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853章 贺娄内将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853章 贺娄内将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李显微微一愣,道:“什么意思?他们敢不奉诏?”

    崔耕深吸了一口气,再次跪倒,正色道:“敢问陛下,您高宗皇帝如何?”

    “自然是大大不如。”

    “高宗皇帝立您为太子,并把国家托付于您,为何您会被贬为庐陵王呢?”

    “当然是母后……”

    崔耕寸步不让,肃然道:“仅仅是则天大圣皇后的缘故?”

    “呃……朕也有失德之处,以致群臣离心。”

    “关键在这里!”崔耕道:“以高宗的皇帝的权威,尚不能令群臣谨守遗诏,何况是您呢?”

    崔耕以臣子、女婿的身份,也只能把话说到这个程度了。

    事实是,李显的权威凭什么跟高宗皇帝啊,他连隋炀帝都大大不如。在历史记载,李显宠信韦后,倒行逆施,群臣彻底寒心,他的遗诏一张擦屁股旨都不如。

    “……”也不知听懂了崔耕的话没有,李显一阵默然不语。

    崔耕又旁敲侧击,道:“古人云,“父母之爱子者,当为其计深远”。您爱皇后,是不是更得为皇后的日后着想?皇后之才远不及吕后,而其志向又远超吕后,您百年之后,恐怕有不忍言之事啊!”

    “……”李显面沉似水,还是没答言。

    良久,他才叹了口气,道:“朕现在才体会到母后晚年的无奈,但事已至此,如之奈何?”

    那是死不悔改呗。

    崔耕暗暗翻了个白眼,做出最后的努力,道:“即便不从根本解决问题……还请陛下下旨,公布自己的病情,免得您一旦龙驭宾天,群臣怀疑皇后做了什么,甚至于,他们假装皇后做了什么。”

    “那怎么行?”李显摇头道:“痨病乃是绝症,朕若公布病情,必须马立太子,皇后焉能同意?

    “呃……要不,陛下宣布另外一种病,如说“气疾”或者“风疾”什么的。”

    所谓气疾和风疾,是后世的心脑血管疾病。这种病是李氏皇族的遗传病,虽不算绝症,但危险性相当也不小。

    李治眼前一亮,道:“这倒是个好主意,朕明日下诏书。”

    “下什么诏书啊?”忽然,殿外有个女声响起。

    紧接着,环佩叮当,韦后带着几个侍女走了进来。在她的眼里,李显这个皇帝威严全无,当然不用人通禀。

    李显丝毫不以为忤,道:“爱妃来得正好,二郎刚刚给朕出了个主意,向群臣通报朕有风疾,让他们有个准备,爱妃觉得怎么样?”

    “陛下想下诏书下吧。”韦后对此无可无不可,道:“妾身来这里,是来找二郎的。”

    崔耕赶紧前见礼,道:“参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叫母后!”

    “是,母后。”

    崔耕心暗想,从李裹儿那论,我叫韦香儿母后是理所应当。但是,我们二人的关系一直不咋样,今天她主动套近乎,恐怕所谋非小啊。

    果不其然,只听韦后道——

    “二郎,你觉得母后我对你怎么样?”

    “恩重如山。”

    “那我求你一件事儿,你能不能答应?”

    “母后有话尽管吩咐。”

    “你巡查十七州,查郑普思的案子,最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你富可敌国,也不在乎那千万贯的钱财。”

    崔耕微微皱眉,权衡利弊道:“小婿可以对郑普思开一面。但是,这案子必须查清。否则,十七州数百万灾民,一个处置不对,势必酿成大祸!”

    韦后漫不经心地道:“行,本宫只要郑普思无恙。唉,我和第五氏情同姐妹,你若是动了她的夫婿,本宫的面须不好看。”

    “是。”

    接下来,有些冷场。

    崔耕看了看李显,又看了看韦后,道:“如果没别的吩咐的话,小婿告退。”

    “且慢!”韦后道:“十七州遭了水患,肯定有不少盗匪。我这做母后的,甚为担心你的安危,给你找了个贴身侍卫,你今天把她带回去吧。”

    “贴身侍卫?不用吧。”

    崔耕身边的高手多了去了,实在不行,那不还有天下第一高手崔秀芳吗?哪用得着什么韦后派来的贴身侍卫?他赶紧拒绝。

    然而,韦后的态度却非常坚决,道:“当然是要的,进来吧。”

    “喏!”

