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862章 小儿持金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862章 小儿持金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奋斗在盛唐最新章节!

    这时候,贺娄傲晴已经伸出手来,道:“拿来!”

    “拿什么?”

    “钱啊。”

    “给。”

    崔耕从袖兜中掏出一串铜钱递了过去,能有二十来文,递到了贺娄傲晴的手中。

    “小气,二三十文够干什么的?拿金子!”贺娄傲情不满道。

    “不是……给他拿钱多了不好……”崔耕刚解释了半句,转念一想,又改了主意。

    他从袖兜中拿出两颗金豆子,每个都有半两重,道:“两个小哥,来,每人一个。”

    “谢谢公子!”左边的乞索儿连连叩头。

    右边那个紧紧攥住金豆子,稚声道:“谢谢公子,我……不是小哥,我是小妹。”

    崔耕温言道:“哦,这位小妹,你叫什么名字?”

    “奴,奴叫白月儿。”

    “好,月儿,本公子问你,你是从记事起就做乞索儿的,还是因为这场水灾才成了乞索儿啊?”

    那小乞丐眼圈泛红,抽泣道:“奴……奴原来也是好人家的女儿。只可惜这场大水灾,把俺们一家人都冲散了,只得和哥哥相依为命,也不知爹娘是死是活。”

    水灾都过去一个多月了,那就是死了呗。崔耕看向另外一个乞索儿,道:“他是你哥哥?你们得了什么赈济没有?”

    “他是奴的哥哥白一官,我们每日能到南市吃粥。只是小孩儿每日只有一碗,根本吃不饱。对了,那粥里还有石子儿呢,难吃死了。”

    白一官道:“这也不能怪人家官府,要是没有石子儿,得多少人来抢粥?咱们连每日一碗都没有了。”

    “原来如此。”崔耕摆了摆手,道:“行了,本官问完了,你们走吧。”

    “是。”

    那两个乞索儿转身离去。

    崔耕看向贺娄傲晴道:“贺娄将军,你怎么看?”

    “还能怎么看,那常刺史贪污钱了呗。”

    “不,没那么简单。”崔耕沉吟道:“若他严防死守,本官应该看不到这两个乞索儿。恐怕,他这是有意为之,至少也是授意手下的衙役网开一面。”

    “什么意思?”

    “他想让本官治他的罪!”

    “嗯?为什么?”

    崔耕道:“废话,让你给郑普思背黑锅,你乐意啊?但是,常刺史又不敢说郑普思贪污了赈灾的钱,也只能出此下策了。毕竟,这事儿是本官查出来的,郑普思也不好为难他不是?”

    “真的假的?那咱们赶紧去找常云在问个明白吧?”

    “好……诶,不对!”崔耕猛地一拍自己的脑袋,道:“坏了,我怎么忘记这茬儿了,咱们赶紧去找那两个乞索儿。”

    贺娄傲晴道:“找他们干啥?难不成你还想把他们养起来?那么多孤儿,你收得完吗?”

    “那倒不是。贺娄将军,你难道就没听说过小儿持金闹事的典故?”

    “小儿持金于闹市?坏了!你怎么不早说?”

    贺娄傲晴一边赶紧追那两个乞索儿,一边埋怨崔耕。

    崔耕也委屈啊,在他原本的想法里,这两个小孩儿可能是晋州刺史常云在安排的,会说些对常云在歌功颂德的话。那样的话,自己待会再去找那两个乞索儿,他们应该和官府的人在一起。所以,即便是给他们两颗金豆子也没什么。

    但现在不同,这两个乞索儿不是为常云在来歌功颂德的,只是说了自己的实际情况。

    既然如此,那他们受常云在指使的可能性就不大,被常云在顺水推舟的可能性不小。既然如此,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处于危险之中了。

    两个乞索儿已经消失不见,上哪去找他们啊?

    贺娄傲晴扯着崔耕的袖子跑了几条街,也没找到那两个乞索儿的身影。

    最后,崔耕实在跑不动了,喘着粗气道:“别跑了,本……本官来想办法。”

    贺娄傲晴不解道:“你能有什么办法?”

