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884章 小白再立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884章 小白再立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崔耕想了一下,道:“本官也是刚听说了这个案子,至于到底如何找人,我也没什么思路。 ()不如,咱们去杨崇义的宅院查探一番,看看有什么可疑之处。”

    魏知古道:“理应如此。”

    当即,京兆府的衙役押着王元宝,和崔耕等人一起,往杨崇义的宅院而来。

    的确如王元宝所言,杨崇义的宅院并不算大,家的人口也不算多。连同杨崇义的老婆刘氏之内,总共才二十多人,连个小妾也没有。

    崔耕不由得暗暗琢磨,呃……没孩子……也没小妾,看来杨崇义不仅生育能力大有问题,是性能力恐怕也不咋样啊。

    至于说,没孩子可能是刘氏的问题,杨崇义不纳妾是对爱情忠贞不二?的确有这种可能,但是,这可能性跟彩票奖也差不多。

    崔耕和李隆基等人在杨家的正堂屋落座,,命杨家的人集起来。然后,派衙役们去搜查杨家宅院。

    至于崔耕自己,则和魏知古一起,挨个审问杨家人当夜听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

    结果不出所料,毫无收获。

    功夫不大,衙役也回报,并未找到杨崇义。

    崔汪双手一摊,道:“什么崔青天啊,依我看啊,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大家找不着,换成他啊……照样找不着!”

    崔耕冷笑道:“照这么说,崔大夫你是承认自己同样找不着喽?”

    “我找不着怎么了?我承认自己找不着,咱也没称崔青天啊!”

    “嘿嘿,你这么想可完全错了。”崔耕对这疯狗也不再客气,道:“告诉你,众衙役没找着,那是时间不够。你找不着,纯属脑袋里全是酒。至于本官么……”

    “怎样?”

    “我身为扶阳王、书门下平章事,这点小事儿,用得着自己出手吗?宋根海!”

    “在!”

    “你把小白牵过来,让他闻闻杨崇义的衣物,再去找杨崇义的下落。”

    所谓小白,是宋根海那匹极为拉风能听懂人言,却跑不快的马。

    宋根海尽管心怀疑小白的能力,但关键时刻可不会给崔耕掉了链子,高声应道:“喏!”

    崔耕却是对小白有极强的信心。

    根据后世的研究,马的嗅觉绝不在狗之下,之所以不用来破案,主要是三个原因:一,同等情况下,马的价格远较狗为高,二,马是食草动物,胆子极小,易受干扰。三,马的体质狗娇贵,容易生病死亡。

    现在,小白能听懂人言,用他来找杨崇义的下落正合适。

    宋根海拿了杨崇义一件衣服,道:“小白啊,小白,能不能找着杨崇义,可全靠你了。来,快闻闻,是找这个人。”

    希律律~~

    小白扭过头去,还不想干活儿。

    宋根海眼珠一转,又指着崔汪,道:“瞧见没有,是这个人,他可是说啦,自己的鼻子可你的灵多啦。咱堂堂小白,总不能叫一个酒鬼下去吧?”

    哼哼~~

    小白呼哧了几下,终于将头伸到那衣服。

    然后,它开始在杨崇义的宅子里走来走去,不断嗅闻。

    崔汪哈哈大笑,道:“以马破案,闻所未闻,崔相爷,我看你是黔驴技穷了。”

    崔耕现在也找着对付这条疯狗的法子了,看向苏安恒,道:“苏老爷子,您怎么看?”

    苏安恒是当世大儒,爱惜羽毛,可不能随便乱说。

    另外呢,既是当世大儒,该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他不能直接说不知道。

    所以,苏老头模棱两可地道:“虽说用马找人前所未有,但古语有云,老马识途。既然能识途,想必这找人也……这个……这个不好说啊。”

    疯狗之所以是疯狗,那是不受控制的。

    屡次三番被苏安恒扫了兴,崔汪可不干了,道:“我说苏安恒,我给你面子叫你一声苏老爷子,不给你面子,是苏老贼,苏老匹夫!你特么的也太不识抬举了吧?我……”

    “崔大夫还请甚言!”李隆基赶紧打圆场,道:“到底能不能找着杨崇义,一会见分晓。现在着实没必要争执,没的伤了和气。”

    “用不着一会儿见分晓。”崔汪又灌了一口酒,瞪着猩红的眼睛,道:“我现在敢说,根本没可能!”

    “找着啦!找着啦!”

    也合该崔汪倒霉,怎么那么巧,正在这时,宋根海发出了一声大喝。

    “啊?还真找着了?”

    人们大吃了一惊,赶紧出来观瞧,但见几个衙役和宋根海守在一个井口前,紧张地盯着里面。

    功夫不大,有个细高挑儿的汉子,将杨崇义的尸身背了来。

    崔汪见状,顿时又开启了疯狗模式,道:“诶,我说魏少尹,你们京兆府是怎么办事的?怎能随便挪动尸身?这要是漏了重要的线索怎么办?哦,对,我明白了!”

    他猛地一拍脑门,恍然大悟,道:“这人肯定跟崔耕是一伙儿的,要毁灭证据!来人啊,把他抓起来,严刑拷打,看看他到底收受了多少贿赂……”

    崔汪滔滔不绝,声色俱厉,一直讲了半刻钟左右。

    然而,那个背着杨崇义尸身来的人面毫无惧色,其余的衙役也毫无行动。

    到了现在,崔汪有何意识到不对劲儿了,道:“怎……怎么回事儿……你们怎么都不说话?”

    魏知古苦笑道:“好叫崔大夫得知,背杨崇义来的人,叫阎勇强,是我们京兆府衙门的仵作。人家是执行公务,并无什么情弊。”

    “啥?执行公务?呃……那个……”

    崔汪的脸实在挂不住了,赶紧灌了几口酒遮羞,道:“好酒啊!好酒!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忘啊,忘!”

    但是,宋根海是靠耍嘴皮吃饭,又岂肯让他说这么几句话糊弄过去?

    宋根海抬头望天,道:“哎呀呀,刚才我好像听到某人什么,“咱是找不着,但我也没称崔青天啊”。现在可好,一匹马都找着了,是不知那人会如何说了?这叫啥?畜生都不如?”

    “我擦!你敢骂我?”崔汪猛往前冲,要跟宋根海玩儿命。

    他这醉是七分假三分真,步履相当不稳,宋根海一闪身,躲过去了,哈哈笑道:“马牛羊鸡犬豕为六畜,你不如一匹马,可不是畜生都不如吗?畜生不如,你认了吧!”

    “我跟你拼了!”崔汪继续前闯。

    然而,正在这时……

    半空忽然传来一声大喝,道:“畜生不如!畜生不如!”

    “我擦,谁?谁敢拉偏架?小太爷我……”崔汪气的肝儿颤,双拳紧握,往天看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