    随着一声答应,有一银盔银甲的青年将军,走进了屋内,剑眉星目、皮肤白皙、齿白唇红。

    韦后道:“还不快参见崔尚书!”

    那青年将军大礼参拜,道:“参见崔尚书!”

    按规矩,一个人若是穿着盔甲,无论见了多大的人物,拱手为礼即可。这有非常现实的考量因素,因为盔甲非常沉重,一般的人穿着盔甲跪下去,可站不起来了。

    崔耕赶紧以手相搀,道:“这位将军快快……咦?”

    在他刚要碰触到那将军身的时候,那将军竟毫无滞涩地迅速起身,并飞快的退后了一步。

    “还害羞呢。”韦后轻笑一声,道:“二郎,你可得好好待人家,本宫可是把最宠爱的人交给你了。”

    “最宠爱的人?敢问这位是……”

    那将军抱拳拱手,道:“末将乃内将军贺娄傲晴是也。”

    “啥?你是贺娄傲晴?”崔耕忍不住惊呼出声,道:“你是女的?”

    韦后别出心裁,在宫设立了两名“内将军”地职司,一个是贺娄傲晴,一个是柴香寒。这二人各掌握一千侍卫,负责皇宫的安全,算是韦后心腹的心腹。

    现在的当朝宰相唐休璟,甚至主动要自己的嫡孙迎娶贺娄傲晴的养女,其权势可见一般。

    贺娄傲晴不悦道:“怎么说话呢?莫非末将不像女的似的?”

    “呃……不是……”

    崔耕仔细端详,这贺娄傲晴如果真是个女子,相貌也算不错了,只是胸部平平而已。

    “看什么看?”似乎看出了崔耕的所思所想,贺娄傲晴挺了挺"shu xiong"。

    崔耕有些尴尬,道:“不是,本官是怪贺娄将军竟然如此年轻,呃……你现在还没二十吧?”

    “见物增价,见人矬寿,二郎你真会说话呢。”韦后插话道:“傲晴今年都二十六了,可惜一直伺候本宫,并未出嫁,蹉跎了大好年华。”

    李显道:“贺娄将军的养女贺娄莲儿仅仅她小八岁,嫁给了唐相的孙儿,也难怪二郎误会。”

    崔耕这才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那……贺娄将军守卫皇宫何等重要,不必跟小婿去巡查十七州了吧?再说了,贺娄将军是三品官,我也是三品官,她给我当侍卫,那也不大合适啊。”

    韦后的脸微微一沉,道:“让你收下,你收下。二郎既为礼部尚书,长者赐不敢辞的道理,总是懂得吧?莫非你还想把人给本宫退回来不成?”

    这话还真没法反驳,崔耕只得道:“小婿不敢。”

    “不敢好,在巡查十七州的这段日子里,傲晴是你的贴身侍卫了,寸步不离。”

    崔耕苦着脸道:“男女有别,这不大方便吧?”

    韦香儿满不在乎地道:“没什么不方便的,二郎你若有本事,把她拐床,那也由你。”

    贺娄傲晴急的一跺脚,娇嗔道:“娘娘!”

    韦后摆了摆手,道:“好了,你们年轻人的事儿,本宫不掺合了,这退下吧。”

    ……

    ……

    崔耕当然明白,韦后给自己安排一个美女侍卫,不是想让自己享受艳福,而是派人盯着自己,莫真把郑普思怎么样了。所以,出了宫门,一直对贺娄傲晴不冷不热的。

    贺娄傲晴则面色严肃地跟在他身旁,一言不发。

    到了扶阳王府内,下人都不知道这个新来的将军跟崔耕是怎么回事儿,也不敢拦,气氛无怪异。

    一间静室之内,崔耕终于忍不住了,道:“虽然皇后的命令是寸步不离,但你也不能真的寸步不离吧?本官要出恭!”

    “出恭啊……”

    咣当~~

    贺娄傲晴反手把房门关了,将头盔摘去,三千青丝如黑瀑一般垂下,双手一伸,扶住了崔耕的肩膀。

    四目相对,一股幽香传来,崔耕咽了口吐沫,道:“你……你想干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