南道。你想想,叫了半天“浑脱”,赵国公的官帽能不脱落吗?”

    韦荷疑惑道:“但是,我家夫君的帽子,是叫“陆颂踣”啊。这跟浑脱帽有什么关系?”

    “那比“浑脱”更严重!”崔耕面严肃道:“五姨您想想,这踣字除了跌倒之外,还有什么意思?”

    韦荷没读过什么书,看向陆颂道:“还有什么意思?”

    陆颂苦笑道:“都不是什么好意思。比如陈尸,《周礼秋官》云:凡杀人者,踣诸市,肆之三日。比如覆灭,《左传襄公十一年》云:队命亡氏,踣其国家。比如败亡,《国语鲁语上》云:纣踣于京。”

    韦荷脸骤变,骇然道:“那“陆颂踣”的意思,岂不就是陆颂……死?”

    崔耕又加了一把火,道;“还有,这种帽子其实并非完全是姨夫的首创。当初,太宗皇帝四子李泰的巾子也向前踣,人们觉得非常好看,命名为魏王踣。结果,可怜的魏王千岁,三十二岁就英年早逝。前车之覆后车之鉴,不可不慎啊!”

    韦荷目瞪口呆,道:“真的假的?”

    陆颂道:“确有此事,唉,可惜木已成舟,即便叫陛下下旨禁绝也晚了。看来咱们夫妻的缘分快到头……”

    “不会的!不会的!”

    韦荷急急扯住崔耕的袖子,道:“二郎你一定有法子的,一定有的,对不对?”

    崔耕有啥法子啊,他之所以这么说,是根据后世的记载。按照记载,陆颂还有不到一年就去世,人们把他的死归罪于这个“陆颂踣”的称呼。后来,人们这么一联想,就连长孙无忌和李泰都联想起来了。

    现在叫崔耕想法子,他能怎么办?

    崔耕眼珠一转,道:“向陛下讨旨,未必就来不及,咱们还是尽人事听天命。”

    言毕,赶紧转移话题,看向韦兰道:“七姨,现在给你忠告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