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875章 东窗终事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875章 东窗终事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不用动刑,我招,我全招啊!”

    荆白当然知道周兴想问什么,与此同时,他连救命恩人都能恩将仇报,又岂会对郑普思有什么忠心?

    “你敢!”郑普思直吓了了亡魂皆冒,身形急晃,来到了荆白的跟前,掐住他的脖子,捂住他的嘴,怒道:“你以为本官倒了霉,你还能活吗?”

    崔耕先是一惊,又很快放下心来,道:“没想到,闻名天下的秘书监监正,竟是一个难得的武林高手呢。怎么?难到你想杀人灭口不成?”

    郑普思苦笑道:“如果杀人灭口有用的话,下官又何必等到现在?这样吧,崔尚书,咱们谈谈?”

    “谈什么?”

    “你尽管提条件,只要不干涉我带走荆白这个白眼狼成。”

    崔耕伸出三根手指,道:“其一,你把姜三白交给本官,他身的命案太多,今天本官要为民除害。”

    “没问题,胡三郎,你带崔尚书的人去抓人。抓不着人,本宣慰要你的脑袋!”

    “是!”大厅外,有个精壮的汉子高声答应。

    崔耕又继续道:“其二,这次你总共贪污了多钱我不管,至少得还给本官一千万贯。”

    总共是不到三千万贯的赈灾款,郑普思孝敬了韦后等人一千万贯,他这次救灾再怎么丧心病狂,长安附近的几个州府总得过得去,几百万贯钱总是要花的。所以,崔耕管他要一千万贯。

    “这个……”郑普思面现难色。

    “嗯?”

    “好吧,我答应了。不过,一些钱已经花出去了,您得容下官筹措三日。三日后,一千万贯钱,我定当如数奉。”

    “行,本官相信郑监正。你写个欠条吧……”

    郑普思还在捂着荆白的嘴呢,腾不出手来,也只能是勉强按了个手印。

    然后,崔耕又提出第三个要求,不得以荆白代替薛树的淄州刺史之位。

    直到现在,郑普思才模模糊糊地意识到,从哪泄露了消息。然而到了现在,后悔也没用了。

    崔耕今天来,主要有三个目的,其一,杀荆白和姜三榜为石秀报仇,其二,让郑普思把贪污的钱退回来。其三,完成淄州刺史薛树的托付。

    虽然现在看郑普思的意思,绝无可能再把荆白交出来,但崔耕大体已经达到了目的。

    说到底,现在李显当政,韦后是无敌的存在。

    崔耕实在没必要和韦后的心腹郑普思彻底撕破脸,算郑普思真有什么见不得人阴谋,他也不想寻根究底。

    至于石秀?崔耕又不是圣人,做到这个地步,也算是对的起他了。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

    在气氛逐渐缓和之际,封常清押着一个五十来岁的老者,走了进来,微微一躬身,道:“启禀大人,这是姜三榜,卑职幸不辱命!”

    “好,验明正身,把他杀了吧。”

    如果要明正典刑,很可能节外生枝。如说姜三榜杀石秀吧,以这个时代的条件,哪有可能有什么确切的证据?为免夜长梦多,崔耕直接下了杀人的命令。

    “喏!”

    封常清答应一声,举起了钢刀。

    生死关头,姜三榜可急眼了,扯着脖子喊道:“莫杀我啊!莫杀我啊!我能戴罪立功!”

    封常清阴阴地一笑,道:“可我家大人,根本不稀罕你戴罪立功。你给我在这吧!”

    “我出首,郑普思谋反!”

    “谋反也……啥?谋反?”这回封常清也淡定不能了,道:“大人,这可咋办?”

    事到如今天,崔耕也有些傻眼,身为大唐高~官,再怎么装聋作哑,也不能不管谋反大案啊。

    他问道:“姜三榜,你说郑普思谋反,可有证据?”

    “有!有!郑普思除了招揽了我们这五百人外,还秘密招募了五千人,在离此不远的鲁山操练,大人派人一探便知。”

    五千人马,足以判郑普思一个图谋不轨、意图谋反之罪。不过,崔耕还有个计较:万一这些人是郑普思为韦后安排的呢?李显得知了此事之后,到底是什么态度,尚未可知。

    他想了一下,道:“还有吗?”

    “还有……还有……”姜三榜目光闪烁,道:“小的说了之后,崔大人真能饶我一条狗命?要不……您发个誓来?”

    崔耕不耐烦地道:“不想说算了,砍了!”

    “别介,我说,我说啊!是这么回事儿,咱也不知道郑普思是撞了什么邪了,做了一套冕服。整日里穿着这身衣服,在一间密室里祭拜……您尽管搜,在这个宅子的行云楼第三层,左边数第五个房间内。”

    所谓冕服,是皇帝登基和祭天时穿的衣服。郑普思穿冕服,练私兵,说他没谋反心思,谁信啊?

    什么叫证据确凿?这叫证据确凿!

    “你……”

    嘎巴~~

    郑普思闻听此言,心头剧震,两膀一较力,把荆白的脖子扭断了,带着哭腔道:“他娘的,这事儿你怎么也知道?”

    崔耕道:“什么?姜三榜“也”知道?莫非知道此事的,还有旁人?”

    “还有荆白这个龟孙子!”郑普思痛骂道:“他投靠我后,偶然间得知了这个秘密,威胁我,一定要帮他当三品刺史,否则把此事报官。”

    “怪了,你还对付不了一个无权无势的草民?”

    “哪啊,荆白那孙子精着呢。他告诉我,每五天,要出去与人接头报平安。但凡我有一点异动,他的同伙必定报官。我宁可信其不可信其无,才不得不答应了他这个条件。谁成想,这事儿不仅他知道,连姜三榜都知道。”

    姜三榜道:“姓郑的,你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吗?殊不知,你身边的人,不知道这事儿的还真不多。不过,大家都是靠你吃饭的,懒得揭穿而已。哼,真不知你这两下子,是怎么骗得了陛下和皇后娘娘的?”

    言毕,他又谄媚地看向崔耕道:“崔大人,你看小的都戴罪立功了,这个……这个……能不能将功折罪啊?”

    “能不能将功折罪,本官可说不好,你还是和京城的大人们去说吧。”

    说到底,郑普思谋反又能怎么样?他一个神汉还能颠覆大唐江山不成?

    所以,崔耕既不想淌这滩混水,又对此事不怎么心,直接命人把郑普思极其党羽看押起来,并不审讯。

    然后,一边发出公,令周边各州出兵围剿鲁山的盗匪;一边写了一道奏章,飞报长安城,请李显定夺。

    这一日,宋根海慌慌张张地送来了一个消息,道:“启禀大人,大事不好!”

    “怎么了?”

    “那鲁山的贼寇……不见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