    崔耕冲着后面跟着的人招了招手,道:“你……你们过来!本官问你们点事儿。”

    “是。”

    几个青衣小帽之人应了一声,围拢上来。

    领头之人鬼鬼祟祟地道:“小的是晋州刺史衙门的捕快班头张五千,您老不微服私访啦?”

    “有你们跟着,本贯微服私访个鬼啊!”崔耕没好气儿地道:“本官问你,那两个乞索儿你们认识不?”

    “认识啊,常刺史一直让我们注意关照他们俩呢。没爹没娘,挺可怜的。”

    “那他们住哪儿,你们知道不?”

    “知道啊。”

    “那还不快点头前带路?”

    “遵命!”

    这么简单?

    贺娄傲晴但觉得什么事儿到了崔耕的手里,都似乎变得容易了,一阵目瞪口呆。

    有人带路就好办了,没用一刻钟,崔耕和贺娄傲晴就被带到了一个破庙前。

    呜呜呜~~

    一阵小女孩的哭声传来,崔耕心中一紧,快步进了庙内。

    但见白一官躺在一张破席上,鼻青脸肿,额头上绑了块破布,有殷红的血迹渗出。

    旁边的白月儿脸颊红肿,好像也挨了几下。

    崔耕吩咐道:“快,快去叫大夫!”

    “是。”

    一个衙役领命而去。

    贺娄傲晴上前,把白月儿搂在怀中,道:“月儿莫怕,刚才是谁打你们了?”

    白月儿抽泣道:“有几个大孩子要抢哥哥和奴的金子,我们就和他们打……打……可是打不过,被他们把金子抢走了,哥哥还受了伤,呜呜呜……”

    崔耕叹道:“也是不幸中的万幸,幸亏只是几个大孩子,要是几个恶丐,你们兄妹就恐怕有性命之忧啊。”

    贺娄傲晴闻听此言,娇躯一震,把白月儿抱得更紧了。

    又过了一会儿,有衙役把大夫找来,给白月儿兄妹看伤。其实他们伤的都不重,只是看着吓人而已。

    上好了药,两兄妹就又活蹦乱跳了。

    贺娄傲晴却依旧愁眉不展,低声道;“崔尚书,妾身是不是很没用?”

    “没用?那怎么会?你的飞刀不是使得挺好的吗?”

    “我说的不是武艺!”贺娄傲晴道:“自从离开皇后以来,我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儿,好像……好像我做什么都是错的。比如今天吧,要不是我一意孤行,要你给这兄妹俩金子,他们也不会白白挨揍,甚至险些铸成大错。”

    崔耕宽慰道:“这不算什么,你只是缺少历练,不识人间险恶而已。其实,你既能主动捐出钱财赈济灾民,又能如此反躬自省,已经相当不错了,天下女子不如你者多矣。”

    贺娄傲晴眼前一亮,道:“真的?崔尚书真的这么想?”

    “那是自然,本官骗你做什么?”

    “那奴家可就当真喽!”

    贺娄傲晴想了一下,道:“另外,奴家有个要求,不知崔相能否答应?”

    “贺娄将军有话尽管说。”

    “就是……奴家是作为一个小丫鬟,跟在你身边的。你总叫我贺娄将军算怎么回事儿?羞辱我吗?”

    “这……”

    崔耕既觉得贺娄傲情这个提议有些强词夺理,又觉得似乎……有点儿道理?

    一个三品官儿伺候另外一个三品官儿,自己不断提醒人家“贺娄将军”,那还真有点羞辱之嫌。

    但是,话说回来,称呼别的就不是羞辱了吗?谁让你扮丫鬟的啊?

    崔耕挠了挠脑袋,道:“那依你之见,本官应该如何称呼你呢?”

    “嗯,你就称我为……傲晴吧。直接称呼名字,算不上什么委屈。”

    “好吧,傲晴。”

    “是,婢子参加崔尚书。”贺娄傲晴甜甜地应了一声,声若黄鹂。

    蹬蹬蹬~~

    正在这时,传来一阵脚步声响,有人大踏步走入了破庙内,高声道:“崔尚书,下官有罪啊!还请崔尚书责罚!”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