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880章 祭天大庭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880章 祭天大庭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崔耕太了解“祀南郊”的政治意义了。

    在古代,宣扬皇帝乃是“真名天子”“代天行事”,皇帝祭天的意义,如何重视都不为过。

    当然了,为了表示对上天的尊重,这“天”也不是随便祭的。

    最高一级,就是“封禅”。非得皇帝自认文治武功足以感天动地,才可以举行。否则,上苍就会降下灾祸。

    想当初,唐高宗李治平百济灭高句丽,将大唐版图扩张到前所未有的程度,就曾经进行泰山封禅。

    当初那场封禅的“初献”,当然是皇帝本人。亚献,本应是太子或者朝廷重臣,最后却换成了武则天。

    从那以后,武则天的政治地位急剧上升。

    韦后既然坐着女皇梦,当然也想沿着则天女皇的“成功经验走下去。

    但是奈何,李显的文治武功着实差点儿,根本就不可能祭天。所以,韦后选择了次一等的“祀南郊”。

    毫无疑问,这个提议一出,定然在朝中掀起一阵轩然大波,自己这个礼部尚书就算站到风口浪尖儿上了。

    他苦着脸道:“如果微臣没料错的话,您不仅要祀南郊,还要充任“亚献”吧?”

    “崔尚书果然聪明,确实如此。”韦后盯着崔耕的眼睛,道:“那么,你是支持,还是不支持呢?”

    “我”

    这话崔耕还真难回答,多年来,他一直和韦后维持了个斗而不破的局面。

    若是他坚决拒绝,可就彻底和韦后撕破脸了,不仅以后会迎来韦后的报复,家里也没法对李裹儿交代。

    这可咋办?

    诶,有了!

    崔耕心思电转,深吸了一口气,道:“皇后娘娘希望微臣支持您?”

    “那是自然。”

    “呃,其实微臣以为,我若是在此事上支持您,其实是您最大损失。”

    “什么意思?”

    “比如御史大夫萧至忠吧,他原本官声甚好。但是,自从投靠了您,名声一落千丈,说的话不管对错,都没人听了。微臣若是在“祀南郊”这个问题上帮您说话,恐怕会落得和萧至忠一样的下场。”

    “哼,说来说去,你就是不同意喽。”

    “那倒不是,若皇后娘娘执意要微臣支持,微臣定当领命。只是那样的话,您再遇到更重大的事,急需支持,微臣恐怕就会不能发生应有的作用了。换言之,好钢得用在刀刃上,这您明白吧?”

    “更大的场合?”

    韦后心中一动,摆了摆手,道:“希望二郎你记住今日对本宫说的话,退下吧。”

    “呃是。”

    其实,崔耕还想了一些说辞,准备详细阐述自己“留在党外比在党内好”。但是,话还没说出口,韦后就让他走了,真有种一拳打在空气上的感觉。

    随着贺娄傲晴往外走,崔耕一直有些心不在焉,直到被引进了一块僻静无人之地。

    他讶然道:“嗯?这是哪儿?咱们走错路了吧?”

    “没走错路,是我把故意把你引到这来的。”

    “为什么?”

    “因为”

    忽然,贺娄傲晴“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道:“二郎,救我,救我啊!”

    “你这是怎么了?”崔耕赶紧以手相搀,奇怪道:“你让我帮的忙我全帮了,又有谁欺负你了?”

    贺娄傲晴顺势而起,摇头道:“没人欺负妾身,而是现在皇后娘娘一心做着皇帝梦,我怕迟早会迎来不测之祸!二郎,你带我走吧,我不做内将军了,就留在你身边,为奴为婢都行。”

    “这样啊”

    崔耕暗暗寻思,贺娄傲情在历史记载中,还真是在唐隆政变中被斩了。她今日之举,也算明智。只是她原来不知韦后的谋划?怎么就没这种紧迫感呢?

    崔耕哪知道啊,之前贺娄傲情久居深宫,以韦后为天,根本就没想那么多。现在随着他出去了一趟,不仅见识多了,还将一缕情丝渐渐寄在他的身上,就颇多了点旁观者清的意思。

    再说了,这么一表态,不就有光明正大的理由,留在崔耕身边了吗?难不成,崔耕还真的让堂堂的内将军为奴未婢?

    崔耕对贺娄傲晴的话将信将疑,道:“本官可以带你走,不过,堂堂的内将军失踪,干系太大。现在时机还不成熟”

    “那你什么时候能带我走?”

    崔耕望着远方,仿佛看透了历史的迷雾,道:“两年,两年后,本官定当无惊无险地接你走。”

    有了准日子就好办了,贺娄傲晴低眉顺眼地道:“妾身听二郎的。”

    在崔耕的想法里,有两年时间,足以考察贺娄傲晴今日之举,是不是真心。至于两年后,有一个绝佳的机会,可以毫不费力地带走宫内的任何人,这个承诺实现起来毫无难度。

    在贺娄傲晴的想法里,却是崔耕给了自己一个终身的承诺。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非常美丽的误会

    然而,崔耕情场得意,官场就不怎么得意了。就在他刚刚走出丽政殿后不久,屏风后走出一个人来,正是德静王武三思。

    韦香儿道:“刚才的话,你都听着了?对崔二郎,你怎么看?”

    武三思想了一下,道:“有好有坏。坏的方面讲,他肯定跟咱们不是一条心。但好的方面讲,如果你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了,非要称帝的话,他也不会坚决反对。”

    “那还要不要继续对付他?”

    “要,当然要啊,不仅仅是他跟咱们不是一条心,关键在于,他挡了咱们的人的道儿了。”

    “可是,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南郊祭天,不宜多树强敌吧?”

    “要的就是南郊祭天!”武三思阴阴地一笑的,道:“你就请好吧,我保证,不仅能让你在南郊祭天的时候,当上“亚献”,还能利用这件事儿,让崔二郎吃个大闷亏!”

    神龙二年,丁酉,紫宸殿,早朝。

    李显宣布道:“自从朕登基以来,我大唐天下太平,海晏河清。为感谢上苍庇佑,朕决定南郊祭天,以皇后为亚献,众位爱卿可有意见?”

    “理应如此,理应如此啊!”新任的国子监祭酒祝钦明马上表态。

    “你”

    魏元忠闻听此言,一口老血好悬没喷出来。

    就在前几天,李显宣布,自己之前让郑普思为秘书监监正,叶静能为国子监祭酒,实在是大错特错。

    事实是明摆着的,还没怎么着呢,郑普思就谋反了。所以,连带着的,叶静能也别干国子监祭酒了,直接领一个三品散官半退休吧。

    魏元忠等人非常高兴,认为李显吃一堑长一智,大有明君气象,大呼“吾皇圣明”。

    后来,李显以祝钦明为新任的国子监祭酒,大家就更高兴了。

    祝钦明不仅仅是李显的老班底,而且是大唐少有的明经、进士双科及第,尤精三礼,文名扬于四海。完全可以说,他是标准的清流人物,升任国子监祭酒,对清流派是一个大大的利好。

    然而,万万没想到,这祝钦明竟是早就投靠韦后了。

    李显之前哪里是从善如流,罢去邪佞啊,分明是觉得叶静能的战斗力太弱,换上了学富五车的祝钦明!

    果不其然,只听祝钦明继续道:“汉书郊祀志云:“天地合祭,先祖配天,先妣配地。天地合精,夫妇判合。祭天南郊,则以地配,一体之义也。”所以,陛下南郊祭天,以皇后为亚献,实在是天经地义,理所应当!”

    “我呸!祝钦明你这个无耻小人!”

    太常博士唐绍怒道:“皇后南郊助祭,于礼不合。刚才你说的,那是祭宗庙礼,而非祭天地礼。谨按魏、晋、宋及齐、梁、周、隋等历代史籍,郊天祀地,从来没有皇后助祭之事,更别提当什么亚献了。”

    国子监司业褚无量也帮腔,道:“祭天时只用始祖陪从受祭,并未以始祖母配享,因此皇后不应参与祭天。”

    祝钦明面多对这二人的责难毫无惧色,道:“周礼大宗伯职云:“凡大祭祀,王后有故不预,则摄而荐豆笾,彻。”你们俩看清楚,这上面写的是“凡”。“凡”是什么意思?不懂吗?祭宗庙礼和祭天地礼都在其内。你们俩啊,实在是不学无术之至!”

    “嘿嘿,祝钦明,真正不学无术的是你吧。什么叫“大祭祀”?周礼有云:凡祀大神,祭大,享大鬼,帅执事而卜日宿,视涤濯,莅玉鬯,省牲镬,奉玉齑,诏大号”

    简短截说,祝钦明引经据典,群臣据以力争,斗了个天昏地暗、

    至于结果?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事儿还真没什么结果。反正古书是死的,人是活的,怎么说怎么有理。

    李显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待他们争论了半个时辰之后,忽然轻咳一声,道:“既然众位爱卿争论不休,那就由宰相决断吧。韦爱卿你说!”

    韦巨源是韦后的族人,他会帮站在哪边儿,那还用问吗?

    魏元忠赶紧道:“微臣也是宰相,且是宰相之首,为什么不问微臣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